平安好医生商标缠诉失败后App更名

  为了争夺好医生商标,平安健康与好医生集团缠诉多年。目前,在法律层面,“平安好医生”商标在多个类别已失去效力。争夺商标失败后,近日,“平安好医生”App正式更名为“平安健康”。

  1月27日,港股上市公司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为“平安好医生”,下称“平安健康”)发布公告称, “平安好医生”App正式更名为“平安健康”。

  雷达财经检索发现,目前平安好医生官网并未更名。此外,平安健康证券简称仍为“平安好医生”。

  为了争夺好医生商标,平安健康与好医生集团缠诉多年。目前,在法律层面,“平安好医生”商标在多个类别已失去效力。2020年12月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平安保险集团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和国家知识产权总局的起诉。上诉被驳回后,裁定书指出,平安集团可以提起审判监督程序,但并不影响该二审判决的法律效力。

  对于此次平安好医生App更名,1月29日,好医生集团在其官网发文称,好医生集团自2018年4月启动司法程序保卫“好医生”品牌,至2021年1月27日平安健康公司宣布 “平安好医生”App更名,好医生的品牌保卫战经历了近三年的时间。本应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宁心静气地想想,归纳起来有三个“感谢”和一个“希望”要说。好医生集团感谢国家司法行政系统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严格执法,公正判决,并希望大企业有大企业的样子,不再随性践踏掠夺他人的知识产权无形资产。

  “好医生”商标申请在前,“平安好医生”商标申请在后

  天眼查显示,好医生集团于1998年10月19日申请第一件“好医生”商标。2010年,“好医生”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并将商标获准注册领域拓展至软件服务(9类)、保险(36类)、电视广播(38类)、在线社交网络服务(45类)等。截至2011年,“好医生”已在商标1-43类、45类共44个类别获准注册。

  2018年4月30日,好医生集团官网公布消息称,经权威评估机构2017年的品牌价值评估,“好医生”估值达316亿元人民币。

  而平安健康母公司中国平安,则于2014年4月25日开始,先后注册了平安医生“”平安健康“”平安好医生“”平安好医“”好医生来了“等24个类别的”平安好医生商标。

  2014年11月7日,平安保险公司旗下平安健康推出并上线“平安健康管家”App,并于2015年4月21日更名为“平安好医生”。2018年5月4日,平安健康公司登陆港交所,证券简称“平安好医生”。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好医生集团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平安健康提起商标侵权诉讼,认为平安健康在经营过程中不断突出“好医生”,构成侵犯商标权。后经过成都中院和四川高院审理,均要求平安健康立即停止侵权。

  2018年5月2日,好医生集团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裁定做出对平安好医生注册的争议商标无效宣告。2019年3月29日,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委员会(职能现归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争议商标无效宣告请求做出裁定,表示难以认定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构成对好医生公司的“好医生及图”商标的抄袭、摹仿,故不支持好医生公司相关主张,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好医生集团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66615号关于第17554331号“平安好医生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简称原被诉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9)京73行初5996号行政判决书(简称一审判决),判决撤销原被诉裁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判决生效后对好医生集团提出的“平安好医生”无效宣告请求重新做出审查裁定。

  国家知识产权局、平安保险集团均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结果,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9年6月1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京行终428号行政判决书(简称二审判决):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原审判决结果。

  二审判决生效后,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20年6月28日依照二审判决作出商评字[2019]第66615号重审第3057号关于第17554331号“平安好医生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简称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在“医疗器械和仪器”等九项商品上与第1788758号、第3054396号、第6834055号“好医生及图”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诉争商标在“奶瓶”商品上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诉争商标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裁定诉争商标在医疗器械和仪器、牙科设备和仪器、医用X光装置、理疗设备、助听器、避孕套、假肢、伤残人用拐杖、缝合材料九项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奶瓶一项商品上予以维持。

  北京市高院判决平安保险集团败诉,律师称已不能提起上诉

  为了推动判决落地,2020年9月7日,经好医生集团申请,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法院裁定对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平安银行深圳旭飞支行”账户内资金7000万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自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一年。

  “2020年9月11日,是成都市中级法院指定平安健康限期履行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立即停止侵犯好医生注册商标权的最后法定日期,平安公司应当停止侵权。”好医生集团表示,停止侵权的方式就是平安好医生App更名或下架。

  同日,平安好医生对媒体回应称,有关平安好医生商标纠纷案件,正在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请复议重审程序。公司充分尊重法院已生效判决,并持续与相关法院沟通判决执行事宜。对于是否更名或下架,平安好医生表示,App不会下架。

  雷达财经注意到,平安集团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上述被诉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20年9月22日作出(2020)京73行初9783号行政裁定(简称原审裁定),驳回平安保险公司的起诉。

  平安保险集团不服原审裁定,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及被诉裁定,即请求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其行政诉讼的请求、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依照二审判决作出的“平安好医生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裁定。

  平安保险集团上诉理由为:一、原审裁定认定平安公司应就二审生效判决提起再审,与本案缺乏关联。二、有新证据证明被诉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新提交的证据会对诉争商标近似性判断及知名度产生影响,法院应依据上诉人提交的新证据进行实体审理和判决,而非裁定驳回起诉。

