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算盘打得响叮咚,蓬佩奥呼吁俄罗斯加入美国阵营

今天我们要说一个过去非常热门的议题,在一个星期前这个议题又再度引起关注。

美国国务卿Pompeo一个星期前提出了一个说法,要在全球筹组民主联盟来共同对抗中国,并且Pompeo还呼吁俄罗斯参与美国的阵营,美国愿意与俄罗斯合作共同对付中国。

特朗普上任以来,除了和中国打毛衣战之外,和俄罗斯也有许多的冲突。

在中东,尤其是在叙利亚的内战问题上,美俄有好几回的军事对抗。

怎么一下子美国就转过头来,说希望可以和俄国合作一起来对付中国了呢?

我们把时空拉回到2017年1月的时候,那时候特朗普刚上任,雄心勃勃,再加上在美国总统选举的时候,总是有这么一个谣传,谣传说俄罗斯在美国总统选举的时候,暗中帮助特朗普竞选,让特朗普成功的打败了竞争对手希拉里夺得了总统的宝座。

这个说法到今天还是有很多人相信,这就是所谓的通俄门,再加上特朗普他个人对普京颇有好感。

于是许多国际上的战略观察家就认为说,特朗普可能会在他的任内与俄国重修旧好,然后一起来对付中国,这就是当时联俄制中的时空背景。

现在小美在这里,郑重驳斥联俄制中的看法!!

2017年的时候美国想要联俄制中不可能,现在美国想要来联俄制中也是一样困难重重。

我们先借镜一下历史,从15-16世纪,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段时期是大航海的殖民帝国主义时期。

在这段时期的殖民帝国,或者我们说列强,当他们在海外有利益纠纷的时候,如果不打仗就得要坐下来协商, 甚至于是利益分赃,这在过去的列强时代是司空惯见的事情。

但是到了今天这个时代,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是一超独霸,美国的国力远远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美国几乎不与其他的国家协商。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美国可以强大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决定自己搞定那也就罢了。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有些国际上的事情,就会出现窒碍难行的情况。

美国想要联俄制中

会遇到三个大难题

NO.1

/ 信任问题 /

第一个是信任问题,俄罗斯并不信任美国。

这又可以分成两个阶段来说。

第一个阶段,是发生在苏联末期。

1988年苏联经济恶化,1990年苏联经济下跌了将近 9.5%,这一年正好是苏联政治体制转型的一年,戈尔巴乔夫被民选为苏联的第一任总统。

到了1991年,苏联经济下跌 15%,这是经济大萧条的情况,苏联的经济下滑,物价上涨,民生物资极度缺乏。

苏联怎么可能受得了?于是就要寻求解决办法。当时大家商量,包括戈尔巴乔夫,还有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这些党政要角坐在一起相量,大家决定要采取西方的自由主义经济理论,也就是后来著名的 “休克疗法”。

所谓的休克疗法,顾名思义就是非常激进的手段,从1990年8月实施,搞到最后苏联真的是休克了,苏联的经济持续败坏, 生产力下降,物价接连上涨社会动荡。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辞去了苏联总统的职位,第二天苏联正式解体,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第一任总统,也是最后一任的总统,并且苏联的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因此而分崩离析,不过还好,总算是和平落幕并没有发生战争。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继承了苏联大部分的领土以及产业,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继续休克疗法的路线,结局有什么不同? 一样,都很惨!

从1992年算起一直到1999年,俄罗斯的经济是一路下滑,其中还有两位数的下跌,按照购买力价格计算,1992年俄罗斯的GDP用现今美元汇率来计算是4,600亿美元,到了1999年,是1,960亿美元,下跌幅度将近 60%。

俄罗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雄踞在北半球,八年的时光经济下跌得一塌糊涂,俄国从一个超级大国瞬间掉了下来。

这休克疗法,之前也在南美的玻利维亚实施过,并且看起来还算成功,但是俄罗斯完全可以不采信西方的自由经济理论啊。

俄国有17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面积,1亿4800万的人口,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怎么可以跟玻利维亚这样的小国一样采取这种激进的休克疗法?

所以俄罗斯这么大的国家是自己愿意去当人家的白老鼠!

