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的坏心思!

拜登上任之后他的首要施政目标是要应对国内的疫情,也就是国内事务。

他要搞先好对疫情防控,要先搞好国内因为总统选举,以及因为两党对疫情看法的不同所造成的分裂。

然后在对外方面,也就是外交政策上,拜登会去先修复和欧盟国家的关系,修复和美国盟国的关系。

这两天拜登团队对外所释放的信息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走。

而亚洲方面,小美今天用逻辑与实际发生的事件来推理一下,拜登政府接下来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做什么事情。

01 ■ 美国民主党的心思 


拜登可能会执行重返亚太的政策。

其实重返亚太的政策是民主党上一任总统奥巴马在他任内所制定的对外重要政策,主要是要针对我国。

在小布什两届政府任内,从2000年到2008年,美国花了太多的功夫在中东打了两场战争,一次是阿富汗战争,另外一次是伊拉克战争。

在这两场战争中,美国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还投入了大量的金钱。

美国国会研究所所计算的花费是1.6万亿美元,但是有人把其它的成本也算进去,比如说长期的医疗健保和伤残的赔偿,以及其他成本,美国在这两场战争中所耗费的真实成本是好几万亿美元。

当美国回头一看,中国在这八年的时间里已经增长巨大了,中国国力的增长速度太快了。

美国觉得说,美国花了八年的时间在中东打仗,但是中国却在这八年时间里国力突飞猛进,包括在军事和经济上中国都有长足的进步,都有长足的提升。

但是美国想要转身并不容易。

首先是2008年的时候,美国碰到金融危机。

这一场金融危机被美国的金融专家形容为一场金融海啸,严重地冲击美国的经济。

另外一方面,美国要把重心转向亚太地区得要慢慢来。

之前美国在中东打了两场战争,那些军事武器以及人员的部署不是说今天想撤离就马上可以撤离的,需要花几年的功夫,需要时间的。

如果撤离得太快,那么在中东地区就会留下真空,就马上会被其他国家的势力给填补。那么美国这八年的时间就白花功夫了,那两场战争就白打了。

所以奥巴马在2011年提出了 “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的战略,美国开始从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慢慢地撤出。

然后在2012年,美国国防部长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计划在2020年前向亚太地区转移一批海军战舰,到时候美国会把60%的美国战舰部署在太平洋地区。

所谓的亚太再平衡,就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的国力增长太快,美国认为中国在亚洲已经出现了一国独大的局面,所以美国需要把它再平衡过来。

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改变还透露出一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60%的海军战舰要部署到太平洋地区?

美国从1980年代雷根总统时期就宣称,美国军事力量的部署是要同时能够打赢两场大型的战争。

但是到了欧巴马时期的军事部署,所谓美国同时打赢两场大型战争这个神话故事基本上可以说是破灭了。

美国为了要对付我国,他们认为基本上要部署60%的军事力量才可以。

但是另外一方面,美国和中国的大国竞争,基本上不是在军事力量上的比较,而是在经济。

在欧巴马任内始终无法提出在经济上可以和中国竞争的有效策略。

那时候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比以前有所放缓,但是仍然是大幅超前美国和欧洲国家。

其实欧巴马在任内对中国曾经有两次的行动——

一次是在2014年,那时候许多美国的金融分析师还有投资银行他们都说,中国的经济增长出现了问题,将会面临一个硬着陆的局面。

这个说法持续地在金融界说了将近两年,这是当时全球金融界的流行说法。

2015年中国发生了股灾,股市指数可以说是直线下跌。但最终中国都安然无恙,经济也持续增长。

所以不要说欧巴马在对付中国这方面没有什么作为,什么事都没干。其实欧巴马是尝试过了,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另外一次重大的转变就是支持日本对钓鱼岛主权的声索,把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范围之内,这就让日本紧紧地跟随美国。

这是两次重大的针对中国的行动,另外在中东,在欧洲方面我们就不说了。

奥巴马时期拜登是他的副手,所以这些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战略,拜登都是非常熟悉的。

另外一方面,民主党的政治精英们和特朗普团队是不一样的,他们是传统的建制派,有一定的政治路线以及做法,所以拜登上台之后,大致上会和奥巴马时期的路线一样。

另外一方面,欧巴马在民主党党内还是有影响力的,所以大体上亚太再平衡战略路线会继续走下去。

年中国发生了股灾,股市指数可以说是直线下跌。但最终中国都安然无恙,经济也持续增长。

所以不要说欧巴马在对付中国这方面没有什么作为,什么事都没干。其实欧巴马是尝试过了,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另外一次重大的转变就是支持日本对钓鱼岛主权的声索,把钓鱼岛列入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范围之内,这就让日本紧紧地跟随美国。

这是两次重大的针对中国的行动,另外在中东,在欧洲方面我们就不说了。

奥巴马时期拜登是他的副手,所以这些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战略,拜登都是非常熟悉的。

另外一方面,民主党的政治精英们和特朗普团队是不一样的,他们是传统的建制派,有一定的政治路线以及做法,所以拜登上台之后,大致上会和奥巴马时期的路线一样。

另外一方面,欧巴马在民主党党内还是有影响力的,所以大体上亚太再平衡战略路线会继续走下去。

02 ■ 拜登政府动作猜测 


居安思危,我们需要提前预测美国可能性的动作,我估计拜登会从三个方面做出行动。

第一,是从经济方面放弃和日本韩国的毛衣战、关S战,也不会强行要求日本和韩国提高美军在当地的驻军费用的分摊。

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要人家帮你,又要人家出钱,拜登大概不会再这样干了。

同时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关S贸Y争议大概会尽快解决。

之前说过,特朗普是什么都要,跟人家要钱,什么是要钱呢?

