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之殇

再预告

大伙好,我是你们的邵老。

今天还是跑不掉的老习惯,先提前祝大伙周末愉快~好好战斗下一周,五zhong全会即将来到,届时不知道又会发生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真让人期待!

另外再说两句关于“新玩意”,昨天就有蛮多伙计问道我这到底是具体是什么,简单的来说是一套短中周期的多维组合多期策略,固定时间追踪,盈利就完结然后开启下一轮。

当下我正在自家的星球里面开启了第一期策略,而这套策略也会在近期准备完毕再到公众号这边展开说。

目的也很简单,教会大伙在市场里最有效的几个投资策略,包括但不限于仓位的配置,仓位的介入技巧,选股的逻辑,而核心部分是邵老的精选选股组合。

反正就是以一期一会的方式去追踪每一期的精选组合,达到近乎心理预期之后停止追踪,再继续下一期的方式。

而这种形式,一来面对现在的市场我们有了更灵活的应对策略,每个周期我们都会针对性解决当下的问题,同时最核心一点,见效很快!

今天这个再预告就到这,具体的大伙再等一等~

老人战争

借着小蓝刚结束没多久的最后一场辩论赛,我非常想说说当下小蓝大选的整体情况。

先大致分享下我在辩论中看到有意思的内容。

关于疫情,疫苗,封闭抗疫

其中双方在疫情大方面,大统领主打的话题方向是试图用“死亡率的下降”去届时疫情得到缓解来模糊视线,不过很自然就被拜老哥以“新增病例”数据打击其失职方面,同时鼓吹了自己当选就会鼓励人们才去防护手段(戴口罩,给经济补偿)

至于为什么这次会把疫苗和封闭抗疫关联到一起,目的就在于这俩是对抗疫情在当下和未来最为有效的方式之一。

关于外交,小红

其中双方反而在这块没有很多到肉的讨论,也验证了我在第一轮辩论之后的讨论,双方现在更愿意打国内相关的议题而不是对外。

所以这部分离不开就是说大统领当选受到俄熊的干预,拜老哥则是“硬盘门”和他儿在乌克兰的破事等等~哦对了关于小红部分,讨论来讨论去还是钱的问题,一方说我让小红掏钱让农民受益,拜老哥一方说你加大了赤字。

整个辩论里还有诸如失业率,BLM,环境,领导力,环境,医保,移民等等议题。

但也如我所说,这些话题都是小蓝国内自身的议题。

首先我们客观的看,在全部主流民调上市已经看到了金毛大统领的败局。

但问题跟严重的是,大统领内部和保守民调也发现,与2016年相比,金毛大统领掉了五个百分点,意味着他失去了起码六个州。

而如果拜老哥赢得这六个州上面任何一个州也就能取得胜利,反之大统领必须全力保住这六个州。

现在问题就是就算是“硬盘门”丑闻爆发,拜老哥的支持率下跌,但也依然高于大统领。

其中的问题就是时机选择的不对,内容或许晚了一些,要不然这个致命打击造成的伤害将会更大!

但邵老自己老实说,这俩现在谁当选也没太大问题。

拜老哥就不用说了,老朋友。

大统领来看,关系最差的这半年主要还是为了选举的操作,那如果他当选了,肯定是要谋求个人的历史定位和家族的长远发展,就这点上操作也会区别于过去四年。

所以这次最后一场辩论,个人感觉因为新规闭麦的原因,远比上次有风度得多,同时彼此的所谓弱点也没有重点提;(比如大统领的税金,拜老哥的通乌门、硬盘门等等)

可能是因为都知道意义不大,也就都不咱提了~所以就当下去看,金毛大统领的当选几率又变小了。

对于资本市场,咱们继续关注蓝潮资金涌动的状况吧。

奇葩

昨天看到一条蛮有意思的东西:2500亿美元-2800亿美元-3300亿美元-现在是3800亿美元-4600亿美元。

而这是同一家公司,一个月以来的估值。

我早前就有一篇讨论蚂蚁的文章,资本大了有时候不是贪婪,而是劫掠。

有时候就不要说二级市场溢价,瞎炒,如果源头在规则上是允许的话,没有内幕和违规的话也就不要轻易干涉二级的市场了,一碗水就应该端平。

当然关于估值这个东西,真的要弹性的看待。

说到这就很想去唠蚂蚁这家金融属性明显强于科技的科技公司,现在蚂蚁很明显的一模式是基于对现有的金融体系服务的——卖基金,卖保险,对于交易行为抽水。

但这没啥好说的,金融体系技不如人;延伸以银行业为例,驱动银行的核心矛盾从来都不是利润的问题,而是资产负债资产质量的问题。

所以被抽水也是正常事情,因为蚂蚁就不用担心这些,当然其中由监管不对称的问题。
但这一模式的潜在风险就在于,平台掌握了太多太多的个人信息,如果只是被平台难来盈利还算是小事儿,但万一出现其他状况就很危险了。

其次蚂蚁的另外一个模式就更为恐怖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小红版的次贷,向不具有偿付能力的人提供大笔信贷,甚至利用传媒增加类似的消费行为。

被抽水也是正常事情,因为蚂蚁就不用担心这些,当然其中由监管不对称的问题。

但这一模式的潜在风险就在于,平台掌握了太多太多的个人信息,如果只是被平台难来盈利还算是小事儿,但万一出现其他状况就很危险了。

其次蚂蚁的另外一个模式就更为恐怖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小红版的次贷,向不具有偿付能力的人提供大笔信贷,甚至利用传媒增加类似的消费行为。

这一模式有个要点就是业务的利率高于正常水平,所以不是暴雷就是暴利。(所以这次IPO给蚂蚁钱,某程度上是降低了这一风险,只是还是那句话,资本市场贪婪的。)

今天大概就唠到这吧,大会临近有很多话不敢太露骨的讲,见谅见谅。

(摘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邵老板)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