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糟糕,美国通过了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多项条款涉及中国

昨天,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了2021财年的《国防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总金额7405亿美元,依然是遥遥领先全球。

这一次的国防授权法案与往年不同,有多项条款涉及中国,并且是衔接了川普的对华强硬政策。

美中科技脱钩已成定局,除非是新上任的拜登政府,改变政策,但是新的国防授权法基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美中关系还能够更坏吗?还有比现在的状况更糟糕的情形吗?

美国的全球霸权会因为国会支持打压中国的政策,而更加稳固,还是说根本压制不了中国的发展?

今天小美和大家聊聊这些个话题。

01 ■ 国防授权法正式敌视中国 ■


这一次的国防授权法有几个重点。

第一个,美国要建立“太平洋威慑计划”。

什么是威慑中国的新手段呢?

一、要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的防御能力,和盟友的关系。

所以美国国会,是支持川普任内的印太战略。

二、支持台湾、香港。

以前美国也说支持台湾,但只是说两岸要和平解决争议,也只是说要给台湾增加武装。但是这一次是支持台湾成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一部分。

国防授权法的第二个重点是,有将近40项涉及中国,涵盖了军事、技术、学术以及经贸等各个领域。

这说明了什么?

这表示美国要全方位地,来预防、压制中国的挑战。

当然,这也同时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是全方位的。

以这样一个版本的国防授权法,那表示美国国会正式认可了对中国的战略竞争关系,并且在很多方面是敌视中国的。

根据一些国会议员的说法,这些条款目的就是要威慑中国的“恶意行为”,确保美国的战略竞争优势地位,保护美国免于受到渗透。

依照这个说法,美国对中国丝毫看不到任何善意,以及相互之间的合作的可能性。

至少在主观意愿上,美国没有提到合作,只有不得已的时候,需要中国的时候,才会谈合作。

比如说在新冠疫情仍然流行的时候,美国采购中国的医疗以及用品。

02 ■ Group of Two ■


中美两国关系可以说是十年沧桑,十年的时间变化得非常得厉害。

10年来中国的国力越来越强,经济体量越来越大,中美转变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冷漠,走到今天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准冷战的关系。

2012年5月在中国召开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美中双方把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为对话的主题。

在构建中美重新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之前,中美两国对双方的关系,都各有各的说法,各自的期待。

当时的背景环境是这样的,2008年、2009年美国经历了金融危机,这次金融危机被美国一些经济学家投资界认为说,这是一次金融海啸,对美国的经济有很大的伤害。

尤其是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前,打了两场战争,一次是在2001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另外一次是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

在这两场战争之中,美国投放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耗费了大量的金钱,造成财务上庞大的赤字,同时也让美国的国债,急剧地往上升高。

然后五年之后的金融危机,让美国在财政赤字,以及国家债务上陷入了更深的困境,一直到今天,美国一直都还没有在这方面走出困境。

所以奥巴马在2009年1月上任之后,他所面临的环境是,美国有着庞大的财政赤字以及高昂的国家债务。

而另外一边,中国是迅速地从金融危机中走了出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继续向前大步迈进。

中国采用的政策和美国相类似,但结果却是不同,中国用四万亿人民币的财政刺激方案搞基础建设。

而美国在金融危机初期采用的是780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

虽然同样都是刺激方案,但是美国的方案却有许多的资金流向了对银行的纾困上;而中国则是实打实的把钱花在基础建设上面。

也就是在这时候,美国方面有人喊出了所谓的G2,“Group of Two”。

中文的讲法是: “两国集团”,这里的两国,指的就是中美两国。

甚至于还有人说中美共治Chiamerica,这个说法。

G2的概念是美国对华政策概念上一个很大的转变。

200年来,这是美国真正地正视中国,把中国视为一个全球性的的大国。

如果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话那可以说是可喜可贺,但是不要高兴的太早,所谓的G2只是一些美国学界和经济学家们的看法,美国政府从来就没有把G2当成是政策。

G2这个概念,是在2005年的时候一名经济学家Fred Bergsten (弗雷德·伯格斯滕)所提出来的。

这表示美国相当重视中国的崛起了,有几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中美两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是全球最大的两个贸易国。

第二,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长相加起来占了全球将近一半。

第三,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已开发国家,中国则是全球最大的开发中国家。

第四,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赤字国和债务国,中国则是世界最大的贸易顺差国和美元储备最多的国家。

第五,美国是西方工业国家的领袖,而中国则是代表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力量。

基于这五个理由,中美必须相互合作,才能够解决许多全球性的问题。

但是很不幸的,G2这个概念美国政治界并不接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所谓的美国休斯底德陷阱开始在全球的地缘政治,以及全球的战略界流行起来。

03 ■ 美国的选择 ■


就是那两三年,是中美两国一个很微妙的关键时刻,特别是对美国而言。

怎么微妙法呢?

