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史诗般的本质,国运来了

唠一房事的本质

大伙好,今天我是想解答一伙计问题的邵老。

这段时间邵老陆陆续续都有被问道,诸如房产税、房价等等一类的房事,其实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一个本质去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玩意衍生,真的很好理解,今天就且听邵老给你们细细道来。

现在就跟着邵老的思路去理解——美元、黄金和人民币、土地之间近似的联系。

大家都知道,国际的黄金期货是以美元计价的。由于黄金为不生息资产,对应近乎稳定的产量和需求,较好的流动性和接受度,所以黄金好像是近乎完美的购买力计价工具——而我们也知道,最初的货币发行正是以黄金作为抵押物。

这里就扯个题外话,看完整篇之后再去理解下面这段话:

就小蓝曾经的大萧条绝不是因为金本位,而是因为过度的信用扩张,金本位下并不影响信用创造,同样的道理,人民币曾经是严格的100%美元本位,也不影响M2几年翻倍。

所以,所谓的金本位造成大萧条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正是无限制的信用扩张,资本错配,导致了小蓝大萧条,而不是金本位。

当然,后面这个用专业用词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美元的发行就以石油作为抵押物,不过这是后话了。

那现在由于美元越发越多,假设金融还在常理下黄金就会逐步上涨——意味着的就是美元币值逐步下降。那么,现在在小红,类似黄金这样的计价工具又是什么?谁来衡量人民币的购买力水平?

答案是土地。

在现阶段的小红,土地拥有与国际市场上黄金近似的地位,都是相对稳定可控的产量和需求,较高的接受度,以及庞大的市场容量。而土地及其附属物房产也成为近乎所有金融机构最青睐的抵押物。

所以你就发现了自实施市场经济之后,人民币的发行抵押物也在逐步变化:从本世纪前10年的外汇储备到如今逐步向土地转移。

现在这就是信用货币的核心。

那人民币越发越多,除了一部分适配日益增长的商品流动需求,其实更多的部分推升了资产,特别是房产的价格。而房产价格(核心在于土地价值)的抬升又为人民币的发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可用抵押物。

现在就懂了吧?人民币的购买力事实上取决于土地价值。

还记得我以前文章提到的说法吗?房地产市场从来不是货币的蓄水池,而是货币的放大器,它会自我强化。

所以,土地价值的稳定增长,对应房地产价格的稳定上涨,才是小红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

我举个某地作为例子,最直观感受就是深圳,这地不依赖土地财政却要保房地产,全因为这意味着深圳很多企业的信用和资金获取的能力。

所以当下不会允许大幅下跌和过快上涨,因为都可以造成人民币发行的抵押物价值大幅变化,就如同以黄金为抵押物发行货币时,黄金储备的大幅变化。

这不仅不利于经济发展,甚至不利于政quan的稳定。

曾经就有段子称:比特币、茅台、特斯拉和北上深房地产被合称为人类四大估值谜团,那现在我问问大伙,你觉得四大谜团中哪些是泡沫,哪些又更合理?

今天的最后还是想扯点其他的,说两句芒格这位真正的大趋势投资者,而他最新在加州理工的访谈就很有意思,他的直言不讳让人很是佩服,其中访谈的主持人就有问道他:你是不是建议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道路?

而芒格的回答放倒直接而干脆,甚至一点儿也不政治正确。他是这么说的“不!帮助每个人的是一个上升的东西,它能带着你上行,即使你没有什么才能,也不怎么工作。”

这句话可以说是对趋势最好最好的注解了。投资如此,人生如此,跟对大趋势,无需是天才,无需过度努力,也能被大趋势给推高。

虽然邵老我对芒格这位极为有智慧的人某些观点并不赞成,但我仍然认为他的智慧值得借鉴。

大趋势的说法是一点,还有一点就是他对大肆印钱所造成的后果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大肆印钱不是毫无后果,可能只是时候未到。

灾难总是以长期赊账为常态,但却总是一次结清!长久的黑暗时代则是以钝刀割肉,消磨一切!

货币的超发结局,用一段很简短的话就能总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或许小红能通过以今天说道“土地”这种形式,加之以百年大周期的大趋势去抵御,那其他的人呢?大伙不妨展开想想。

(摘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邵老板)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