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抗升级

鉴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惨痛经验,法国人花了11年的时间建造了一道坚固的马奇诺防线,防线的主体有数百公里之长,来抵御德军的侵入。
1940年德国大军压境,德军采用了迂回的战术,导致了马奇诺防线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NO.1

/ 肆意妄为的打压 /

昨天文章末尾提到了,美国媒体传出消息,美国正在考虑要制裁中芯国际。

中芯国际是中国最大的晶圆制造厂,在全球排名第五,美国为什么会想要在这个时间点来制裁中芯国际?

这应该是针对中国的半导体五年计划,这是一个战略级别的计划,但是在美国可能制裁中芯国际的情形下,中国的芯片产业会不会像马奇诺防线一样也失去作用呢?

一旦美国把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中,中美两国的关系将会更加不确定,冲突和对抗肯定会扩大。

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已经到了无所节制的地步,理由是美国打击华为还可以勉强找得到理由,但是打击中芯国际就很牵强了。

根据美方的说法,美方指控中芯国际涉及到军事上的应用。

美国制裁华为是为了要打击华为的5G通讯技术,如果制裁中芯国际,那可是要直接打击中国的半导体芯片产业了。

我们来回顾一下美国制裁华为的理由

刚开始的时候是认为华为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措施,2018年4月美国制裁中兴通讯也是用同样的理由。

2018年12月1日华为财务长孟晚舟过境加拿大,被加拿大的警方逮捕,当时就是美国控诉华为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措施。

美国想要藉由逮捕孟晚舟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来获得华为违反美国对伊朗禁运的证据。

但是到了2019年5月15日美国对华为芯片封锁,这时候用的理由就已经改成了华为的产品,还有华为这家公司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把华为及相关公司放在实体清单里头,这是美国封锁华为的第二阶段。

现在已经有200个企业或者是机构被列入实体清单中,同时美国把对华为的制裁升级到国家层面。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在南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蓬佩奥提出了自由世界与专制独裁的不同,呼吁西方世界以及美国的盟国形成一个民主联盟,一起来对抗中国Z权。

同时蓬佩奥还呼吁中国国内的人民一起来改变中国ZF的行为,美国把双方的冲突上升到国家层次的第三个阶段。

基本上美中两国的对抗到这个时候就已经很难有回头路。

下个阶段应该是等待美国11月3日总统大选之后看看新政府的态度会如何。

NO.2

/ 美国的打压套路 /

美国制裁华为打击中国的芯片产业会不会有效

这里先提出一个问题,打击一家公司,跟打击所有产业里的公司有什么差别?

按照过去三十几年的经验,当美国针对国外某一个企业的时候,通常这家公司不是被打趴就是屈服,美国没有不成功的。

我们用最接近的一个例子来看,1980年代初期日本的记忆体芯片DRAM占据了全球市场的主要份额,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如日中天有凌驾美国的趋势。

于是在1985年,美国控诉日本半导体产业对美国倾销,美国与日本的半导体战争就正式开打。

到了1986年9月日本与美国签定了日美半导体协议,这是第一次的日美半导体协议,在协议中限制日本半导体对美国出口,同时还要扩大美国半导体在日本市场的份额。

限制出口也就罢了,同时还要扩大从美国的进口,这肯定是违反了美国所说的自由市场的竞争原则。

1991年美日双方又再次签订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协议。

两次的日美半导体协议之后,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就被拉了下来,同时美国的半导体产业竞争力上来了。

另外一方面韩国和台湾的半导体产业竞争力却是不断上升。

日本就在上有美国的压制,下有台湾、韩国的竞争,就失去了半导体产业的在全球范围的主导力量。

很明显的,美国那次打击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是相当成功的,那么这一次美国打击中国的芯片产业结果如何呢?

