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忧被踢出美元结算,除了实行数字货币,其实还有这些方法应对

美中关系持续紧张,两国的气氛已经是大不相同,而美国对中国可以说是步步紧逼,频频出招。

现在的中美态势,除了军事战争之外,几乎是什么样的争斗都有了。

但是美国还有一招,就是把中国踢出美元结算系统之外,让中国无法使用到美元,无法用美元做国际贸易支付和结算,把中国彻底孤立,彻底脱钩,会不会有这么一天呢?

有人说会,也有人说不会。

眼看着美国步步紧逼,一个接一个的制裁和封锁,这个担忧不是无的放矢,再加上俄罗斯的前车之鉴,美国也制裁了一些俄罗斯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所以这不是不可能。

今天要谈的的是,中国能不能够摆脱对美元的依赖?

还有,中国会不会被美国彻底孤立,被隔绝在国际社会之外?

NO.1

/ 中国可能的应对 /

其实上层都在认真面对在未来某个时间点中国会无法进行美元结算,甚至于美国会冻结、没收中国所持有的美国的国库债卷,目前这个金额是将近1.1万亿美元。

这最坏的一天可能会来临,现在看来我们做了两个预备。

一是加紧扩大人民币在国际上的支付;

二是加强数字货币的推展。

具体有可能这样操作——

 使用其他货币进行国际支付 

第一,有关扩大人民币在国际上的支付,也就是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和结算,其实不只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还要扩大使用其他国际主流货币的支付,比如说欧元的支付和结算。

因为人民币跨境支付需要时间,不可能那么快,也需要其他国家的配合,但是中国可以同时进行使用欧元或者是其他货币来进行国际支付。

 扩大与贸易对手国的货币互换协议   

第二,要加紧步伐,扩大与贸易对手国的货币互换协议,这是最快速的方法。

打个比方,只要两国之间有了货币互换协议,我们说一千亿美元吧,那么双方就比较容易随时扩大金额,或者是延长双方的协议,只要两国有彼此贸易的需求,就不怕不能够使用美元。

如果没有这货币互换协议的话,那就比较麻烦啦,到时候得要临时协商,恐怕是缓不济急。

根据我们最新的资料,中国已经和39个国家签订了双方的货币互换协议,总金额也达到了3.47万亿 人民币,成为了世界上 最大的货币互换使用货币。

但是3.47万亿人民币,差不多是5000亿美元的规模,远远不够中国对外贸易的需要,但是好处是只要有货币互换协议在,就比较容易扩大规模,因为中国还是世界的工厂,世界还是需要中国的货物,比如说中国制造的口罩、医疗用品和设备。

所以重点不是在货币互换协议的金额,而是尽可能的,中国与更多的国家签订双边的 货币互换协议,这是第二点。

 扩大一带一路经济整合 

 第三,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货币互换以及人民币跨境支付都还算相当成功,但是既然要面对美国切断美元结算的后果,更要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整合。

而且还要涵盖金融货币的整合,包括跨境支付和结算,可以和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搞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绕过美元结算系统,绕过SWIFT。

另外,还要扩大对外投资,主要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还有 RCEP的国家,比如说东南亚的国家,并且是以人民币来投资。

现在全球资金匮乏,尤其是疫情流行之后,大多数的国家都陷入了经济衰退,缺乏资金来重振经济。

有了投资之后,就是有了情面,如果在这时候提议相关的国家 和中国进行跨境人民币支付,或者是双方货币互换,都会比较容易一些。

当然,中国对外投资,不会只限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计划中的RCEP国家,只要是欢迎中国资金的都应该是在考虑范围内。

但是资金也是有限制的,所以要投资的对象是由近而远,所谓的由近而远不是地理位置上远近的近,而是关系的疏远程度。

坦白说,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并不容易,一方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时间短才不过这十年的功夫,在一方面人民币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够自由地兑换,这是一个很大的弱点。

全球前五大货币储备,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 第五个是人民币,除了人民币之外没有一个不是自由流通的货币。

2020年3月为止,也就是五个月前,美元在国际贸易上的结算比例份额高达 44%,第二名的欧元是31%,人民币在2020年2月在国际上的支付是2.11%,人民币和美元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小,差距太大了!

