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的救命稻草,要拖中国下水?美国鹰派的最后机会

大家好我是小美,今天我们继续来聊美中争斗M擦。

美中之间的争斗,会不会从互相关闭领事馆以来的 “冷战对立”转变成一场真正的热战?

尤其是美国总统选举的因素,美中热战变成了一个议题。

有关美中发生战争的议题,这几天有不少人提了出警告。

我们看看国外的部分。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8月3日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

陆克文提出警告说,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中美之间的危机不仅仅是新冷战,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热战”。

陆克文所用的理由是:美中都同时面对国内巨大的“Z治”压力,所以在未来三个月,中美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的风险 “特别高”。

无独有偶,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他在上星期三的时候说,他的政府在上个月的国防政策更新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当时他宣布了1900亿美元的新增开支来提高澳大利亚的作战能力,包括配备了 ”远程导弹“。

远程导弹干嘛用的呢?当然是用来对付我们,才需要远程导弹。

所以澳大利亚前后两任的总理都认同美中可能发生战争的观点,都提出了要为此做准备。

特朗普在美国国内面临总统选举的压力是显而易见啦,特朗普的民调大幅落后给竞争对手Joe Biden,目前两人的差距根据8月9日的民调是7.8%。

根据过去的经验,美国总统选举如果民调差距在7%或以上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翻盘。

NO.1

/ 特朗普政府的自我拯救 /

在这么大的差距下,特朗普有没有打赢选战的可能性呢?

打赢选战的方法

第一个是新冠病毒的疫苗。

如果疫苗能够在10月的时候出来,对与特朗普的选情会有很大的帮助。

根据之前世界顶级科研机构的说法,疫苗的开发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

如果真的在10月的时候有疫苗可以使用,那么特朗普可以向美国民众说这都是他的功劳,是因为他非常重视疫情于是他想尽了办法极力协调之后,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开发出疫苗来保住美国人的生命。

第二个方法,藉由外部的刺激来拉抬选情。

小美借用2016年,就是上一次美国总统大选的经验来解说,这是美国总统选举的经典战役。

2016年特朗普对阵希拉里.克林顿,那时候希拉里的民调也是领先特朗普,差距保持在4~6%之间,那么特朗普后来是怎么赢的呢?

我们来看看当初的选战是怎么打的。

特朗普的民调一直落后,于是他想要在电视辩论的时候能够力压希拉里把差距给缩小,因为特朗普在党内初选的时候,就是靠着他雄辩滔滔还有强大的煽动力一路打赢初选脱颖而出。

但是希拉里也是个辩论高手,希拉里在大学的时候与夫婿比尔.克林顿都是杰出人物,能说善道,所以在十月的电视辩论之后,两人的差距又再度拉大,回到6%的差距。

两人的差距在9月份的时候缩小了,但是在10月的电视辩论之后又再度扩大。

就在10月28日,距离投票日还有11天的时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局长 Comey (柯美)重新启动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这个消息经过新闻媒体的报导之后,希拉里的民调就立刻下跌,领先的幅度掉到2%,这已经是在民调误差范围之内了。

希拉里的电邮门是指希拉里在国务卿任内,用自己的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来进行官方通信,这违反了官方保密原则。

然后在11月6日,也就是投票日的前两天,联邦调查局又决定,证据不足要停止调查,也不会起诉希拉里,希拉里的民调就因此回升了一些,两人的民调差距又拉到了4%,这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变化。

我们暂且排除所谓的阴谋论,就只单纯地看两个人的选情的变化。

最后特朗普获得了多数选举人票,因此赢得了选举,但是在总票数上特朗普输了286万票,换算成百分比特朗普输了 2.1%。

有人说民调结果不准,尤其是这一次的总统选举。但其实民调并非不准确,美国的选举民意调查跟各国比起来还是非常专业的,问题是出在哪里呢?

问题是出在投票日的前一天,许多的美国新闻媒体包括了电视,都纷纷的预测希拉里会赢得选举,那是美国媒体的问题,因为在美国多数的媒体是支持民主党的,尤其是在总统选举的时候。

所以从这一次的经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推论,特朗普需要再一次类似希拉里电邮门的事件来拉抬选情。

刚刚说的是美国总统选举的分析和推理。

那么谁,或者是什么事件最能够刺激拉抬特朗普的选情呢? 