  2020年12月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京行终6979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出,若平安保险集团认为基于出现了新证据等因素致使该二审判决确有错误的,可以按照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提起审判监督程序,但并不影响该二审判决的法律效力。原审裁定对平安保险集团的相关起诉理由予以回应,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对平安保险集团的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表示,综上所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论正确,应予维持。

  有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平安保险集团若仍有不服,已不能再通过提起上诉的方式来解决,只能提起审判监督程序来再审。

  平安好医生App更名公告只字未提败诉,好医生集团感谢严格执法

  北京高院判决后,平安好医生App并未立刻更名。

  据媒体报道,1月7日,平安健康与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共建学术平台;近日又宣布成立互联网不孕不育专科中心,无论是签约现场,还是对外宣传,均使用“平安好医生”字样。

  此外,媒体报道称,近日平安好医生与崔玉涛医生团队签署独家合作协议,打造“崔玉涛医生团队X平安好医生”超级IP。在平安好医生App内上线崔玉涛养育中心,打造中国育儿健康第一入口。

  1月27日,平安健康(证券简称“平安好医生”)突然发布更名公告,称伴随公司战略的全面升级,“平安好医生”App正式更名为“平安健康”。此次更名不仅是公司战略升级的直接体现,更承载了公司为每个国人带来平安、健康的美好愿景。

  对于和好医生集团的商标纠纷,以及败诉情况,平安健康在公告中只字未提。

  1月28日,雷达财经通过百度检索平安好医生,排名第一的即为平安好医生官网。

  广东一位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实践中,证券简称可以和公司名字不一致,平安好医生证券简称可以不用更名,但公司官网如果涉及到“好医生”商标的许可类别,则可能也涉及侵权,因此平安好医生官网可能也要更名。

  1月29日, 好医生集团对平安好医生App更名发声。好医生集团称,自2018年4月启动司法程序保卫“好医生”品牌,至2021年1月27日平安健康公司宣布 “平安好医生”App更名,好医生的品牌保卫战经历了近三年的时间。本应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宁心静气地想想,归纳起来有三个“感谢”和一个“希望”要说。

  好医生集团感谢国家司法行政系统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严格执法,公正判决,特别感谢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国家知识产权局等司法机关、行政管理机关和为此付出辛勤劳动的正义的法官们。

  “知识产权是企业和个人智慧与劳动的结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事关国家体面、民族尊严和企业形象,关系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企业无论大小都是企业,法律地位平等,都有各自的权益,只有诚信经营、品牌不断创新才是企业发展的正道。”好医生集团希望大企业要有大企业的样子,大企业要有大企业的担当,不再随性践踏掠夺他人的知识产权无形资产,立足根本,真正强大,成为保护知识产权的领路军。

  平安好医生市值大幅缩水,目前不足京东健康四分之一

  涉及商标侵权的平安好医生,目前市值已经被同为港股互联网+医疗的上市公司京东健康拉开。

  去年12月8日,京东健康在港交所上市,上市以来股价上涨,截至今年1月29日收盘,其市值为4859.34亿港元。同日,阿里健康的市值也有3269.71亿港元。

  2020年8月3日,平安好医生股价来到历史最高点135港元,其后平安好医生的股价便进入下跌通道,最新市值为1105.42亿港元,从高位跌去27.23%。

  据此计算,平安好医生的市值不足京东健康的1/4,堪堪超过阿里健康市值的1/3。

  有行业人士称,商标纠纷牵扯了平安好医生的精力。此外,平安好医生“掉队”还可能与其营收体量过小,持续不断亏损有关。

  横向对比来看,平安好医生的活跃用户数最低。据安信证券研究中心统计,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活跃用户数分别为7250万、1.9亿、6730万。

  营收上,京东健康连续在三家公司中排名第一。2017-2019年京东健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5.53亿元、81.69亿元和108.42亿元。阿里健康营收规模紧随其后,2017-2019年度营收分别为24.43亿元、50.96亿元和95.96亿元,与京东健康的差距逐年缩小。

  而平安好医生营收规模最小,体量与京东健康及阿里健康相距较大。2017-2019年平安好医生营业收入分别为18.68亿元、33.38亿元和50.65亿元。

图片来源:安信证券

  净利润方面,京东健康最近三年实现盈利;阿里健康亏损相对较小,在2019年接近盈亏平衡,并在2020年上半年实现盈利,经调整后利润净额达到人民币4.36亿元,同比增长286.4%。

  而平安好医生亏损最大,2017-2019年亏损分别为10.02亿元、9.13亿元和7.47亿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2.13亿元,有所收窄。

图片来源:安信证券

  毛利率上,虽然三家公司整体水平接近,但平安好医生毛利率水平近三年呈下降趋势,从2017年的32.77%降至2019年的23.13%,表明公司虽然在不断烧钱,但赚钱的能力却在降低。

  另外在费用管控方面,平安好医生的销售费用率及管理费用率在可比公司中均为最高,2019年平安好医生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分别为 23.82%和 21.23%。

图片来源:安信证券

  有业内人士表示,平安好医生自身体量、流量以及盈利能力等方面,和竞争对手相比,并不占据什么优势;其侧重的在线诊疗服务,如何做到从医疗服务到医疗效果、医疗价格上全方位让客户满意,长期来看还有待观察。

  “平安好医生”证券简称和官网是否会更名?更名后对其发展是否会造成影响?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文章来源:OFweek)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