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的“生命之泉”计划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生命之泉”的故事。

“生命之泉”单从字面上看,感觉像是中古时代的神话故事,但这个充满了无限遐想的词汇背后却是一个让人无比胆寒的阴谋,这一切要从1930年代的德国说起。

当时的德国纳粹已经掌握政权,希特勒认为雅利安人是优等民族,雅利安人是”高贵”的人的意思,他要建立一个血统纯净的雅利安帝国。

为了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纳粹发起了生命之泉计划。

生命之泉计划鼓励党卫军精英与符合雅利安人特征金发碧眼的美女结合,以强化德国人种制造雅利安超人,计划到1980年时生产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替元首统治地球。

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德国的出生率就一直在下降,希特勒的内心很清楚,德国不久将拥有更广袤的土地,德国需要更多的人口去占领这些地方,而这些人必须是日耳曼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希特勒坚信日耳曼人,便是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

同时,希特勒痛恨犹太人,认为除了日耳曼人之外其他的有色人种都属于劣等人。

强壮的斯拉夫人可以当做日耳曼人的奴隶,而犹太人则必须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在实质上是一种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种族歧视。

生命之泉计划的执行者是党卫军头目海德里希-希姆莱,希姆莱是希特勒的狂热追随者,他为了迎合希特勒,竟然编造出雅利安人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后裔。

希姆莱的灵感来自一本名为《冰盖理论》的书,认为有一个超级优秀人种从太空来到地球的亚特兰蒂斯大陆,并创造了发达的文明,在亚特兰蒂斯大陆沉没之时有一部分超级人种的后裔乘船逃离,而雅利安人即日耳曼人就是这些后裔的传人。

为了支持这一说法,某些谄媚的考古学家还发掘出了伪造的古迹,有了历史神话传说及考古成果作为铺垫之后,希姆莱为优化人种计划找到了证据支持,他给这项计划披上了科学的外衣。

希姆莱这个人外表斯文,内心极度变态,对于一些具有神秘力量的物品或魔术着迷,他信奉神秘主义与北欧宗教成立了德意志研究会,前往世界各地寻找所有有关雅利安超人的祖先和圣杯的踪迹,他联系并赞助历史久远的组织维利会,试图找出神秘力量维利,以获得战争胜利。

希姆莱负责建造的集中营屠杀了五百万犹太人,在现实生活中他却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和素食主义者,甚至有轻微的晕血症。

希姆莱是一个唯心主义疯子,坚信自己是德意志民族英雄的后裔。

除了生命之泉计划,希姆莱还成立了许多特殊研究会,以便研制或找出各种传说中的神器和梦幻武器,如V型导弹、碟状飞行器、地球轴心圣杯、命运之矛等。

希姆莱曾派出哈勒为首的探险队前往西藏,寻找沙姆巴拉洞穴中可以控制时间、空间的地球轴心,有人甚至认为希姆莱的碟状飞行器试制成功了,只是没有来得及投入使用,第三帝国就灭亡了。

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了德国总理的宝座,他扬言要优化德国人种,并清除其中的糟粕,1933年5月纳粹规定雅利安女人堕胎违法,医生处死。

党军头子希姆莱号召德国人民提高种族储备,纯种雅利安女人被免除劳动,并被鼓励生育,而不管她们结婚与否,这便是生命之泉计划的开始。

为了保证理想中的婴儿是纯种的雅利安人,孩子的父母必须经过严格的挑选,纳粹还以各种方式鼓励雅利安人生育,方法包括对那些有四个孩子或更多孩子的所谓的英雄母亲,发放奖励、儿童津贴及颁发勋章等,而那些无子女的夫妇则遭到贬低。

1933年9月15日希特勒在纽伦堡主持了纳粹党代表大会,在那次大会上一致通过了两项决议,一个是《德意志帝国公民法》,另一个是《德意志血统与荣誉保障法》,这两项决议都明确的表示,只有日耳曼民族与日耳曼同血缘的人才是帝国公民,而犹太人和吉普赛人不再是帝国公民,严禁他们同日耳曼民族通婚。

1934年1月纳粹开始给四十万人实施绝育手术,这些人包括精神病人、妓女、罪犯、穷人和其他族裔的德国人。

1936年希姆莱创办了第一所生命之泉产院,又称生育农场、生命家园,非婚生育的雅利安女人可以在这里悄悄生下她们的孩子,前提必须是金发碧眼的符合纳粹条件的理想女人。

此后,党卫军在德国各地相继建立了9所类似的产院,在希特勒纳粹政府的号召下,许多金发碧眼的德国女子响应纳粹号召,在德国军官士兵前往前线之前与他们发生亲密关系,以生育纯种的雅利安人,并把这种行为看作是爱国的表现。

在希姆莱的授意下,从这一年开始,那些所谓的党卫军精英,便选择与金发碧眼的女人发生亲密关系,为元首创造优秀人种,目的是防止未来世界被纳粹所谓的劣等民族主宰。

在德国10个生育农场中,大约出生了五千到八千个孩子,其中一些孩子是由其父母抚养长大,但多数是被送给了党卫军军官家庭,以让他们按照纳粹的标准来抚养。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孕妇都会被接受,在这里女人可以不必提供结婚证明,但她和她的父亲必须提供相关文件证明她们是雅利安人,并且身体健康,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她们甚至需要证明其祖父母的血统。