还好在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人民币成功地进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篮子货币的特别提款权 (SDR) 中,世界各国开始有了更多的人民币储备。

今年2020年第一季度,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的份额 超过了2%,这是一个长足的进步,和人民币支付的比例 2.11%相当,但是还是远远不够。

2018年中国在全球贸易所占的比例是11.75%,将近12%,这和人民币支付2.11%的比例有将近6倍的差距,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增加人民币支付比例 

 除了上面说的三点,还有一个办法。

中国可能要开始尝试要求贸易对手国增加人民币支付的比例,比如说稀土元素、锂电池的出口等。

这些都是中国的强势产品, 可以从中国的强势产品着手。

 交易要求用人民币来支付  

另外还有一个方法,如果世界上某种产品中国是国际上的大买家的话,这包括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农产品、以及各种的大宗商品,也可以要求用人民币来支付,至少可以用非美元来支付, 比如说用欧元。

再退而求其次是,可以要求两国的货币互换,这是第四个重点。

在几个月前,中国和澳大利亚、巴西,这两个全球最大的铁矿砂生产国实施了区块链数字货币的交易,中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推动数字货币。

NO.2

/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

接着有一个重点,美国如果真的与中国打金融战,把中国踢出美元结算系统,这会是两国真正的战争,只是没有使用军事武器而已。

美国媒体方面早就在去年2019年的时候说,美国的金融制裁是一个核子选项Nuclear Option,它的威力和核子弹一样。

既然是战争,双方都会有所损伤,美国的财经界也曾经分析过,一旦美国对中国金融制裁,中美双方都会有很大的损失,美国华尔街也不乐意见到这种情况出现。

那么一个有趣的议题是,如果美国真的对中国金融制裁,导致双方都有损伤,在这种情况之下到底是谁占了便宜,是谁从美中两强相斗中获利?

我们来看历史,南宋和北方的金国对峙了152年,谁都没有办法吃掉对方。
结果是什么呢?

最后的结果是,由北方新兴的蒙古族先灭掉了北方的金国,然后再灭掉南宋,一统江山。

美中两强相争,如果其中的一方打赢了也就算了,但是如果是两败俱伤的话,最后的得利会是俄罗斯、日本以及欧盟,这一点是美中双方都要考虑的,尤其是美国,因为美国是主动发起进攻的一方,美国掌握着主动权。

NO.3

/ 特朗普政府的考量 /

现在我们来谈谈美国的部分。

七月初的时候,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立法,这项法案将会制那些与中国官员进行业务往来的中国银行,因为这些官员参与了香港国安法的制定。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一直没有实施这项法案,如果特朗普政府根据国会所通过的法案实施制裁的话,受到影响的会包括中国四大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还有国营的保险监管机构以及租赁公司。

这些银行、保险和租赁公司,对外所经营的美元业务就已经涵盖了全中国美元业务的50%,打击面就已经很广了。

当然啦,美国也可以选择制裁香港的银行,但是香港最大的银行是汇丰银行,打击香港汇丰银行那等于是打击香港和英国。

另外,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仅次于纽约和伦敦,同时香港也是全球最大的美元交易中心之一,如果美国把香港踢出SWIFT 美元外汇交易系统,会伤害香港的美元联系汇率。

一旦香港的美元交易中心地位受到损伤,必然会迫使其他与香港有贸易金融往来的国家,采用非美元的交易,不要忘记香港也是人民币境外交易中心之一,这也势必会影响美元在全球的支付结算地位。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一个多月过去了,特朗普政府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要对中国金融制裁的原因。

但是这并不表示说在未来特朗普不会这样做。

特朗普也可以选择用渐进的方式,先选择一、两家中国的银行,然后再慢慢扩大到其他的银行,但是这样做的效益不大,因为其他的银行完全可以接这一、两家银行的美元业务。

另外特朗普也不可能限制某个国家,禁止这个国家和中国用美元贸易支付,所以所谓渐进的方式或者是切割的方式,都有技术上的困难。

现在距离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只有75天的时间, 希望这75天的时间里,所谓的美中金融战、美中军事战争都不要发生。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