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机构清零了!

曾经在投资圈风头无两的P2P终于谢幕了,从高峰时期的3595家P2P公司,群雄逐鹿,到今天的清零,整个历程也可谓是过山车般的刺激,另人扼腕叹息。

最早诞生于英国的P2P模式,如何在中国生根发芽?如何在中国产生变异?如何让国人无限追捧?又如何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今天小美就跟大家一起深度揭秘这个行业的兴衰与荣辱。

01 ■ P2P网贷机构减为0 ■


2020年11月27日上午,银保监会的首席律师刘福寿发表的演讲中说到,互联网金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已经被大幅削减,因为全国的P2P网贷机构已经从高峰时期的3595家缩减为0了。

也就是说,这个盛极一时的互联网金融P2P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以后只能当作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既然曾经也曾轰轰烈烈过,那我们也不妨剖析一下,这个行业如何盛极而衰,可能会对我们以后的投资行为有借鉴意义呢。

P2P的本质,也就是一种小额信用借款,而这种借贷方式的鼻祖则是孟加拉国的尤努斯,他在美国学习,但是看到自己的国家贫穷落后,很多贫困人口根本无法获得金融服务。

在80年代,他拿出自己的27美元借给了43名孟加拉农村的贫困妇女帮助他们购买农具改变贫困,随后其创建了格莱珉银行开创了小额信贷扶贫。

2006年由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这个诺贝尔奖的获得使得这种模式被更广泛的传播,普惠金融由此开端。

而其中英国的ZOPA机构发现了小额信贷的商业前景,于是就将这种小额贷款搬到了互联网上,成为了最早的P2P平台。

这个第一也着实让英国兴奋了一段时间,其声称互联网时代,美国人拿走了几乎所有的第一,但这个P2P的第一属于英国,可见这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有多自豪了。

而早期的P2P模式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找到一些有借钱需求的人,然后通过技术手段确认他们的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然后把这些借款信息放到平台上,手里有资金的人可以把钱借给这些人,平台就收取一些手续费。

这个时期P2P平台,其实就是一个单纯的信息撮合,平台就是挣个辛苦费,没啥风险。
风险在哪里呢,全在出借人那里,借款人不还款了,是出借人损失。

02 ■ P2P中国版的变异 ■


但是你会发现,今天你买的P2P怎么好像跟这不一样呢?

的确,因为到了中国之后这种模式就变异了,那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英国第一个做出了P2P,但发展壮大仍然是在美国,因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很早就把P2P给定性了,认为其贷款行为就是证券发行,于是受到严格监管,认为其就是一个中介平台,撮合借贷双方,因此也不存在挤兑的风险。

2007年,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就是借鉴了这种模式,当P2P进入中国的时候,监管就是一片空白,一直野蛮生长了。

8年之后的2015年,在首次被纳入到了银监会的监管,早期的如拍拍贷,其实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金融中介,撮合出借人和借款人,如果发生了逾期平台会首先告知出借人情况,而不是立马就给出借人垫付,找第三方公司进行债权回收。

这样平台也没啥风险,出借人既然出借资金并预期会有高额回报,就需要自担一些风险,这样大家其实也都能接受。

行业也会慢慢发展,但是到了2014年迎来了一个P2P行业的转折,成立于2009年的老牌P2P公司红岭创投暴雷了。

红岭创投给广州的4家纸业公司合计借款了1亿元,然后把这1亿拆分成了14个标的,由4567人认购,平均每人投资了2.19万元,最大的一笔一个人投资了240万元。

8月份,几家纸业公司报出无力偿还借款,而且还涉及到多家银行,重复质押骗贷已经涉及到犯罪了。

而红领创投眼看无力收回贷款,最终老板周世平大笔一挥,选择了为客户垫付这1亿元的坏账,而此次垫付也为整个P2P行业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契机。

红岭创投愿意为出借人兜底,简单的就是说,如果借款人逾期了,那么平台愿意先给借款人垫付,这样一来出借人岂不是非常高兴,这不就等于是保本保息了吗,而且利息也要比存银行的收益高的多,这不就是给出借人一个定心丸吗。

