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TSLA.US):马斯克的万亿美元理想

  在2020年被追捧的特斯拉(TSLA.US),在第四季度似乎让华尔街失望了。

  1月27日美股盘后,特斯拉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及全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特斯拉Q4营收为107.4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6%;净利润为2.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57%。

  从特斯拉的发展史来看,其在2020年的表现堪称完美。特斯拉已连续6个季度盈利,并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然而,资本市场对特斯拉的期待值不止于此。发布财报前,市场对特斯拉的Q4预期净利润为7.63亿美元,但特斯拉仅达成了2.7亿美元的净利润。此外,特斯拉Q4的毛利率为19.2%,是自2019年Q4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财报发布后,特斯拉股价应声下跌,盘后跌幅超5%。

  特斯拉没给投资者好消息,但给了持币观望的消费者新的盼头。在发布财报同时,特斯拉也公布了其自动驾驶、电池技术等研发进度及德国工厂的建设进度。

  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家全球市值第一车企的下一步是什么,特斯拉也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

  1、全面收割战场

  尽管新冠疫情给本就降温的全球车市又泼了盆冷水,但特斯拉依旧在2020年逆风翻盘。

  财报显示,特斯拉2020年总营收为315.36亿美元,较上年的245.78亿美元增长28%。汽车业务营收为272.36亿美元,较上年的208.21亿美元增长31%;汽车业务毛利率为25.6%,高于上年的21.2%。

  在所有营收中,虽然能源业务相比Q3有所提升,贡献了7.52亿美元,服务(其他)业务也有所提升,贡献了6.78亿美元,但特斯拉的营收增长仍主要来自于汽车业务贡献的93.14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Q4特斯拉出售碳排放监管积分收入为4.0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33亿美元增长202%。

  营收增长的背后,是特斯拉稳定增长的年销量。早在2021年初,特斯拉就迫不及待地公布了49.955万辆的成绩单。这个成绩虽然距其年初定下的50万辆目标小有差距,但在全球疫情之下,特斯拉已跑赢多数汽车界同行。

  事后来看,特斯拉在第四季度交付速度的爬升是特斯拉完成逆袭的关键。

  虽然2020年接近完成50万辆目标,但特斯拉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也付出了代价。除却在中国市场多次降价外,马斯克本人也多次发送全员信号召员工向这一目标发起最后总攻。

  2020年Q4,特斯拉总产量为17.9万辆,较去年同期的10.4万辆增长71%,交付量为18万辆,环比增长29.4%。在销量增长的背后,特斯拉的产品结构也在发生调整。具体来看,高端车型Model S及Model X产量为1.6万辆,较去年同期减少10%,中端车型Model 3及Model Y产量为16.3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88%。

  这意味着,Model S等车型已完成特斯拉品牌塑造的任务,特斯拉开始用Model 3等车型收割战场。

  但在Q4产销及营收大幅增长的同时,股权激励支出的6.33亿美元却导致特斯拉的净利润远不如预期——Q4特斯拉净利润为2.7亿美元,比Q3少了0.61亿美元,远低于市场预期的7.63亿美元。算上Q4的2.7亿美元净利润后,特斯拉2020年利润为7.21亿美元,实现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年度盈利。

  但是,除却股权激励对净利润的影响外,特斯拉的经营情况一直在稳步上升。

  Q4特斯拉毛利润从上年同期的13.91亿美元增长到了20.66亿美元,同比增速为49%。营业成本从上年同期的59.93亿美元增加到86.78亿美元,增速为45%。成本增速低于营收增速,导致特斯拉毛利率从2019年Q4的18.8%提升到了如今的19.2%。

  特斯拉现金流的状况也证明了其经营状况向好的态势。自Q3自由现金流转正后,特斯拉Q4自由现金流达到27.86亿美元,Q4期末特斯拉现金流净额为150亿美元。

  在财报发布同期,特斯拉也发布了新款Model S/X车型。该车型较老款外观整体变化不大,内饰经过了重新设计,配备了全新的跑车式轭式方向盘,集成了转向灯、雨刷开关等功能,不再有单独的拨杆,后排增加8寸显示屏,可用于后排控制与娱乐功能。

  此外,特斯拉还下调了Model S Plaid版的售价。其中,在华起售价改为99.999万元,此前为117.49万元,下调17.49万元。

  2、交付量每年增长50%

  伴随着特斯拉在2020年销量、财务状况及估值取得明显进步,特斯拉也开始了新一轮扩张计划。

  在生产端,特斯拉的扩产能计划仍在加速。在财报电话会上,特斯拉CEO马斯克称,未来将继续扩大公司产能。其中,上海超级工厂产能将在年内继续进一步扩大,从25万辆/年增至45万辆/年,并且逐步将该工厂Model Y产能在年内逐步扩大到最大产能;弗里蒙特工厂计划将Model 3/Y产能提升至50万台/年,Model S/X的产能提升至10万台/年。

  关于正在建设的柏林超级工厂,马斯克表示,目前已经将机械设备搬入厂房,本地的生产交付将会是特斯拉的重点。

  据马斯克预计,特斯拉2021年的汽车交付量的增长率将超过50%,并在未来几年时间里保持50%的年平均增长。这意味着,从2021年Q1开始,特斯拉的销量必须保持每个季度18%以上的复合增长率。为了在2021年拿下开门红,特斯拉也在2021年首日宣布国产特斯拉Model Y大幅降价。