当然是中国因素!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打中国牌就成了历次美国总统选举的必然议题,没有一次例外,选举双方都在比谁对中国更为强硬。

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强硬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到目前为止美国对中国已经够强硬了。

毛衣战、芯片极限封锁、关闭领事馆、禁止 TikTok、封杀微信,几乎已经不能够再强硬了。

NO.2

/ 想凶狠起来的特朗普政府 /

所以除了强硬之外,还要凶狠。

要凶狠有两个办法

一个是打金融战。

把中国给踢出美元交易系统,踢出了SWIFT之外,但是这样的风险太大了,至少在疫情流行之下美国还需要和中国贸易,需要中国的货物,需要中国的医疗用品和药品。

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发生一场和中国的军事冲突,一场可以控制范围的冲突。

我们推理到这里,美中双方在选举之前会发生军事冲突的确有其合理性。

现在再来推演一下,什么样的冲突最为可行?

要发动战争必须要有合理性,也就是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尤其是大国之间不可能说打就打,最好是一场意外的冲突,一场看不出人为刻意的冲突,比如说军舰相撞,或者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为了自我防卫发射一、两枚飞弹。

那么冲突的可能地点会在哪里呢?

最有可能的冲突地点是在南海、东海、和台湾海峡。

东海发生冲突的机会比较小,这十年来中日冲突最激烈的时候,是在日本搞钓鱼台国有化之后,那是在2012年。

紧接着中国在2013年11月宣布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两、三年中日双方的关系就一直都很紧张。

日本是声色俱厉,但是从来就没有想要跟中国打仗,日本并不傻。

上星期传出了美国卫生部长将会访问台湾,这会是1979年以来美国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官员。

台湾海峡在未来肯定会是美中冲突的热点之一,但是台湾政府也不傻,知道自己的军力不行,所以在台湾海峡冲突的可能性就很低,除非是美军主动挑起战争。

接下来就是南海了,由于美军时常在南海自由航行,美国和中国的军舰时常在南海对峙。

南海会是这意外冲突的最佳地点,其次才是台湾海峡。

这意外冲突可以这样想象——

一次意外的军舰相撞,或是被迫的防卫开了火,然后双方都严厉指责对方,说是对方的错,是对方挑衅。

美国这边开始动员国内舆论,总统发表演说,调动军队派遣飞机、航空母舰舰队以及潜水艇开往出事地点,然后再动员日、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马仔来扩大声势。

美中双方的空中侦察机、反潜飞机不时地出现在相关海域空中,双方气氛紧张大有剑拔弩张的态势,然后特朗普在美国国内高呼团结,开始与我们斡旋、谈判,装模作样来解决两国的纷争。

通常美国在遇到战争或是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美国人民会支持政府支持总统来应对危机,这是一个传统。

这时候特朗普成功地团结美国人民,紧接着就是投票日子来临。

这个剧本呢,当然只是我们的推想、预测,我们也并不希望美中会发生战争。

金C荣提起美中关系的时候,也是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所以中国在这段时期也会尽量避免冲突,免得落入圈套中了特朗普的计。

但是中国就算有心避免,并不保证美中冲突不会发生,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对全球来说都值得警惕。

其实特朗普也不想打仗,特朗普是生意人出身,生意人是算得精。

2019年伊朗打下美国无人机,本来美国是要立刻轰炸伊朗强力报复,但是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喊停,避免了一场军事冲突。

2018年4月,美、英、法三国利用海空导弹空袭叙利亚,但是没有派遣地面部队只是单纯的空袭。

今年1月3日,美国导弹袭击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

这40年来美国历任总统所采取的军事行动,还有军事行动的强度,特朗普算是最少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美中会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另外,美国允许通讯投票,如果在这之前已经投票的话,那这些投出去的票就不可能改变了。

最后有一点要跟各位说明的,特朗普对华政策肯定是一个强硬派,但是他不是战争上的强硬派,而是经济上的强硬派。

但是,美国国内肯定还有更鹰派的人物!

如果他们认为特朗普连任的机会不大,就可能会建议采取更激进的行动,在这种情况之下美中冲突的机会会增高,因为这有可能是鹰派的最后机会。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