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竞争蔓延台商,要选边站?全球最大机壳厂商卖给大陆!


美中毛衣战从2018年3月开打以来,到了今天,除了军事战争以及美元结算的金融战之外,几乎可以说是全面性的开打。

同时美中的战火已经蔓延到台湾厂商,台商供应链将要何去何从?是不是要选边站?

NO.1

/ 可成科技困境 /

昨天的消息,全球最大的手机金属机壳厂商可成科技,把在大陆的两个厂卖给了大陆厂商蓝思科技,这两个厂都是可成间接投资的公司所有,一个是可胜科技,另一个是可利科技,都在江苏泰州。

可成预计要在今年年底之前,把这两个厂的所有股权完成交割程序,总金额是14.27亿美元,并且是现金交易。

从这里可以看到大陆买家的企图心,由于这两个厂佔了可成总营收的40%,把这两个厂卖掉,等于是可成从此退出苹果手机iPhone的供应链。

可成是全球金属机壳大厂,是苹果供应链的重要一环,为什么在这时候把两个厂给卖掉呢?

我们要知道,想要打入苹果供应链的厂商很多,都在排队地等着,许多厂商可是挤破了头想要成为苹果供应链的一员,但是今天的可成却是要放弃苹果的大笔订单。

十多年前的时候,苹果触碰式iPhone手机问世,当时台湾的代工生产商流行一句话,往后的全球手机产业只有两种,一个是苹果家族,另一个是非苹果家族。

这句话不只是电子科技产业界这么说,台湾的投资市场,也就是股票市场也是这么说,因为只要哪一家厂商得到了苹果的订单,大家就赶紧去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只要是拿到了苹果订单就是营收的保证,也是股价上涨的保证。

按照可成的说法,有三个理由卖掉这两个厂:

第一,国际贸易环境改变了;

第二,客户的策略也转变了;

第三,供应链价格竞争加剧。

我们细看这三个理由其实都跟美中毛衣战相关连,也和红色供应链崛起相关,所谓的红色供应链,是指大陆的厂商的崛起渐渐取代了,或者是威胁到台湾厂商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

 国际贸易环境改变了 

第一个,可成说国际贸易环境改变了,国际贸易环境改变在哪里呢?

其实就是美中毛衣战,然后演变到今天的美中双方在经济,还有科技领域上的各个层面的针锋相对。

当然啦,是美国挑的头,因为是美国对中国发起毛衣战,制裁中国的公司,也让全世界选要边站。

可成身为供应链的一环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可成所面临的困境和昨天文章说的鸿海差不多,这里就不重复说了。

 客户的策略转变了 

 供应链价格竞争加剧 

我们再来看可成的第二条和第三条理由。

客户的策略转变,供应链价格竞争加剧,基本上这两个理由是一样的,都是指向价格。

大家可能以为说,加入苹果的供应链就是吃香喝辣,但是没那么容易,苹果订单虽然量很大,但是毛利率很低,现在如果要把生产线搬出来,那么谁来出这个搬迁费用?美国可不会帮你出钱。

前一阵子,美国政府说,如果在中国的美国企业要搬回美国的话,那么美国政府可以帮忙出搬迁费用,或者说所有的搬迁费用可以百分之百的抵税,但是这个说法并不包括把工厂搬到其他的国家。

可成如果要把生产线搬出中国的话,还会面临第二个困难,不要以为现在美中毛衣战打得正激烈,但是如果过了几年,美中双方谈妥了双方和解了,那么搬迁出去的工厂怎么办?

到那时候可成得要同时维护两条生产线,而且这两条生产线是在不同的国家。

其实许多的台湾厂商赚的就是生产管理财,也就是说除了技术之外,台湾厂商靠着优异的生产管理来增强竞争力获得订单,但是把工厂从中国搬迁出来,会增加生产管理的困难。

另外可成还要面对第三个挑战,这第三个挑战才是最棘手的,那就是价格和成本的问题,也就是可成董事长所说的第二个和第三个理由。

可成虽然是苹果供应链的一个重要环节,但是可成并没有价格话语权,在对苹果的报价上可成缺乏价格弹性,所以工厂的搬迁成本以及两条生产线的管理成本,都得要可成自己来承担。

同时,可成还要面对我们大陆厂商的竞争,如果可成在大陆没有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那也就罢了,但是如果有很强的竞争对手那就不一样了。

因为搬迁出去的工厂,如果生产效率比较低的话,那么会拉低整个公司的利润率,同时在大陆的生产线在面对大陆市场的时候,也可能面临缺乏规模效益的问题,因为原来生产的规模缩小了。

