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变成中小企业的夺命刀,银行每天都躺赢

今天是枯燥的周一,我们来聊一下金融是怎样变成中小企业的夺命刀的。

最近有媒体报道说各大银行普遍都在降薪,幅度从10%到30%,有的银行即便没有在明面上降薪但是用取消年终奖、取消福利等各种方式变相降薪,有的员工到手的工资只有千元左右,这种逼近各地低保线的收入引发了很多员工的吐槽。

今年的经济受疫情影响很大,一季度GDP增速为负的6.8%,但是银行业却增长了5.6%,企业们一片哀嚎的一季度,商业银行们净利润突破了6000亿元。

银行真的是太赚钱了,这种不顾周期、旱涝保丰收的盈利能力让大家意见很大。

6月中旬的国WY常务会议上直接要求金融系统向社会让利15000亿,在金融行业的这些公司里,保险公司没有降薪空间,证券公司你敢降薪人马上跑光,信托公司的人主要靠项目提成,看下去呢,就剩下银行了。

让利呢,首先就体现在了员工的收入层面。

四大国有银行首先站出来回应没有统一的降薪安排,但是银行员工可不是这么说的,有人实名指出,自己的领导为什么不降薪,比如中信银行的人均薪酬一直是傲视群雄的。

2017年该行的人均薪资是48.48万元全行业第一,到了2018年中信银行创造了近5年的最高净利润增速,但是人均的薪酬却下降了14%。

NO.1

/ 银行为什么这么赚钱 /

近些年商业银行借助房地产的兴起收获了大把的利润。

再一个呢,伴随着中国M2的扩大,银行的获利也越来越多,2010年的时候我们的M2大概只有20万亿,到了今年已经超过200万亿了,当前中国的M2已经超过美国了,想不赚钱都难。

类似于4万亿的这种大市政建设兴起,市政贷款是靠的政府信用,这成为了银行毫无风险包赚不赔的好生意。

同时,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也成为了商业银行利润的新通道。

NO.2

/ 金融已经变味了 /

那么银行这么赚钱了,对于中小企业有什么影响呢?

金融的起源是大家凑钱发展实体经济满足人们的各种物质精神需求,然后演变出了各种各样的风险防控和利益分配机制。

现在的金融已经变味了,成为人和人之间价格博弈的赌场,你赌涨,我赌跌,一把定生死。

从银行的贷款来看分为两种

一是借给地方融资平台,这一块的本金收不回来,只能续贷。

二是可以收回的民企贷款,不还钱直接封厂移送公安机关。

如果减少贷款总额肯定是对民企抽贷,民企借钱主要是买设备建厂房,资金压死了。

银行哄着民企去借高利贷还给银行,民企受骗后高利贷无力偿还跑路了。

比如09年的时候,温州的各个银行天天主动到企业给贷款,服务态度之好是你无法想象的,但是两年之后,当企业把钱买了设备刚刚投产,银行立即翻脸不认人,逼债抽贷,搞垮了一大批温州企业。

NO.3

/ 大中小企业的区别对待 /

银行贷款给大国企30亿,如果逾期收不回银行行长毫无压力,转个手续费续贷就是了,如果贷款给小私企50万元收不回来,银行急得立马跳脚,马上起诉到法院,要求查封小私企的财产,这种歧视已经蔓延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就连在校大学生都鄙视小私企,认为去小私企上班是件丢人的事。

所以现在中国的贷款结构严重扭曲,有能力还本付息的得不到贷款,得到贷款的基本是不打算还账的,根本原因是法院执行艰难,信用成本太高了。

银行偏向大国企,信用建设不是经济问题,银行不厌恶小企业,而是厌恶法院执行难,如果债权执行很顺利银行就愿意贷款,比如房贷。

现在银行也只能放弃小企业了,执行难的原因很多,但是主要有两条:政府信用和私资无处查。

政府信用,有的市政工程没钱就开工,建完就赖账,小老板根本拿不到工程款,告也没用,银行不敢贷款给小老板。

私人财产,由于各行各业的科长拒绝联网,法院也查不到,这就给一些烂货有机可乘了。

于是银行一视同仁,对于所有小企业都开始鄙视,这种环境很难改变,大银行的思维是这样的,贷给国企能不能还债与我无关,上面会搞定的,贷给私企就是坏账了,直接会被撤职去讨债。

贷给私企是因为有硬性指标,没办法才干的,还要求必须有房产做抵押。

你说这种环境下私企怎么可能做得起来,小老板去银行贷款,按照正常的贷款利率是不可能的,哪怕你把房产证给他做抵押,银行也不干,银行反而会给你推荐100万元的信用卡,利息成本是12%到14%,但是实际的使用还有很多麻烦事。

信用卡的刑事责任较重,所以银行就靠这个来玩,现在市政建设的资金需求无穷无尽,银行根本不必担心贷不出去,银行唯一考虑的就是多拉存款,然后多贷给国企,中间吃个6%左右的差价,毫无顾虑,舒服啊。