就是刚刚说的,加征进口关S,又要提高美军驻军的分摊费用。但是这些能够为美国省下多少钱?然后另一方面又希望人家亏钱。

什么叫做亏钱?

特朗普希望日本韩国禁止使用华为的通讯设备,最好是连旧有的设备,以前所架设的华为设备,也都一并拆除,这就是让人家亏钱。

特朗普这是本末倒置,不可能向人家多要钱,同时又要别人亏钱,然后又希望这些国家,来加入美国的军事阵线,来共同围堵我国。

另外一方面,拜登可能会寻求重新加入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这个多边的自由贸易协定。

CPTPP也是之前欧巴马任内所建立的,只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后立马就退出了。

但重新加入不容易,因为特朗普退群之后有一些条款被拿掉了,被拿掉的一些条款有一些是属于比较高的门槛的,当初是为了要对付中国的,很多都是有利于美国的条款。

如果拜登决定要重新回到CPTPP的架构来,那么这些条款,国是不是希望能够加回来?如果美国坚持要加回来那就得要重新谈判。

但是要重新谈判:

第一,耗费时间。

第二,美国还得要看人家的脸色,因为人家不见得就会同意。

现在一些CPTPP的成员国已经加入了RCEP,RCEP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经济区,如果美国要求修改条款,这些国家不见得会乐意接受,也不见得会完全按照美国的版本。

所以现在是角色易位,美国一旦退出了,就很难像以前那样子来主导CPTPP,除非是美国自己让步,这是第二点。

从军事方面来看,特朗普的确留给拜登一些资产,那就是美日印澳四方军事联盟。

至少是在声势方面有一些效用,看起来好像是美国成功地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围堵我国。

似乎看起来有声有色,有搞头的样子。

但拜登碰到了一个麻烦,而且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就是美国国内疫情严重,再加上因为疫情而导致的经济问题。

这个麻烦就跟当初奥巴马在2009年上任的时候一模一样。

奥巴马一上任就碰到金融危机,必须要优先解决。同时奥巴马还得要应付美国之前在中东的两场军事战争所遗留下来的问题。

奥巴马必须要先解决这两个问题,才能够来围堵中国。

但我国也不是吃素的。

2011年1月11日我国的歼20隐形战机首飞,而且是在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问北京的时候,在他眼皮子底下首飞的。

2013年11月我国宣布了东海防空识别区。

这些事件欧巴马都不知道怎么应对,甚至于有一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美国的难以应付,说穿了,就是中国的国力大幅增长了,不是美国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代了。

但是同样的,拜登也遇到了难题,虽然新冠疫情看起来马上就会有防御疫苗,但是效用如何还不是很确定。

更重要的难题是新冠疫情已经严重冲击到美国的经济,造成许多公司宣布倒闭,大量美国人民失业,并且有些失去的工作岗位,可能会永久失去,或者是不会那么快的回来。

所以拜登首先需要先面对的是如何控制疫情,如何恢复经济的增长,才能够来应对我国的崛起,这和奥巴马时期的情形是一样的。

03 ■ 日韩态度的转变 


前几天,中国W交部B长王Y访问日本和韩国,根据消息这是应日本和韩国的邀请所做的官式访问。

这一次的访问,日本方面表示:“日本和中国之间存在许多议题和问题,希望能够坦率地交换两国对区域内的议题、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的问题,以及其他的国际问题。”

另外,中日双方可能会对恢复双边的商务旅行进行讨论。日本也希望能够恢复中国到日本的旅游,因为中国游客是到日本旅游占第一位的国家。

从这里可以看到,日本虽然是美国的盟友,但是日本也不愿意跟中国翻脸,日本希望和中国继续保持经济和贸Y的往来。

这就是现今许多国家的立场和想法,虽然说他们是美国的盟国但是他们也希望能够同时与中国发展经贸关系,他们不希望在美中之间一面倒的倒向一方,然后跟另外一方完全的对立。

至于韩国,韩国在经历2017年美国在韩国部署萨D反D系统之后关系恶化。

韩国从萨D事件中学到了一些教训,从那之后韩国对中国很少有太过分的动作,或者说一边倒地倒向美国,韩国非常谨慎地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而且,韩国更需要中国在面对北韩方面所扮演的平衡的角色。

今年我国收紧对澳大利亚的进口采购,也是同样的原因,可以收到警告其他国家的效果。

坦白说,我国要求的并不多,我国只是要求一些国家不要太过分,一边拿我国的好处,却又转头来对付我们。

其实我国要求的很少,只是要这些国家能够站在中立的立场就够了。

刚刚说了,这一次王Y的出访,消息说是应了韩国和日本的邀请,那也表示了韩国和日本的心声。

韩国和日本想要先自保,保住自己在经济和贸易上的利益。

尤其是两个星期之前RCEP签订之后,那就表明了这些签约国家的立场,他们并不希望在激烈对立的美中双方之间去选边站。

所以拜登不管是从特朗普手里接收了资源,或者是接收了烂摊子,拜登能够掌握到的针对我国的筹码是有限的。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