主要的问题是,中国大陆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也是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市场,相关的生产商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才会有竞争力。

NO.2

/ 市场竞争是核心 /

所以整个问题的核心又回到了“市场问题”

也就是说,如果可成跟着鸿海把生产线搬迁到越南或者是印度,是因为印度和越南的生产成本比较低廉的话,那就是符合市场原则,但是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违反了市场原则。

如果可成有定价权,那没问题,反正是随可成报价,但是如果没有定价权,又面临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在这种情况之下违反了市场原则,那就是个问题了,会被竞争对手给压下去。

厂商要把生产线搬出中国,必须要符合生产成本,要不然就是在价格上必须要能够反映成本,如果生产线搬出去报价还是一样,那就亏了。

但同时,搬出去的生产线还得要面临产品回销中国市场的风险,也就是面临中国的关税,必须要面对那些选择留在中国的同业竞争,因为搬出去的成本是一时的,但是长期的经营成本,能不能够面对市场上的竞争,这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可成就是一个缩影,几乎是所有台商的缩影,可成所面临的难题其他台商也同样会面临到,不要看鸿海现在看起来风光,鸿海把生产线搬出中国境外,应该是获得了苹果的订单保证,但是其他的厂商就不一定了。

因为美国国内的消费市场在全球的占比不到30%,美国不可能保证所有厂商的订单,所以不管是台商也好,或者是其他的跨国企业,都得要自己面对市场问题。

以苹果公司为例,苹果也不可能完全负担鸿海和可成搬迁生产线的费用。

另外一个现实问题是,苹果完全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把订单转给其他的厂商,比如说苹果最近就把一些订单给了立讯,而不是交给鸿海的富士康。

另外一个问题是,这两年来,台湾厂商都非常担心红色供应链,也就是说大陆厂商崛起威胁到台湾厂商在手机、电脑 等,这些相关电子产品在全球的供应链地位,红色供应链这是台湾对大陆厂商的称呼。

今年7月17日,同样也是iPhone的代工厂商纬创公司,宣布将旗下苏州组装厂纬新资通、还有江苏的纬创投资,卖给了大陆的立讯,交易金额是33亿人民币,这个消息再度震撼了台湾的业界。

那时候台湾的新闻界都在说,红色供应链正在侵吞台商供应链。

其实也不用说的那么严重,这就是供应链的整合,因为纬创把在中国的生产线卖给立讯之后,过了五天纬创宣布,要以30亿人民币,这几乎是卖厂的相同金额,投资、入股立讯。

总结来说,美国要和中国脱钩,同时中国也在积极应对美国的脱钩,在美中脱钩的情况下,台商供应链已经事实上地被卷入这一场美中脱钩大战,逃也逃不了,躲也躲不开。

另外一方面,所谓的苹果供应链,生产线的买卖,或者是供应链的整合,背后都多多少少有苹果的影子、

我们可以从苹果公司在背后的动作来看,苹果其实并没有放弃在中国的供应链,毕竟中国市场非常的庞大,同时,中国的供应链有着非常好的生产效益。

目前,中美两国的消费市场规模差是不多大,是全球最大的两个消费市场,所以美国要和中国脱钩,会让许多的厂商伤透了脑筋。

但是不管情势发展如何,长期来看都得要回归市场的本质,美国如果执意要和中国脱钩,就必须要承担比较高的价格,一直到在中国境外的生产供应链达到规模效益为止,具备与中国有同样的竞争力为止。

中国方面,则要持续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市场规模,当市场份额够大的时候,那么美国脱不脱勾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是台湾的厂商,还必须要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要面对大陆厂商的崛起和台商竞争,另外一个,还真的是选边站的问题。

我们举台积电做例子,台积电在美国对华为的新封锁规定之下不能够帮华为代工生产芯片,在这种情况之下大陆对台商也产生了不信任感,大陆也因此要积极地培植自己的厂商,培植自己的供应链。

大陆厂商跟台商比起来,会有一些其他的优势,比如说大陆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或者是补助,这样可以降低大陆厂商的成本负担,这是台商普遍担心的情况。

台商、大陆厂商的竞争态势未来发展如何?能不能够走向整合的道路?还是说台商与大陆厂商走向完全竞争?

新冠疫情在全球流行,让全球的经济添加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而全球许多的国家也走入了经济衰退。

美国总统选举过后,股市会涨还是会跌?美中大国竞争会走入什么样的趋势?这些问题我们后说。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