红岭创投的示范效应,一下子就引爆了整个P2P行业,几乎一夜之间所有的P2P平台都为出资人上了这一保险,为出资人兜底。

为什么大家都来模仿呢?很简单,如果你是出借人,你肯定是希望自己借出的钱首先能够保证本金的安全,然后要有高额的收益,而P2P平台为你的资金兜底的行为不正好满足了出借人的这两个需求吗。

似乎在说,快来把资金投入P2P吧,回家躺着就能赚到,比银行多几十倍收益的钱,问有啥风险,就是有逾期的可能,但是平台为你兜底了,你还怕啥。

而也就是在此时P2P的定位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它已经由一个信息中介转型为一个信用中介,信用中介是谁,就是全国性的商业银行。

你把钱存进银行,银行再把钱贷出去,为什么你不怕银行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没钱兑给你,因为银行规模很大大到你对银行非常非常的信任。

而此时的P2P的宣传就让投资者们产生了信用幻觉,潜意识中觉得P2P平台就是跟银行一样,具有刚兑的实力。

但是我们静下心来仔细的想想,P2P平台真的有商业银行的实力吗,恐怕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我们刚才说了,一直到2015年P2P才首次受到监管,而在这之前进入P2P行业的门槛实在是太低了。

有多低呢?注册一家公搞一个官网花几十万,再买一套借贷系统,想要显得更牛叉些就通过过桥资金把注册资金搞成几千万或上亿,没名气的就把一部分股权散给一些上市公司,摇身一变就成了上市系公司的P2P平台了。

门槛进入之低,令人咂舌啊,自然这么一搞的话就变味了,高峰期的3595家公司,你以为真的都是想做P2P啊,挣个管理费,哪个行业都有几个坏鸟。

而P2P行业尤其多,有些公司就是打着P2P的幌子敛财的,最典型的就是资金池模式,P2p正常的就是有借款人,有出借人,平台作为中间人,但是资金池模式就是只有平台和出资人,而借款人只是名义上的,但实质上并没有。

出借人把钱给了平台,平台到期之后还本付息,而付息的钱则是从后来出借人的本金里拿出来的,而平台则可以拿着资金池里的钱随意挥霍,这实质上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拿后来进的钱补给先进来的人,击鼓传花,当后进来的钱不足以支付先进来人的本金和利息的时候,整个资金盘就轰然倒塌。

平台发一则公告,经营不善,企业倒闭跑路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只是苦了那么多的投资者了,血本无归。

话说即使是放股市,赔了也不会赔的这么干净啊,这样的从一开始就是明骗。

有些算有点良心的呢,则是把借来的钱拿去资本市场投资,希望自己能够以小博大,但资本市场真的是那么好赚钱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资本市场可从来不会按照你的想法走,短线投机亏钱依然是大概率事件,其结果与上面所说的,拿着资金池里的钱挥霍一番也不无区别。

区别只在于暴雷的早与晚的问题,因为一些公司玩法更高明一些,自己平台既有出借人也有实际的借款人,但是这种借款人一般都是公司,而这种公司却都是托。

也就是自己的关联公司这种空壳公司,包装出一个项目,需要借款,平台就把这个项目挂在网站上,许以高额回报,寻找自愿上钩的鱼,其实这就是为出借人设的一个圈套,坑你没商量。