1991年12月26号苏联正式垮台,从此之后美国就成为全球唯一的一个超级强权。

也就因为如此,美国才敢放心的在2001年发动对阿富汗战争,以及在2003年攻打伊拉克。

因为在这个时候,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和美国相提并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阻挡美国。

因此在全球事物上,美国越来越抛开联合国,然后采取一个比较片面,比较单边的行动。

因为美国认为,凭借着全球唯一的超级强权的力量,美国可以单独行动,不是那么需要联合国的授权,也不是那么需要盟国的支持。

但是这种风光无限的好光景美国没有持续太久,只不过不到20年的时间美国就遇上了被称为金融海啸的金融危机。然后中国又迅速崛起,站在了美国的身边。

换角度思考,这时候美国应该要怎么办呢?美国要如何来面对中国的崛起?

第一个是,选择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与中国合作来共同因对全球事务,应对全球的危机。

比如说全球气候暖化问题,环境污染问题,东北亚的北韩问题等等。也就是刚刚说的G2。

第二个是,阻止中国的发展,把这个给打压下去,从而保持美国全球的独霸地位。

两条路美国要选那一条?

我们先来看中国方面,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中国并没有想要挑战美国在全球的领导位置,而是希望继续和美国合作,中国并没有想要取代美国。

所以中方面提出了中美“战略伙伴关系”,希望和美国发展一个正面的战略伙伴关系,简单地说,就是两国一起发展经济,维持现有的经贸合作模式。

但是美国对这个说法非常犹豫,甚至是拒绝,不愿意接受G2,也不愿意接受中国所提出的战略伙伴关系。

2009年欧巴马访问中国,在出访前欧巴马表示,中国既是美国的重要伙伴,也是美国的竞争对手。

所以美国虽然不愿意接受G2,也不愿意就接受战略伙伴关系,所以就采取了既是竞争关系也是合作伙伴,这种又合作又竞争的基调。

但是中国还是把中美两国,称之为:“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希望淡化中美两国的竞争关系,而是强调互助共赢。

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这个想法肯定是已经落空了。

其实就算是没有战略伙伴关系,中美两国在欧巴马前面几年还是相处得不错。

2009年中美开启了两国的“战略与经济对话”,这是两国之间的定期高层对话机制。

2011年5月第三轮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又举行了双方的战略安全对话。

美中虽然不是所谓的G2共治,但是双方的关系看起来还不错。双方都很重视与对方的关系,虽然有分歧,但都想要管控分歧,同时保持着合作。

但是好景不常,中美双方的信任基础非常薄弱,而美国对中国的猜忌心也一直都没有抹去。

04 ■ 我多的是朋友一起玩! ■


我们刚刚说的,全球地缘政治以及战略界所担心的美国修斯底德陷阱还是慢慢地浮现出来。

这中间发生的中美关系恶化重要事件就不重复说了,之前都说过,感兴趣可以翻翻之前的文章。

总之美国对中国是新冷战,但是中国并不想跟美国冷战。

中国所采取的态度是,你对我冷漠冷战,没有关系,我不理你,我继续和其他的国家发展经贸关系,包括欧盟国家,东南亚国家,日本、韩国以及中南美洲等。

不过这样的新冷战关系,是美国政府的决定,是川普执政团队的做法,还没有得到美国国会的正式呼应。

但是昨天美国国会所通过的2021年国防授权法,等于是正式确认了中美两国今后的对抗关系。

并且其中的内容有不少是敌视中国的,通常只有在敌对国家之间才会出现那样的敌视。

在美国几乎全面的敌视之下,中国该怎么做呢?

还是那个说法,人家不跟你交朋友不喜欢你,那也不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为人处事,与国家之间,有许多相通的部分。

既然人家不喜欢你不愿意跟你做朋友,那就暂时停下来,因为你没有办法去勉强别人跟你交朋友,也不需要去勉强。

反正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的国家,还有许多的人们可以和你交朋友,可以和你做生意,可以和他们经贸往来,和他们文化交流学术交流。

简单地说,中国仍然需要保持开放,交朋友嘛,就是要开放,人家美国关起门来,但是你就要开放,只要愿意开放,愿意和朋友分享,也就是愿意和朋友分享经贸关系,朋友就会越来越多。

明后两年,全球面临的经济压力会越来越大,这是肯定的。

这次哪一个国家能够在经济危机之中屹立不摇呢?

以前台湾是赚两边的钱,赚大陆的钱,也赚美国人的钱。

然而现在台湾可以说是完全站队美国,一边倒地站队美国。当经济衰退来临,台湾是不是能够毫无波澜?

不要忘记,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是率先走出衰退的国家!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