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懂金融”

多思考

大伙好,我是你们的邵老。

昨天在文末就给看大伙埋下了明眼伏笔,就是为了将“故事”留到今天跟大伙唠,其中我们要唠的对象自然离不开,我们的马老师及他即将要上市的蚂蚁。

但我在唠马老师之前,我想先说说一个题外话。

在跟马老师同一时间段发表言论的,还有21号在北京举办的金融街年会,会上央妈大哥就说了一些话,其中包括“货币政策要把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平衡”;

而且他也说了“今年在抗疫情的特殊时期,宏观的杠杆率是有所上升,但明年GDP增速回升以后,宏观的杠杆率也会更稳一些,那货币政策需要把好货币供应的总的闸门,适当的去平滑宏观杠杆率的波动,使其在长期维持在一个合理的轨道上。”

那么这些话很当然就摆明说了,货币环境不会更宽松,但就好多人觉得这些说话是对一个货币政策的预期。

但关注着邵老,一路看文章下来的大伙也懂,实际上在几个月,可能三到四个月之前吧,我们就已经说过货币的边际宽松是已经见顶了,但他不会收的特别紧~他会处于一个高位的盘整,然后灵活地调整它。

(心气神的伙计可以去翻翻文章,当时市面上几乎很多人都把货币预期为宽松的)
所以对吧,你说上周的市场波动跟这个有关系吗?反正我对这些话感觉不到任何的意外。

但就是可怕的是很多人感到意外,感觉央妈发言要预期紧货币~但事实上央妈大哥这番话是对现状的阐述罢了。

不过没办法,市场是由谁来决定的呢?那不仅仅是我们来做决定是吧?更是由更多的人来决定,而这些更多的人是不是就有这个货币政策预期的判断呢?这就不一定了。

所以市场是一个多层次,复合的这么一个结构,别人怎么理解就是反映出他们这个理解的水平。

多看,多思考总没错。

信用黄金

现在就让我们进入今天的正题,让我来解释解释马老师是如何开挖“信用黄金”的。

当天马老师说了很多很多话,其中被诟病最深的,就莫过于他说道这个金融的本质是信用,所以必须要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

那什么又是当铺思想?就是你有抵押物,你把你值钱的东西抵押给我,我给你打一折之后把钱给你,对吧,这你到时候能够把钱给还上了,我就再把东西还给你。

马老师的意思,就是小红传统的这个银行体系,就是说只是一个用重资产来做抵押,再把钱给你的模式。

而他认为经济本质应该是信用,也就是说不必抵押那么多东西,你只要信用好,我就能够灵活放贷。

其实你说马老师的话有错吗?至少邵老觉得这番话没有,信用是我们小红最大的一块未经开垦的金矿,甚至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

大伙想一想,建国70多年我国老百姓自己身上的信用值累计有多厚?换句话说,以蚂蚁和马老师的天然先发优势,谁尽快去挖谁就能先发财。

当然反过来说,尽快的消耗也会导致国家的加速耗干。

为什么邵老会有这番结论?因为个人信用是所有的信用的根子,个人信用是无限责任,所以当然就是所有信用的根子。那当你挖老百姓信用的金矿时,其实就是挖社会主义最深层次的墙角。

这个墙角是由各种先烈鲜血、后期无数劳动者血汗堆起来的。

事实上咱们小红老百姓的信用是全球第一(身家清白,大部分都是净资产极高),但这一点很多人也都没有意识到,而这个也是基于三方面的事实。

第一个事实,我们小红老百姓的社会族群关系非常紧密,以家庭宗亲为纽带的体系一直保存下来,那在金融的角度来说,就是自带着担保体系。(这点在全球范围很少见,或者说都比较弱)

第二个事实,自小红建国后,经过13个5年计划的累计,除非个人基本盘太烂的,我们小红老百姓不但从个人,从家庭角度都是有实实在在的资产兜底的,唯一的问题是可能没有货币化;

但是家里实实在在有东西的这个事情,在全球范围都是少有的,当然,邵老说的就是房产哈哈!也别不把房产不当一回事,就算混得再差的人,以家庭为单位都是有房产(按照公开数据表明,7成以上家庭都有自有房产)

所以这个就很厉害,同时你们也能看出那些现在金融圈大力渲染房产不是产,是个什么一回事了吧?无非就是一个集体的合谋。

第三个事实,体系,只要当局初心未改,不管嘴上怎么说也会有宏观兜底的存在,这一点全世界都没有,而这种宏观兜底等于是直接给老百姓一个信用加成。

所以基于三个事实去看咱们老百姓的信用值,在某种意义上是被打压了!尤其是被互联网金融行业压低了。

说白了这还是要银行界自己应该多努力一点,不然别自己辛辛苦苦种树,最后让人家给摘桃子去了。

在文末邵老就很想给大伙分享一个难以理解的现象,为啥会存在当信用的人看不起当资产的人?

难道马老师也像小蓝大统领一般?“没有人比我更懂金融”?

(摘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邵老板)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