美国如果真的封锁中芯国际就得看是什么样的封锁,如果是对中芯国际断货,禁止卖生产设备,停止供应零部件,以及生产芯片所需要的半导体化学材料,就要看中芯国际有多少的存货有多少备货了。

根据华为被封锁的经验来看,相信中芯国际是有一些备货的,我们也可以这么相信,中芯国际可能有一到两年的备货,跟华为接近。

如果是这样的话,中芯国际也可以等待上海微电子在一两年之后做出28奈米的光刻机,只不过中芯国际在7奈米制程的研发就得要往后拖延了。

这个情形是跟华为一样的,请参考我们昨天的文章,就不重复说了。

但是如果美国把中芯国际的设备从远端停掉的话,对中芯国际的打击就更大了,据说一些重要的设备是可以从远端关掉的,这对中芯国际在14奈米和28奈米芯片的生产会有重大冲击。

我们现在谈这对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影响

中国和日本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中国国内有庞大的内需市场,日本在当时却是高度依赖海外的市场,依赖对美国的出口。

美国要打击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由于美国掌握了核心技术,必然会有一些成效,但是这个成效可能是短暂的,无法长久,

可能是两年、三年,或者是更长一点的时间,但是中国有庞大的内需消费市场,就算是买不到芯片,关起门来,时间久了,这些技术还是能够开发的出来,这是和日本不同的地方。

同时外面有强大的苏联在军事上对日本给压力,日本是有求于美国,所以不得不对美国屈服。

2019年中国进口芯片的总金额大约是3000亿美元,既然有这么庞大的市场那就值得去投资去做。

可能有些人认为说,这3000亿美元的芯片进口不是都用在中国的国内市场,有很多是买进来之后然后组装成产品再对外出口的。

比如说中国有庞大的手机和电脑产品代工,组装成产品之后再出口到全球各个国家。
这个说法也对,全球的经济版图或者是消费市场可以分成三个板块:美国、中国和欧盟,也就是天下经济三分,这是一个粗略的说法。

今年2020年中国很有可能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既然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那就值得去做,投资会有回报的。

另外一方面,如果中国在手机和电脑产业方面能够保持竞争力,这些产业还是会留在中国,至少是部分留在中国。

如果中国能够生产制造高端、精密的芯片,以及在各种的逻辑芯片设计上能够自主的话,会起到进口替代的作用,那么三千亿美元的市场大饼就在那里,等着中国去拿。

NO.3

/ 我坚定的相信 /

最后一个议题,中国有没有足够的资源

这包括了人力、物力和财力、资金方面,现在来谈谈人才这方面。

据说荷兰ASML公司7奈米的极紫外光刻机就有10万个零部件。这10万个零部件是由好多个国家提供的,几乎全球主要工业国家都在供应商的名单之内,包括了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瑞典,台湾的台积电也有制程分配技术在里头,可以说是集合了各国或各地区的精英与尖端技术。

这方面分两个层面来说。

第一个层面,中国目前的目标应该是设定在把28纳米还有14纳米的光刻机给做出来。

也就是说,在中国即将出炉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重点是要做到28纳米,还有14纳米的光刻机,以及相关的半导体化学材料都给做出来。

如果能够在5年之内做出14纳米的光刻机,成绩就很不错了,中国的芯片产业,包括芯片的应用产业可以生存下来。

第二个层面,我们中国也应该能够培养出足够的人才发展出相关的技术来,国家的工业想要往上发展,经济想要往上提升,就不要怕吃苦,就只有努力往前走。

我坚定的相信,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迟早会发展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将会丧失广大的中国市场。

所以美国这方面也要注意制裁要有个尺度,如果制裁过头的话那肯定是会失去中国的市场,那么就达到了特朗普所说的和中国脱钩的目的了,是福还是祸还得要看中美双方领导人的智慧,以及双方各自人民的努力。

往后的观察点,以及验证的方法

首先是上海微电子的28奈米光科技,能不能够如期的在2021年或者是2022年的时候交货。

第二个观察点,是中国半导体五年计划实施的成效。

华为火热的云手机概念能不能够摆脱对高端芯片的依赖?

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的新供应链联盟,会不会威胁到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

另外,素有末日博士称呼的Nouriel Roubini,他警告说:美元的“武器化”将会加速丧失美国霸权的地位。

一切有待我们的观察与验证。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