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颠覆常识与三观的观点,这才是事实

“石油越来越少,所以才要发展新能源”,大家觉得这句话有毛病吗?

当然对于大部分朋友来说这是常识,但是常识也并不见得一定都是正确的。

今天小美想表达这个观点:石油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是不是有些颠覆三观。

01 ■ 时代技术的限制 ■


为什么我们印象中的观念会是石油越来越少呢?

这个观念来源于美国地质学家哈伯特在1953年所提出的矿产资源的“钟型曲线规律”。

也被叫做哈伯特顶点,或者是石油峰值理论。

意思就是说,石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石油产量都会达到最高点,达到峰值之后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简而言之达到顶峰之后石油资源就会越来越少。

当然这位地质学家在1956年预测,在1967年到1971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将达到顶峰,在当时石油工业快速发展的美国这个预测还被很多石油从业者所耻笑。

但是我们看一下美国从1900年到今天的整个原油的产量就可以发现,实际上美国在1970年的时候就真的达到了石油峰值,也证实了他的理论。

当然从2011年之后,美国的产油量就急剧增长是因为美国发生了页岩油革命,页岩油的抽取工艺小美之前的文章里也有简略写过,感兴趣的话在我这公众号里搜一下“页岩油”这三个字就能出来了。

当哈伯特进行预测的时候,以当时这位地质学家的认知和当时的技术水平来说,位于地理深处页岩层中的油气资源是不可能被开采出来的。

所以从哈伯特准确的预测1970年的美国石油峰值以后石油产量进入了长达30年的下滑,从此这个理论也被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

沙特的加瓦尔油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油田,日产500万桶,产量占到沙特全国总产量的60%,也在2006年4月达到了顶峰。

越来越多的实例印证了这个理论,当然这种观念也传入到了中国而且被人们广泛的接受。

02 ■ 开采技术的革新 


石油的数量是一定的,只会越用越少,这没毛病啊,但是我们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剖析这句话的话,就会发现更有趣的事。

世界能源大部分都来自于化石能源石油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海洋、平原、北极、沙漠、山区都有石油的踪迹。

但是不同的地方开采石油的难度却千差万别,换言之也就是石油开采的成本会有很大的不同。

沙特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这些中东国家开发成本每桶原油在10美元以下,但反观中国的开发成本每桶竟然高达50美元。

这不是中国开采技术不如中东国家,恰恰相反,中国的石油开采技术反而是国际领先的,因为中国的油田是世界上最难开采的一类,必须不断的创新以降低开采成本。

那种拿个锄头刨一下都能流油的油田,肯定是轮不到中国的,所以同为开采石油成本的差距可以是以倍来计算。

当然了,既然中国开采成本是中东国家的10倍以上,那肯定是进口石油才更划算,其他石油需求国当然也会这么想。

于是全世界的石油消费国就优先购买价格比较低的石油,特别是中国印度这样新兴的石油需求大国,自身的石油开采条件不好,那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就只能买买买了。

同时与传统的石油需求大国美国、日本以及欧洲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空前庞大的全球石油消费需求,这也使得产油国开足马力生产石油,以满足需求。

一个油田的油量是固定的,要想大量的增加产量就必须找到新的油田。

我们来看一下这张图。

全球探明的新增石油储量30年间增长了1.5倍,地球上已知的和未知的石油储量加在一块是固定的。

但是人们在不断的发现新的油田,姑且暂不考虑能不能开采吧,反正人类眼见的石油资源是越来越多的。

我们再来看一下这张图。

全球的原油产量从1965年以来,总体来说石油的市场供应是一直在增加的,石油探明储量和实际的石油产量双双都在增加。

你还能说石油是越来越少吗?显然这个说法显的不太合理了。

那石油会越来越多,那会无限多吗?显然也不可能,毕竟地球就这么大。

那推动是有越来越多的原因是什么呢?

归根结底的原因是技术的革新,怎么理解呢。

来说一个案例——

在欧美地区使用上电以前,他们的室内照明主要用的是鲸油,因为这种鲸油的供给并不稳定,毕竟捕鲸船不是每次都能捕到预期数量的鲸鱼。

但是民众对于鲸油这种能源的需求却非常旺盛,连续几次捕鲸船捕到的鲸鱼比较少,就会在市场上引起鲸油短缺的担忧。

人们就会担心会不会发生鲸油能源危机,而美国内战则使得这种能源暴涨了6倍,高昂的鲸油价格使人们的使用量也越来越少。

但对于商人来说,他们却想的是能不能使用其他能源来替代鲸油,在这种商业利益的驱使下,就有了投资研发替代品的原动力。

于是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石油和煤炭被广泛运用,而人们所担心的鲸油能源危机却并没有发生,鲸油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一种能源代替了另一种能源,绝不会等到这种能源用完的那一天才开始,技术的进步让原本大家都担心的鲸油能源危机不攻自破。

而放眼到现在,大家一直在说的石油危机,未尝不是另一场鲸油危机呢。

03 ■ 页岩油革命 


刚才我们说了,石油开采是先进行低成本的油田的开采,当世界第一大油田达到开采顶峰之后,就必须寻找新的石油增长点。

在利益的驱使下,美国率先找到了突破口,页岩油革命。

石油开采通常可以分为常规开采和非常规开采,显然开采难度非常大的页岩油就属于是非常规开采,所采用的水力压裂法技术让开采页岩油成为可能。

我们来看一下欧佩克原油价格。

在2011年的时候还维持在每桶100美元左右的价格,但是2011年页岩油革命之后,美国的石油产量开始快速增长。

美国新增的原油进入到国际市场,势必就在抢夺欧佩克成员国的市场,于是一场石油战就这样爆发了。

在页岩油开采的初期,每桶的开采成本高达90美元,欧佩克的原油价格还能坚挺,但随着技术的革新,这一成本逐年降低,到2017年的时候已经降低到了40美元。

而欧佩克和俄罗斯这样低成本开采石油的国家,为了自己长远利益考虑,就开始了降价行动,势必要逼退美国的页岩油。

美国的页岩油要想获利市场的价格,就必须要高于其成本价,如果油价一直维持在百元左右的高位,那么美国页岩油也会有丰厚的获利。

而欧佩克和俄罗斯本来开采成本就很低,即使从100美元每桶降到40美元每桶仍然能够获利。

但是对于美国的页岩油开采者却需要承担着可能亏损的压力,也正是美国的页岩油革命,使得油价自2014年以来就再也没有突破过90美元。

新技术正在改变着能源市场的格局,而新能源的快速增长又在不断的侵蚀着石油市场,这样来看的话,石油是不是很像我们刚才所说的鲸油的角色。

石油高价运行促使人们积极的开发新能源和技术,在新技术或替代性能源成熟之前,传统的产油国仍然可以高枕无忧。

但是当美国页岩油技术取得突破,再加上风能、水能、新型煤化工、储能电池等等技术的发展,似乎又是给油价扣上了一个帽子。

油价上涨如果超过了美国页岩油的盈亏点,那么这个产业将会迅速崛起,如果油价一旦超过了新型煤化工或储能电池这类新能源的盈亏点的时候,又会促进这些产业的快速发展。

所以页岩油革命以及这些新能源的快速发展,都在告诉世人能源将由过去的稀缺,变为长时间的充裕。

因为这是一次变革,毕竟没有人会觉得世界会一直需要石油的,当石油的可替代品越来越多的时候,人类的石油危机可能只会变成某些产油国的危机吧。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