怪不得小餐馆放开了,银行死活不放开,这就是利益。

正经企业能够接受一年贷款的利息不超过5%,超过一分,偶尔周转一下,超过一年就是赌博。

现在银行因为有国有城投公司和国资企业两大客户,根本不担心贷不出去,所以中小企业的贷款成本一般是超过10%的,很多普通的企业明知道是个坑,但是赌今后的市场好转而咬牙签字。

某些小企业向银行申请800万元的贷款,采取了抵押的方式,先让担保包了2%,这就是16万,申请授信的时候先给银行400的存款贴现费用19.2万,索性授信额度下来了,贷款利率12%,年利息96万,最后算账成本是16%。

各地区的城投公司凭借国资身份无休无止地借新还旧,甚至是贷款还利息,离谱吧,所以某些市场主体根本不在乎利率,这就导致了中国的贷款利率已经高得匪夷所思了,民企根本无力竞争。

今后大部分民企的合理做法有,一是小投入作坊化、地摊化;二是背靠国资,做高利润的关系生意。

实体经济缺钱原因是没有利润,现在的中小企业银行贷款的实际成本,高的能够达到15%左右,企业基本就是杨白劳,一旦有利润,亲戚朋友十里八乡的资金自动就会聚集而来。

如果是硬压,银行贷款去支持实体经济只能有一时的效果,有形的手一松银行就会立即反过来找中小企业抽贷,进一步加速中小企业的破产。

NO.4

/ 让银行回归实体 /

不提高民营经济的利润率,货币空转不可避免。

一方面,一旦出现某个高利润的行业领域立刻就会被国企吞并或者被国企击垮,国进民退,国进的都是高利润率的领域,想依靠几个红头文件几句口号就让货币进入实体经济难度非常大。

不让银行玩资金游戏了,但是资金也不会进入普通的实体经济,因为实体企业的小老板绞尽脑汁忙了半天,承担了有可能家破人亡的风险,最后发现只不过是交了房租和灰色成本,自己根本不赚钱,还不如存银行的定期。

如果真的出现钱荒,首先倒下的是绝大部分的中小实体经济,因为他们最弱势,抢贷款的时候抢不过国企房企,这就和政策的初衷完全背离了,如果出现流动性盛宴中小企业还能够得到点残羹冷炙,中小企业和国企房企完全是两个级别的对手,放在一起厮打抢贷款结果可想而知。

这就是现实,所以呢,必须遏制国企和房企的过分盈利,让一部分的利润给中小企业资金才有可能进入实体经济。

民企打着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幌子要求设立民营银行,实际谋求的是金融机构的特权以及自己融资的方便,市场经济下的银行盈利是很艰辛的,现在搞得好像是抢到银行牌照就像是赚到了钞票。

新建一到两个民营银行,除了参与者本人幸运地拿到了批文以外,实际银行的运营和其他银行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事实上加上了城商银行、农商银行等,中国的银行太少了,再增加几个呢也不过如此。

关键是不能让国企房企太赚钱,银行自然就回归了实体,实体企业效益差,为了保就业和开工率就要增发货币大拆大建,增发的货币层层转手,最后剩下的部分变成了钢材、水泥材料款和建筑工资,资金到此为止不再循环。

最后的结果是,社会上多了一条高速公路,多出来几十亿静止的钞票,那些多出来的无处可去的钞票会流向哪里呢,你用脚趾头想一想吧。

中小企业给银行付高价也都拿不到贷款,你还指望银行给中小企业便宜贷款,莫名其妙。

实际是地方城建公司,高铁公司都能够拿到便宜的贷款,有几个中小企业能够拿到低于7折利息的贷款?你公示一下看看。

国企修地铁也不太考虑还债问题,所以对利息也是无所谓。

这样搞,中小企业哪里还有机会拿到低利息的贷款,中小微企业到最后都会沦为那些银行和放贷人的盘中餐。

货币大增长,实体经济还有机会喝点汤,如果不印,一般靠技术吃饭的企业是没有能力和房地产地方政府争夺信贷资源的,最后实体经济就会越来越低端、恶劣。

中小企业集体悲剧主要责任是,央行的贷款政策朝三暮四,要么乱放水,要么狠抽贷,极冷极热,中小企业都快被玩死了。

那么多的小老板死的死跑的跑,原因很简单,银行对于小老板的所有贷款必须是私产抵押,变成了无限责任。

如果小老板生意失败就是这个下场,国企领导拿着上千万的工资贷款无数,从来没有私产抵押一说。

金融政策时宽时紧,宏观调控来无影去无踪,这种大环境下中小企业只能干一些短平快的项目,一年有利益,两年回本,三年赚钱,否则就没人玩。

投入大回本慢,一旦贷款收紧直接去死。

而基建楼市是不考虑制造成本的,小微企业再精打细算,遇上不考虑成本的竞争对手,看看人工工资、原材料、交通成本,哪还有出路。

所以呢,现在对小企业加大贷款作用很小,在房地产无法破局的情况下,已经发展了三十多年的传统行业,企业好坏已经可以分得出来了。

现在银行应该尽可能挖掘出有潜力的优质企业重点扶持,对于新兴行业的小企业,还是要继续进行扶持的。

关于中小企业的融资,你有什么想说的呢?可以在后台给小美留言,交流一下。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