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老牌大型P2P暴雷了,金融大地震预兆?

“ 微贷网正式暴雷 

又有一家大的P2P暴雷了,这家P2P是杭州市最大的P2P也是浙江省排名前三的P2P。

7月4号,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进行了警方通报,通报微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

基本案子走到这一步,也就宣布了微贷网正式暴雷了。

微贷网是2011年7月份上线的,运营了接近了差不多9年,是非常老牌的一家P2P它主要的业务汽车抵押贷款。

微贷网现在目前的情况借贷余是86亿,涉及的投资人是11.5万,平均差不多每个人砸进去大概7万块钱。

微贷网其实在2018年到2019年,在2019年这一年已经在收缩,已经在清场,想归还贷款。

因为2018年的贷款余额是199亿,到了2019年底是收缩到137亿,然后再到今年的2月份是借贷余额是86亿。

一直在缩小,一直在试图把贷款能够清偿掉,但是走到今天看样子是走不下去了。

微贷网它的背景是,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一个自然人叫姚红的,同时A股有一个上市公司叫汉鼎宇佑,是他的第二大股东参股了差不多20%的股份。

微贷网在2018年11月15日在纽交所上市,所以微贷网本身它也是一个上市公司。

当时上市我想应该是为了给投资机构和PE和VC一个交代,毕竟投了么多钱,总要想办法退出。

当时股价最高涨到13.63美元,后面一路下跌到1.33美元,现在的市值不足1亿美金。

“ 三点思考 

说说我对这事件的三点思考。

第一点

前阵子山西阳泉银行被挤兑,微贷网它恰好是山西阳泉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它在2017年4月份的时候入股了山西养阳泉银行,当时算是p2p参股银行的第一例首例,当时是持股9.76%是第一大股东。

所以你看这里面都有相关联的关系的,前有山西阳泉银行的挤兑,接着微贷网的暴雷就来了。

第二点

关于二手车的交易,因为微贷网它主要经营的是汽车抵押贷款,他现在很多的汽车收不回坏账,跟二手车的交易不景气有很大的关系。

如就疫情下全国最大的二手车市场北京的花乡二手车市场成交量暴跌,约两成商户出局。

可以看到二手车现在的销量非常难,所以说也直接对微贷网构成了一个致命的冲击。

第三点

P2P暴雷的规律。

包括前一阵子讲的小牛在线的暴雷,这个暴雷基本是从链条上最弱的,最早的时候是从最弱的或者说是最激进的那些P2P就开始暴雷。

然后一层一层一层像里面像最核心的头部的p2p去挺进去接近,一直到最后头部的P2P也挺不住,然后倒下暴雷,基本是这么一个规律。

“ 佛说凡事皆有因果 

一切的因缘其实早在3-5年前便已种下。

其实小银行容易出现暴雷的事情从去年包商银行大家就开始关注,但是如果不是业内的债券市场的做这方面的人对这个事情不敏感,觉得好像过去就过去了,也没影响他怎么样。

但事实上包商银行事件其实还是一个挺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因为自从包商银行事件以后,中小银行的资质中小银行的同业存单的发行就有一定的阻力。

虽然央行给中小银行的同业存单做了背书,比如说拿小银行的同业存单,可以换央票,可以做质押做抵,央行给他做了一些担保,然后帮助他去发行。

如果没有央行央妈的信用支撑的话,其实从包商银行以后,中小银行就很难发出同业存单了,也很难再借到钱了。

同业存单之前也给大家讲了,这里就不多说。

包商银行这个事当时是挺严峻的一个事情,然后一直到现在只有包商银行目前解决的还可以,重整把它解决掉了。

后面爆发的恒丰银行,山东的恒丰银行很大,它资产规模有1万亿,其实包商银行的规模也不小了,他也有五六千亿的资产规模,辽宁的锦州银行也有三四千亿。

有些城商行你不要看它是城商行,它体量挺大的。

比如说北京银行上海银行体量都非常,这不是简单的城商行,它可能比有的股份行资产质量还要大。

所以说有了这些城商行出问题,有的时候规模也挺大的也是个大事。

到后面我看新闻的报道,除了包商银行事情解决还比较顺利,后面的这些恒丰银行锦州银行都还是重整的,非常困难非常艰难的。

你像山东的恒丰银行,出钱都弄不清。

地方政府出一部分,然后中央出一部分,两部分钱凑起来去救恒丰银行,但是就这样也有很大的难度。

反正到目前为止,恒丰银行和锦州银行的重整和重组还没有尘埃落定,这就说明中小银行的救助不是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虽然央行的力量也很强大,但是如果窟窿太多,或者说银行的资产规模太大,央行救起来也是有很有困难的。

