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十而已》太太圈爱马仕包,看有闲阶级炫耀性消费,最有代表性的原来是它


这段时间电视剧《三十而已》热播话题不断,其中有一张照片流传非常广,那就是太太圈人手一个爱马仕在一块合影。

借这个机会,我们今天就来聊一下有闲阶级的炫耀性消费。

电视剧中的场面是这样的,主角顾佳背着一个香奈儿的2.55限量徽章款来参加活动,这个包其实也不算便宜了,大概是人民币五、六万元。

但是在合影的时间旁边的太太们人手一只爱马仕,最低价也要15万以上,站C位的太太据说是个喜马拉雅限量款价值在200万以上,看到这个场面顾佳在合影的时间没好意思把自己的包露出来,放在了身后,而最终太太圈在发合照的时间把她从图中悄悄裁了出去。

后来为了融入太太圈,她就去买了一只鸵鸟皮的限量款Kelly,便成功出现在了下一次的合影当中,这种奢侈品的包包就是典型的炫耀性的消费。

美国是第一个由新移民组成的国家,他们拥有了小型的农场和实业,而在古老的欧洲社会被划分为贵族、富裕的实业家和穷苦大众。

随着美国工业的发展,小公司逐渐变为巨头的公司,企业主呢,也积累了巨额的财富,一些人过上了奢侈阔绰的生活,远远超过了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

凡勃伦在他的著作《有闲阶级论》一书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人们并不是通过理性的计算来决定购买的行为和消磨时光的方式,人毕竟是一种社会的动物,你还必须了解到人们在社会当中所塑造的本能和习惯,这样才能真正理解他们的选择。

我们消费的时间并非是一个完全理性的人,有时候是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而消费,就像顾佳买这个包一样,她可能也是出于喜欢而购买它,但是在购买的过程当中也要考虑到周围的人对她的评价,你难道会去购买自己喜欢但是被他人嘲笑的衣服吗?

在早期的社会当中,人们拥有足够的权力就可以不用工作而获得他人的认可,在历史上的某些阶段,随着人们越来越善于耕种和制造产生了商品的盈余,这些盈余使得神职人员、武士、国王不用劳作他们就可以享受到那些珍贵的头饰、镶有宝石的剑来为他们带来荣耀,普通的工作被视为一文不值。

凡勃伦告诉我们,一些波利尼亚的首领已经习惯了让奴隶为其事事代劳,以至于他们宁可挨饿也不愿意自己将食物从盘子送到嘴里。

在美国的经济中,他也观察到了同样的本能。

暴发户的阶层以股票的利益为生,他们不需要任何付出就可以继承大笔的遗产,他们通过炫富来获得社会的肯定,参加一些休闲的活动和购买奢侈品,并且不需要工作。

凡勃伦将富人购买豪宅、皮草和去全球度假等等行为称作炫耀性消费,并且称获得特权的少数人为“有闲阶级”。

有闲阶级的男士们穿着燕尾服和丝绸领结以显示他们不从事任何制造工作,比如说耕地或者驾驶车辆,他们的穿着因此比农民朴素的尼龙衬衣更为漂亮。

为了彰显自己从来没有削过土豆或者擦过窗户,有闲阶级的女士们的衣服需要设计得尤为不适合日常的穿着,她们对那些裙子如此迷恋的原因在于它们的昂贵以及他们对穿着者每一个转身的束缚。

在极端的时候,引人注目的需求,意味着当一件丝绸连衣裙的价格提升之后,购买的需求反而会随之上扬而非下跌,高价位意味着买得起的人变少,这时候连衣裙成为了炫耀地位最好的方式,于是有钱人便想拥有它。

这也就是各种奢侈品所存在的理由,价格越高越能彰显出老子的身份。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例子就是上层社会,他们的社会等级越高,一般车道也会越长,长而曲折的车道要比长而直的车道更为气派,那些蜿蜒的车道占地更多,但是并没有什么实用的价值,按照“不实用准则”,最有档次的车道是在平坦的路面上拐来拐去的车道,因为平坦的路面其实本来并不需要迂回,这样做呢,反而体现了主人社会地位的高贵,曲折车道的功能就是为了炫耀和卖弄。

不光光是车道的样式,车道的路面材料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中产阶级的车道中用色调暗淡的砾石铺就,给人印象最深沥青路面就不够档次,因为太经济实用了,砺石优于沥青并非由于它是自然材料而是由于石子必须经常更换,这就要花费更多而且增添更多的麻烦带来诸多的不便,经常花掉可以不花的钱,无可置疑的是社会地位的象征。

凡勃伦认为,炫耀阶级的消费会扩散到那些想成为富人的较低的社会层级中,中间阶层的人也会购买奢侈品,中间阶层的人购买象牙的手柄和勺子并非为了改善勺子的功能性,而是为了让他们在朋友面前更有面子,即便是最底层的穷人也可能为了保住最后一个花瓶或者项链而忍受饥饿。

其实这种情况在现实当中随处可见,比如说本来就没几个钱的人,脖子上一直挂着一条大粗金链子,你并不知道他那一条去澡堂洗澡的时候会不会浮起来。

还有就是前一段时间新闻报道,一个95后的小伙组织卖假鞋,盈利超过七千万,这又证明炫耀性消费在底层中依旧不可缺少,即便他们买不起正品那么他们也会想办法买几双假的,至少旁人很难分辨出来,这样会让自己显得更有面子。

凡勃伦认为,炫耀性消费是一种浪费行为,他将经济的能量从生产人们真正需要的产品转移到了用来炫耀的商品,结果便会导致对于枯燥和繁重劳动的不满。

人们模仿富人追求更多的消费富人为了引领潮流,出手更为阔绰,为了不被抛在后面所有的人都疲于奔命,他这个属于浪费行为的观念。

其实我并不认同,但是后面所说的现象,比如富人引领潮流穷人拼命跟随这个确实是存在的,比方说椰子鞋的火爆,由于侃爷的带货和鞋子本身定价比较高,引发了大量的追随者,导致这双鞋子在最初期你需要花它定价两三倍的价格才能买到。

再比如说“亿万富翁入场券”、“时尚名流敲门砖”的理查德米勒,这个1999年才诞生的腕表品牌,凭借着一级方程式冠军法拉利车队,让托德以及他的妻子我们很熟悉的杨紫琼,还有网球界的拉斐尔、纳达尔这一系列顶级名人的带货,直接将这个品牌的腕表拉到了超一线的水平,也引发了非常多的模仿和跟随。

当然,这种炫耀性消费也有有利的地方,比如说它更能够促进工匠精神,为了与普通的商品拉开差距,他们必须拿出势必做成行业第一的劲头,甚至是把每一件商品做成艺术品的魄力。

比如说我们开头提到的爱马仕的包,据说他的每个包都是由老匠人手工打造,每个包都有自己的编号、日期以及匠人的工号,匠人需要接受至少五年的培训才能够上岗来做自己的第一个包。

他们缝制的麻线要经过浸蜡,并且要打磨不易脱落的蜜蜡包边,皮质的种类也是相当的丰富,鸵鸟皮、麂皮、牛皮、鳄鱼皮,甚至根据每种皮的轻重、软硬、触感也还有不同的分类。

想要达到如此精细的一些技艺,背后必须要有高额的售价和利润来作为支撑,有闲阶级的炫耀性消费恰好带来了这一点,二者共同发展,分别为对方带来了更大的价值。

关于炫耀性消费你有什么故事呢?可以在后台留言与小美交流,你的留言小美都会看到!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