但是问题是在于,当时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有跟西方谈过,得到西方国家的支持才会放手去大胆地改革,但是当苏联和之后的俄罗斯在面临经济困难的时候,几次想要跟西方国家求援要借钱,包括当时所谓的G7国家,后来又跟英国、德国和美国借钱,但是都被拒绝了,这就是俄国人恨的地方。

所以俄国人把苏联解体还有经济大幅下滑,让俄罗斯的经济变成二、三流的国家这两笔账都算到美国人的头上,俄国人他们认为,是中了美国人的计谋,这是第一点。

NO.2

/ 北约的东扩 /

俄国对美国第二个不信任, 是北约的东扩。

苏联解体之后,将近20年的时间,北约总共有三次往东边扩展,新加入的国家几乎都是前苏联时期的加盟共和国,或者是之前受苏联控制的国家。

其实那时候,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与西方国家有一个默契,当时苏联俄罗斯在进行改革,往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靠拢,但是希望原先的加盟共和国和前苏联控制的国家能够保持中立, 不要加入北约,至少是俄罗斯希望在面对北约的时候,中间能够有一个缓冲地带。

所以那一阵子东、西德顺利统一,这是在1990年10月。

然后所谓的波罗的海三小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也在1991年 公民投票成功独立,这些都是在当时所谓的默契之下,或者是说,是俄国人自认为的默契之下所完成的。

可是北约持续东扩,1999年北约接纳了波兰、匈牙利、捷克这三个国家成为北约的新成员国,这是第一轮的北约东扩。

2004年,北约又接纳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还有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这七个国家,这是第二轮的北约东扩。

2009年,又让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加入了北约,这是第三轮的北约东扩。

最后,连乌克兰也想要加入北约,这时候俄罗斯觉得受不了了,北约这个全球最强大的军事组织都跑到自家门口了,再不出手国家安全就有问题了!

于是俄国就吞并了克里米亚,这是2014年的时候。

所以俄国认为连续两次上了美国的当,很难再相信美国。

这就跟1950年的朝鲜战争一样,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跨过了38度线,中国那时候觉得大受威胁,都要打到鸭绿江了,再过来就是中国东北,于是中国正式出兵掀起了中国抗美援朝。

所以美国想要联俄制中,第二个难题是美国拿什么来跟俄国利益交换?

俄罗斯不是简单的国家,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满清政府战败,当时的俄国不费一兵一卒借着与日本调停的机会就拿到中国东北巨大的利益,像俄罗斯这样精明的国家是不会白干的。

俄国吞并了克里米亚之后美俄两国交恶。

俄罗斯又在第二年,2015年9月出兵叙利亚,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打击反叛军,美俄两国在中东军事对立,可以说是翻脸了。

2017年特朗普上台,除非特朗普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并且和欧盟一起撤销对俄国的制裁,否则的话俄国不可能和美国联手对付中国。

但是美国也不会愿意承认俄国对克里米亚的主权,因此所谓的联俄制中就只是一些政治人物的空想,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NO.3

/ 美国历史问题 /

联俄制中第三个难题是美国本身的问题。

美国人到现在一直没有忘怀于美苏冷战,一直都把俄罗斯当成是最大的敌人,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后民主党一直穷追猛打特朗普的通俄门。

2017、2018年这两年,每天只要打开CNN新闻频道都在播放通俄门的进展,从来没有放弃过。

所以坦白说,联俄制中还真的是一招好棋、是高招,但是美国人对特朗普通俄门的穷追猛打,联俄制中根本就行不通。

有人说俄罗斯肯定不想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深怕西伯利亚的领土终有一天会被中国人拿回去。

这个说法有道理,但是不会是目前俄罗斯的考量,因为俄国人非常清楚,一旦中国被美国打趴了,美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俄国。

其实2014年的时候,美国因为俄国吞并了克里米亚而制裁俄罗斯,这就等于是把俄国推向中国的怀抱。

那么如果明年换成是民主党的总统上台,这个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变呢?联俄制中的可能性,会不会增高?

其实就算是Joe Biden当总统,一样得要面临我们刚刚讲的三个难题,美国可以改变对俄罗斯的看法,不再把俄国当成是最大的敌人,美国可以让中国取而代之,成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也就是现在目前的样子,但是俄国对美国的疑虑不会改变轻易改变,就是我们刚刚讲的那几个原因。

俄国眼看着美国现在对付中国的激烈程度,再回想当初美国是如何对付俄国的,再加上如果中国倒下了,俄国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在这种情况之下俄国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美国的问题是没有一个长久一致的战略,美国今天对付俄罗斯,明天对付中国,然后今天跟欧盟国家,和韩国、日本加征钢铁和铝的关Shui,明天又转头与中国打毛衣战,然后后天又要加征欧洲的汽车关Shui。

这20年来,美国缺乏伟大的战略家,和基辛格那时代比起来在全球的战略眼光上相差甚多。

听说特朗普刚上台的时候还曾经拜访请教过基辛格,但是看看现在的国务卿Pompeo,真的无法与那时候的基辛格相比。

同时美国也是对于自己在全球一超独霸的地位有一点过于自满,认为自己可以针对多个目标来同时开打,不需要盟国的协助,这是美国的盲点,因为美国坚持的美国优先的政策,而不管是盟国,还是中国或俄罗斯,几乎都是一视同仁,都是要打毛衣战。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