当然了,这些是P2P行业里的违法的方式,比如暴雷的e速贷,E租宝唐小僧等等的,都是这种模式。

危害有多大,就拿一个E租宝来说吧。

580多亿的欠款,90万名投资人,人均投资6万多元,其平台上95%都是假项目,200多台数据服务器,案发时整理成册的犯罪证据就多达1200多册,着实是让人发指。

但毕竟还有许多的P2P公司是合规经营的,但合规经营依然走到了被清退的地步,只能说这个商业模式出现了问题。

03 ■ P2P大数据风控是个伪命题 ■


我们刚才说了,平台开始愿意为出借人兜底,那就意味着平台要为坏账买单,而这个坏账率的高低则取决于平台的风控技术。

可以说P2P的大数据风控就是个伪命题。

中国的个人征信覆盖率仅仅只有30%,而美国则高达92%,所以中国的P2P风控系统并不能依赖于个人征信系统,因为有太多的人压根就没有征信记录。

P2P的风控系统很难获取到借款人的就业、收入、信贷记录,这些与信用强相关的数据,那能获取到哪些呢。

依赖借款人的社交信息,地理信息,电商购物信息等等这些非信用数据,这就直接导致了风控模型的非常薄弱。

在这样的风控模型下,P2p的贷款逾期率逐年升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希望在P2P平台上借款的是什么人呢,是在银行不能获得小额贷款和信用卡的用户,才愿意以比银行更高的借贷成本在P2P平台借钱。

换句话说,P2P的借款用户其实已经被银行筛过一遍了,剩下的用户资质有多高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有些用户的恶意逾期就越来越多,甚至在新闻中出现了一个小伙子带领全村人一起撸网贷着壮观景象,凭实力借的钱,凭什么还要还的这样的神逻辑。

逾期率的升高,也伴随着兜底所消耗资金的越来越多,这样也就势必为推高P2P平台的运营成本。

要知道P2P公司提高收入的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降低出借人的成本。

也就是平台把出借人的收益率降低,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并不具有操作性,毕竟几千家的P2P平台又不是只有你一家。

你家给的利息低,出资人转头就投入到别人的怀抱,所以所有的P2P公司都不会这么做,做的才是傻子,把客户拱手于人的。

第二种就是提高借款人的利率。

这个似乎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毕竟借款人是需求者想要获取资金,多花点利息也可以接受。

这似乎也是唯一一条覆盖坏账所引发的借贷成本增加的途径,于是大家就会发现,很多的24%,甚至是36%年利率的借贷产品,甚至还有一些平台为了使自己的借贷利率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巧立名目,再收一些审核费啊,管理费啊等等的。

宣传的时候说自己的年利率在10%以内,乍一看非常吸引人,比银行的借贷利率还要低,殊不知真的放款的时候,各种名目的费用一加才知道年利率依然高达20%以上,都是满满的套路。

这时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现象,风控模型的薄弱导致了平台坏账率升高,推高资金成本,为了覆盖掉成本就必须向借款人提高利率,而本就资质平平的用户,在高利率之下坏账率又会增加,这样一个闭环一旦形成就形成了一个死结。

直至平台无力垫付坏账金额,而引发挤兑,从而造成资不抵债跑路,倒闭延期就成为了必然。路越走越窄,如何能长久呢。

随着2015年7月18日央行联合10部委开始对P2P行业进行监管,随后陆续发布了十几个监管文件越来越严格。

截止到19年末,P2P问题平台累计就达到了2923家,其中42%平台跑路,34%提现困难,13%被立案侦查。

其中甚至还有非常著名的头部机构积木盒子,这个平台曾经获得经纬中国、银泰资本、顺为资本、小米科技等知名投资人,总计达1.3亿美元的投资也未能幸免。

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问题的出现,2018年出现了P2P清退潮,而这波操作对投资者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从投资者在P2P上的信任着持续的降低,当一个行业的信任被质疑的时候,也就是只剩下穷途末路了。

当然如果只是自由的行业竞争,肯定不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清退,这已经表现出了是整个行业的异常了。

2019年发布的175号文件就提出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加大整治力度。

而2020年底就是最后的期限,正如开头银保监会的刘福寿所说的,整个中国的P2P机构目前已经彻底清零,P2P行业的丧钟终是敲响了。

作为一个普惠金融P2p这种模式,本身是有利于人们生活的,但是变态的竞争,变异的机制,绝对的利益追求,最终葬送了整个行业。

可悲!可叹!可惜!

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购买过P2P产品,你的资金落袋为安了吗,所以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还是需要做些功课的,毕竟涉及到钱的事都不是小事。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