在这里出生的孩子大多数都能得到精心照顾,但是那些有瑕疵的孩子下场则非常的惨,他们通常要么被饿死,要么被注射毒药,可笑的是,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十分关心生育农场,经常去那里巡视。

他甚至在这里放下杀人魔王的架子,发明出一种专门给孩子食用的高蛋白食谱,俨然一个充满爱心的天使。

1940年后,在纳粹占领的周边国家,德国士兵被鼓励与当地人生孩子,纳粹还在这些被占领国家建立了多个生育农场,算上德国的10个,挪威9个,波兰8个,奥地利3个,丹麦2个,法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各一个共计36个,而在德国境外的第一个生育农场则建在挪威。

1940年4月身为中立国的挪威遭到纳粹德国入侵,超过30万的德国士兵进驻挪威,希姆莱对挪威人情有独钟,认为挪威人金发碧眼的长相符合雅利安人的特征,因此,他把优生计划生命之泉也带到了挪威。

为了鼓励德国士兵和挪威女子生小孩,当时纳粹在挪威建立了9个生育农场,只要是德国-挪威夫妇都可以来这里生产,接受照顾,他们的小孩也会被登记成册。

根据挪威研究机构保守估计,在德军占领期间,一共有三万五千到五万名挪威妇女与德国士兵发生过亲密关系,因此生下的孩子约有一万到一万两千名。

随着二战结束,这个群体很快成为挪威政府报复的对象,这些与德军有关系,被称为“德国女孩”的挪威女性遭到政府非法逮捕,拘禁,甚至被剥夺国籍。

在遭到拘捕时,她们的孩子就直接被转送到了精神病院或领养家庭。

小时候就遭到挪威母亲抛弃德国父亲也下落不明的汉森,在2007年接受采访时说,二战结束后我们被送到精神病院,我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因为我是德国士兵的孩子。

鼓励德国士兵和挪威女子生小孩,当时纳粹在挪威建立了9个生育农场,只要是德国-挪威夫妇都可以来这里生产,接受照顾,他们的小孩也会被登记成册。

根据挪威研究机构保守估计,在德军占领期间,一共有三万五千到五万名挪威妇女与德国士兵发生过亲密关系,因此生下的孩子约有一万到一万两千名。

随着二战结束,这个群体很快成为挪威政府报复的对象,这些与德军有关系,被称为“德国女孩”的挪威女性遭到政府非法逮捕,拘禁,甚至被剥夺国籍。

在遭到拘捕时,她们的孩子就直接被转送到了精神病院或领养家庭。

小时候就遭到挪威母亲抛弃德国父亲也下落不明的汉森,在2007年接受采访时说,二战结束后我们被送到精神病院,我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因为我是德国士兵的孩子。

当时有对小兄妹被放到猪圈里两天两夜,后来他们被用带有酸性物质的东西洗到皮都破了,院方却说他们这么做是要洗掉他们身上纳粹的味道。

直到进入21世纪,挪威政府终于正视了这个问题,并向“德国女孩”和她们的孩子道歉。

在欧洲各地,希姆莱的党卫军专门挑选纯种的雅利安女人,达到净化种族的目的,这种方式就与畜牧场的配种师所做的类似,由此可以看出,种族优化计划竟然能达到如此疯狂的地步,也是没谁了。

为了实现光大德意志民族的伟大理想,希德勒曾指使希姆莱,如果攻克英国就在英国各地设立生育农场,使德意志民族的后代更加的优秀,只有属于英国的盎格鲁-萨克逊人才能与优秀的日耳曼人相提并论,这两个种族将会培育出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

可惜的是,英国始终未能攻破,希特勒的美梦也最终未能实现。

后来纳粹嫌十月怀胎速度太慢,干脆直接对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特征的儿童进行绑架,这些儿童必须是金发碧眼,符合纳粹的要求。

绑架之后,纳粹将他们送到德国人的家庭抚养,希望他们将来成为优秀的纳粹新生代,那时许多德国家庭因为战争而失去孩子所以也愿意收养他们。

据统计,二战期间至少有25万名被占领国的儿童被纳粹分子绑架到德国,到了战争后期,由于德国物资匮乏,许多被绑架过去的儿童因为营养不良而夭折。

此外,纳粹为了让每位金发碧眼的美女生出来的都是双胞胎甚至多胞胎,他们还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中,利用被关押的犹太人做实验,可谓是罪行累累。

1945年春天,盟军横扫德国,希特勒的纳粹政府摇摇欲坠,为了掩盖罪行党卫军匆忙之中开始逐个关闭生育农场,纳粹的冲锋队把数百名滞留在那里的婴儿,连同他们的秘密档案集中在一起带到了斯坦因赫林。

五月初,美军开进了斯坦因赫林,纳粹销毁了所有关于生命之泉的档案记录,这些档案上记录了孩子的父母姓名,照片及孩子们的出生日期等资料,这样孩子们的真实身份就成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

这就是生命之泉的故事,一个披着伪善外衣的邪恶阴谋。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