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沦为下一个日本,掉进失落的20年?

小美最近看到了一个观点,就是《货币战争》 (currency wars) 的作者里卡兹(James Rickards)认为:

“美国经济已经病入膏肓,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的刺激都已经无力回天了。”

“未来的20年间美国将会坠入到过去和日本一样的失落的20年,经济并不会崩溃,但是会进入长期的停滞。”

他的说法的确是有点吓人,其实我个人也并不怎么同意他的观点的,有点太极端了。

但是任何人的思维上其实都是有盲区的,所以我觉得投资人看一看不同的观点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股神巴菲特之所以能够取得几十年彪悍的投资业绩,其实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是得益于美国的国运的。

美股大盘在这几十年走出了一个超级的大牛市,但如果他是出生在日本的话,可能他的投资业绩就会逊色很多了。

因为看日经指数,在1989年的年底是38,000多点,而到了今天指数却只有23,000多点了,也就是说30多年过去了大盘指数都没有能够回到89年的高点。

虽然日本的央行在拼命的印钞票,放水,甚至都直接下场开始买ETF试图拉升股市,但是目前的点位距离它的历史最高点仍然是打了6折的。

所以如果有人在89年高点买入了日经指数的话,30多年过去了到现在依然是被深套其中的。

所以如果从大的格局来看的话,其实所有的投资人都是在玩一个所谓的赌国运的游戏。

首先我总结了一下里卡兹(James Rickards)一些比较核心的观点。

第一点,他说:

“美联储(FED)印钞票是一种典型的货币主义的操作,这个观念最早的推广者是197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核心要义就在于要改变国内生产总值,改变货币供应是最大的一个杠杆。”

“他们认为如果真实经济的增长率是4%的话,那么最理想的货币政策下货币的供应就应该增长4%,同时货币周转率和价格保持不变,这样就可以达到真实增长的最大化和零通胀。”

“只要货币周转率保持恆定的话这的确是简单可行的,然而弗里德曼的理论犯了一个关键性的错误,货币流通速度即周转率并不是恒定的,而这却是一个极为关键的变量,美联储恰恰是无法控制的。”

“货币周转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的心理,取决于人们对于未来的一个信心。而美联储的印钞机对此是完全无能为力的。”

“比如说一位服务员收到了客人的小费,然后用这个钱付了网约车的账,而网约车司机用这个钱又去加了油,货币就是这样在经济中流通运行,并刺激经济的增长。”

“但麻烦的地方在于货币周转率在过去的20年间几乎是崩塌了。这个数据在1997年是2.2,而到了06年降至了2.0,到了17年的年底就只有1.43了,而在今年年初的疫情爆发之前进一步的下滑到了1.37。”

“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个数字肯定会进一步走低的,而如果货币周转率低迷的话,经济自然也是低迷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联储不管印多少钞票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如果7万亿美金乘以0的话最后还是0,没有货币的周转就没有经济可言,美联储单纯依靠自己能控制的那些因素根本是无力重振经济的。”

我也谈一点我个人的看法。

为什么美联储一直在疯狂的印钞票,是美国却没有什么通胀的压力呢?

其实这个问题的秘密也在他提到的货币周转率上,这个数据的不断的下降,也就说明了美联储印的大量的钞票并没有流入到美国的实体经济中,而是流入到了以股市为代表的虚拟经济。

所以最后的通胀并没有发生在实体经济中,而是出现在了股市,一些投行的经济学家也是持这个观点的。

所以如果这样的话,美联储疯狂印钞票,对于经济的刺激作用就会使十分的有限了,因为这些输给美国经济的血其实并没有被输到真正最需要的地方去。

而第二点里卡兹说了一下美国的天量债务问题,他说:

“美国政府2020年的赤字规模已经相当于之前的若干年的总和了。美国政府的债务今年将会大举的增加,支出大爆炸,已经批准的和预计将增加的支出合计起来将使得2020年的总的赤字规模至少将会超过3万亿美金。”

“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的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将会超过120%,就会创下美国历史的最高纪录,让美国和日本、希腊、意大利这样的超级债务国等量齐观了”

有充分的证据显示,当债务水平已经过高的时候,凯恩斯乘数就会失灵。”

“事实上,无论是美国还是全球现在都在迫近,雷恩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格夫(Ken Rogoff)两位经济学家所描述的那种临界点,即不断加重的债务负担,最后会触发债权方的激烈反应,强迫债务国在紧缩政策、违约或者是利率暴涨中做出一个选择。”

“这两位的研究结论是,当债务对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达到或超过90%的时候,举债支出就将无法再充分发挥出理论上的刺激作用了。”

“这也就类似于物理学家所说的关键限值,而到了最后,一切发展的终点只能是全世界对美国国债和美元信心的彻底的崩塌。”

“而到时候如果美国想要吸引投资就必须支付高的多的利息,而债务的情况就会进一步的恶化。要不然的话就必须靠美联储来将债务进行货币化了,而这样只会让美元的信誉扫地。”

所以他最后的结论就是:“美国将再度面临增长迟缓,财政紧缩,金融抑制和以贫富差距扩大为特徵的20年。”

美国未来的20年将高度类似于日本的过去的20年,经济不会崩溃但是却会进入一个长期的停滞。

里卡兹说:“美国会和日本一样也会掉入到失落的20年。”

但是我研究下来还是不太同意的,虽然美国现在的确是面临着不少的问题和挑战,当然最大的一个还是天量的债务问题。

但是我觉得债务率稍微高一点也不是问题,如果这个国家的生产力能够不断的提升的话,新兴行业能够不断的兴起,产业结构能够得到不断的升级,那么就算是负债率高一点的话在未来也是可以慢慢消化的。

而且美元目前还是全世界的主导货币,地位没有人能够挑战,印钞票的游戏还是可以继续的玩下去的。

而且其实一个国家能不能够保持一个长期的竞争力,最核心的关键还是人,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所以它是不用担心没有年轻血液的注入的。

虽然川普打出了一个反移民的口号,但是其实美国对于优秀的外国移民一直是很欢迎的,美国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强大其实最核心的一点还是它吸引到了全世界的优秀的人才。

目前看的话,美国的这个能力依然是很强的,所以美国经济依然是保持了一个很好的活力,创新能力很强,所以我个人认为美国是不太可能像日本一样被老龄化的问题所困扰的。

所以,现在就说美国将掉进失落的20年,似乎为时过早了。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