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N说“降房价”,全国房价学长沙,降了吗?

关于房价,其实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很多人天天喊着降房价降房价,他们是真的希望房价下降吗?

01 ■ 买卖立场不同 心理差距大 ■


首先来看一封长沙市民写给长沙政府的信。

我们知道,由于当地政府限购政策比较严格,购房后满四年才能交易,长沙的房价一直相对是比较低的,平均的价格在一万出头,这在省会城市中算很低的水平了。

长沙政府号称让炒房客有去无回,希望用较低的房价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为城市发展带来竞争力。

但是本地的市民好像并不买账,在这封信中他提出了6点质疑,我们重点来看一下这几点。

第一点,政府的限价让开发商只能从房子的施工上扣利润,间接导致了房屋质量变差,为什么不顺应市场?老百姓需要质量更好的房子。

第三点,房价一直被同级别的城市碾压,万一我的孩子以后去一线城市发展,其他兄弟城市一套房子就够交首付了,长沙需要2套才可以,这对于本地的老百姓不公平。

第五点,吸引人才并不是靠低房价就能吸引来的。

北上广深房价很高,去的人照样多,可见不仅是房价上涨过快。

百姓怨声载道,抑制房价上涨阻力也很大,当时的官方还表态调控的主要矛盾不是供需矛盾,而是炒房市场与反炒房的重大斗争。

如果站在长沙人的角度这封信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老百姓更多的是关注自身的利益,才不管你产业发布发展经济增速高不高,经济增速百分百,自己得不到好处也是白搭。

对于商品房限价,过度挤压了开发商的利润空间,他们总会想些其他办法把利润找补回来,比如降低材料、施工的成本。

当然并不是说不限价质量就一定没问题,相对来说应该是好一点。

更重要的像他提到的,同样一套房子,兄弟城市的价格是自己的2倍,想要卖掉房子给孩子做首付两套才抵别人一套。

作为购房人,资产的量级被低房价拉开了差距,这个是很多人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毕竟中国老百姓主要的资产还是在房子上。

再举个例子,同年毕业的年轻人同样花了100万首付,买了一套价值300万的房子,一个买在了长沙,另一个买在了其他一个二线城市。

假设长沙的房价每年增幅4%,5年以后房子涨了20%,大约的价值是365万,另外一套每年的增幅8%,5年累计大约能涨47%,价值也就是440万,不知不觉两个人的资产就差出来了75万。

5年时间,长沙这个年轻人能够多赚75万吗,时间再拉长一点,8年时间差距是多少呢,大家不妨先凭直觉猜一下,大约是150万。

这时两个人要去同一个城市发展,把房子卖掉置换,以前起点相同的两个人现在能买到的房子可就完全不同了。

毕竟把房子卖掉养老也是一样,时间跨度越长,两个人最终的养老金差距也会越大,物价的差距肯定没有房价的差距大,能够享受到的服务肯定也是天差地别的。

杭州某小区的业主群不就是嘛,坚决不允许其他业主挂低价,房子涨价之后比过年还高兴,在小区内挂横幅庆祝房价突破每平米XX钱。

这就是最真实的有房子的人的态度,谁希望自己手中的房子不断贬值呢。

所以目前喊着降价降价的,绝大多数是因为没有上车,希望降价,自己也能够买到好房子,买到之后就是另外一个人了,立马调转矛头纷纷期望涨价。

很多人根本不是降价的坚定支持者,我们平时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房价过高的声音并不是整个社会的声音,因为没有上车的人越来越难上车。

或者我这趟车没有你那趟跑得快,差距被越拉越远,心里感到不平衡。

真正上了高铁的人是少数,有些人可能一下子买了十几张票包了半个车厢,他们根本不出声闷声发大财。

还有人说,我就是单纯的希望房子降价,降了我也不会买,那既然这样,房价高低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都不买。

你预想中的房价下降,生意就会变好,经济就会变好,并不一定会到来。

02 ■ 城市的竞争优势 买涨不买跌 ■


在那封信中还提到了人才不是低房价吸引来的,这点确实是。

北上广深能够吸引人才靠的是一流的教育、医疗等资源以及更好的赚钱机会,来到这些城市有各个互联网巨头,有更大的市场,赚到更多的钱之后这些人有了购买力,进一步提高了一线城市的房价。

但是长沙作为二线城市明显不具备一线城市的优越条件,所以较低的房价收入比被拿来当作吸引人口的手段。

如果单纯是因为房价低人就多那大家都应该去鹤岗买房,事实恰好相反最近鹤岗的房价又跌了,二手房价跌破了两千,越便宜越没人买,并非所有的房子都贵,有便宜的,是每个人都用一线城市的房价去衡量,感觉贵。

但是一二线的优质房产注定只属于少数人,与大多数人无关,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住上一线城市的房子。

以前这种限制依靠户籍制度,生下来就只能呆在你出生的地方不能自由流动,想来大城市需要办暂住证,如今更多是靠价格来进行筛选,能够负担得起 stay 买不起 go away。
2019年长沙市人口流入23.65万位居全国第九位,前八位依次是广州、深圳、东莞、佛山、成都、苏州、上海、杭州。

在2017年、2018年两年时间内,长沙新增常住人口50.95万人,可以说,宽松的落户政策和低房价确实帮助长沙在和同等级城市的竞争之中占据了优势。

前段时间全国掀起了学习长沙的热潮,连深圳都派人过去学习,最终真正采用的又有哪个呢,为什么大家嘴上说着要,身体却是拒绝的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刚才提到的房价悖论,买的时候你要便宜,如果真的我们好上了,你还是一直起不来 不好意思,分手吧。

那些越是人口流入的城市,房价上涨越快,反而吸引来了更多的年轻人和炒房客的流入。

那些房价下跌的,本地人和炒房客都在加速离开,这跟涨价去库存一个道理,买涨不买跌,不同的城市之间也是一样的。

前段时间哈尔滨印发了《关于疫情期间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相关政策的通知》,提出积极引导和鼓励企业用打折促销、团购等方式促销,明显是路子走反了。

大家都在降价的时候还好,现在是有的城市房价快速飞涨,你却说你这里的房价要降谁还来买。

在告别普涨之后,房价仿佛成了一个城市对外的名片,房价涨说明城市发展好有后劲,房价下降的城市都普遍被看衰。

看看天津被唱衰的有多惨吧,确实天津的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媒体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势,无疑加速了这个城市的衰落。

在这样的环境下,抛开土地财政的角度来说,也难有政府敢于主动去冒这个风险。

拿深圳来说,它的土地有限是事实,但是土地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住宅用地依旧咬住20%多不放,背后或许有着更深层次的战略思考。

政府或许有意提高深圳房产背后的金融属性确立自己的城市地位,同时依靠房产的快速增值吸引来更多的资金和人口,为各种高端制造业和科技企业的发展提供后盾。

自从深圳房价快速上涨以来明显资金进入的速度在加快。

回到长沙,短期内通过低房价和宽松的落户政策可以吸引到人口,但是能不能留住还得打上个问号,摆在他面前的路有两条。

一,把握好短期内低房价积累的优势,促进经济迅猛发展,增强城市实力,后期转到依靠高新和资源来吸引人口,带动房价上涨。

二,当低房价的红利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放松限购,加入到涨价大军中。

否则因为的房价而来的年轻人,来的时候笑的有多灿烂,后续就会骂的有多狠,转身离开的时候就会有多无情。

(摘自微信公众号: 每日财经锐眼 )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