  “从Model Y降价后市场的反应来看,目前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放量是必然趋势。”汽车分析师周涛表示。

  除了降价外,新车型的推出也成为特斯拉在2021年的“大杀器”。在财报中,特斯拉表示其半挂卡车Semi将于2021年开始交付,而皮卡车型Cybertruck的交付也将于2021年年底启动,但预计大规模量产仍需等到2022年。

  皮卡在美国车市中占有重要位置。据太平洋证券研报,美国作为皮卡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皮卡文化氛围浓厚,在售车型丰富,具备商乘两用功能,年销量接近300万辆,市场占比18%左右。特斯拉的电动皮卡有望进一步提高特斯拉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

  然而,特斯拉在美国市场的开拓并不顺利。据市场研究公司Cross-Sell数据,对美国22个州的新车注册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特斯拉在美国销量增长不足2%,而Model 3的新车注册量下滑35%,由2019年的10.38万辆下降至6.8万辆。

  在美国市场开拓不利的情况下,特斯拉的质量问题也为其带来负面影响。1月15日,特斯拉发布公告称,由于车辆触摸屏故障涉及安全隐患,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已致函特斯拉,要求召回15.8万辆问题车辆。与此同时,德国汽车管理局也针对此问题展开调查,特斯拉或面临其成立以来的最大规模召回。

  显然,要想实现50%的增长率,特斯拉仍需要在全球市场上下更多功夫。当前,中国和欧洲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在这两个市场取得领先地位对特斯拉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而在新能源汽车销量暴涨的欧洲市场,特斯拉的销量远没有中国市场理想。据EV Volumes销售数据,特斯拉Model 3在欧洲大陆纯电动车型销量排名位居第四,排在前面的车型分别为雷诺Zoe、大众ID.3和现代KONA。

  “这样的情况可能在德国工厂投产后会好转,但市场已经被欧洲车企抢先,特斯拉如果不让利的话会很难办。”周涛认为,特斯拉已错失占领欧洲市场的最好时机。

  目前,特斯拉正在柏林和德克萨斯州工厂建设Model Y的产线,其希望这两个工厂能在2021年投产。同时在这两个工厂,特斯拉还将按计划于今年开始生产采用自研电芯结构电池的汽车。

  3、马斯克的万亿美元理想

  2020年,是特斯拉自成立以来在二级市场最风光的一年。这一年,特斯拉股价飙涨了7.5倍。

  一年前,特斯拉的市值刚突破1000亿美元。彼时,汽车界曾有人表示苹果“分分钟”就能买下整个特斯拉。一年后,特斯拉的市值已接近8000亿美元,超越Facebook成为美国市值第五的公司。

  这一年里,无数空头针对特斯拉,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据美国金融数据机构S3 Partners的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12月初,按照市值计算,特斯拉做空者已经损失了超过400亿美元。

  该不该做空特斯拉,特斯拉的合理市值在什么位置,没有人有答案。

  但在财报电话会后,马斯克给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在电话会上马斯克表示,特斯拉有一个“路线图”可能使其目前8000亿美元的市值合理化,未来甚至有望达到1万亿美元。

  马斯克的解决方案不是卖车,而是Robotaxi和自动驾驶软件。

  马斯克认为,假设特斯拉的汽车年销售额可以很快达到500亿至600亿美元,随着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改进,特斯拉所卖出的车将会变成自动驾驶机器人出租车,让汽车的使用率从每周12小时增加到每周60小时。特斯拉可以对这些机器人出租车收取额外的费用,让公司的每辆车产生更多的收入。

  而在自动驾驶软件方面,在酝酿许久以后,马斯克给出了详细的方案。马斯克宣布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FSD)软件将从第一季度开始以订阅的形式提供,而不是采用1万美元的一次性附加费用形式,这将使特斯拉在改进其自动驾驶技术的过程中开始增加定期收入。

  马斯克表示,即使使用率仅增长一倍,1万亿美元的估值也是合理的。马斯克说:“如果你生产价值500亿美元的汽车,就相当于获得了500亿美元的增量利润,基本上是因为软件。”马斯克表示,根据这个公式,20倍的市盈率意味着市值将达到1万亿美元,“而且公司仍处于高速增长模式。”

  尽管特斯拉此前的自动驾驶计划多次跳票,但马斯克仍然坚持特斯拉的完全自动驾驶将会到来。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马斯克对一位询问自动驾驶进展的分析师表示,“我不觉得会有障碍。”

  目前,在自动驾驶方面,特斯拉除了就FSD发布了多次软件更新,同时也在继续致力于Dojo超级计算机的研发工作。特斯拉在财报中表示,Dojo超级计算机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用于处理特斯拉车队所收集到的视频数据,一个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训练其神经网络模型。

  即使马斯克的理想很丰满,但这一切仍需要时间去兑现。但毫无疑问的是,特斯拉度过了一个有惊无险的2020年。对于这家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领头羊而言,任何计划的兑现或许对行业来说都是一种突破。

  而马斯克也在电话会议中表示,2020年只是盈利的开始,如果2021年一切恢复相对正常,特斯拉会到达新的高度。

(文章来源:智通财经网)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