为什么中小银行的暴雷它其实是个必然事件,因为种子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就种下了,主要是因为他们资产的迅速扩张。

金融系统的三大部门,我们股票炒股常说的金三胖、银行、保险证券这金三胖,其实这金三胖都扩张得很汹涌,而且每个里面有代表。

比如说银行里面的扩张凶猛的代表主要中小银行,中小银行2016年 2017年以后的资产增速,基本在15%、20%以上都是很快的。

从2015年以后四五年时间,很多的中小银行资产规模早就翻了一倍了,所以说它们很疯狂的狂飙突进的这种扩张。

这些金融部门谁在这四五年扩张的最猛加杠杆最猛,谁就会最先暴露风险,谁就会先出事。

比如说银行,银行里面的代表中小银行。

然后我们再说信托,信托也是狂飙突进的,它也是很自然扩张很凶猛的,而且越激进的搞资金池的,搞大规模扩张的暴雷越快。

四川信托前几天已经暴了,然后很多人跑去四川信托的总部去拉横幅搞游戏搞诗,没用的,2019年2月份出的维护执法权限的权威的法规。

维权没什么意义,但是闹一闹,通过媒体把事情扩大可能还有一些用处。

安信信托最早的去年就开始暴了,然后现在是四川信托,信托里面它也分层,有些很激进有资金池暴的比较快,如果大一点的稳健一点的像中信信托这些的就慢一点。

信托也是加杠杆里面的一个主力军,金三胖没有信托的,在金四胖里面,比如说信托因为是影子银行的一个重要组成成分。

影子银行的这个概念,是因为银行资产它不符合银行的资产质量的要求资产质量比较差,所以才丢给信托,让信托贷款给它让信托做,这也就是为什么叫影子银行。

信托对应的资产有多差,相对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相对债券,交易所交易的那些债券的资产质量肯定是偏差的,,非标流动性又不好,资产质量又没有银行的贷款那些的好,又比较激进,加杠杆的比较猛,再加上有资金池,它不暴雷谁暴雷。

“ 道德风险 

冤有头债有主,前面种的因后面就有果,要小心这些东西。

2015年以后金融机构的狂飙突进,可以马上就理解到它对应着实体企业的狂飙途径,金融企业是提供资金的,是资金融通方,它大量的提供资金,提供给谁了,提供给了那些很激进的企业。

这也是这些年有些激进的企业出现暴雷事件的原因,像安邦、万达、海航、华信,华信叫叶建明抓进去了已经,华信这些大量的企业都在出现暴雷,它们的资产规模可以去翻一翻它们资产负债表,会清晰的看到从2015年以后不用4年5年3年翻,每年30%的增速。

就这么夸张,因为这些企业都是树大根深有很深的背景,,它可以迅速的很快的拿到各种信贷资源,不管是银行的、信托的影子银行还私募基金的,它来者不拒,拿过来去转手去买一些别的资产海外收购,做买买买海外收购、杠杆收购、上市公司并购,玩这种资本游戏,做资本运作做市值管理。

所以说这是一脉相承的,因为金融机构的大膨胀,对应着实体企业或者实体产业的一些大的膨胀,所以有一些企业也会暴雷,它们都是一脉相承的。

这里面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也是我们的一个特色,道德风险。

在中国特别容易出现道德风险,道德风险是什么,借钱借得越猛的人虱子多了不痒。

中国的企业大家也能感受到,如果你负债1万亿,你还怕什么。

正所谓有些人说的内在不是债外债才是债,对有一些1万亿以上负债的企业,内债真的就不是债,比如说恒大1.8万亿,但是它里面有很多预收款买房的预收款,但不管怎么说,它的负债率还是很高的。

有些企业真的是虱子多了不怕痒,对人家来讲真的是内债不是债因为大而不能倒,真的是大到不能倒了,至少一个银行得倒下去跟着。

不怕痒的人一旦出事以后,反而在国家有利的时候反而还会救助他。

比如拿海航做个例子,海航最激进,海航加杠杆很猛,海航也最先出事。

但海航出事已经一两年了还没倒,包括现在航空现在这么惨淡,按理说海航的现金流都已经完全被灭掉了,还没完全轰然倒下了,还没有发生雷曼种事件,这就是中国的道德风险。

负债加杠杆扩张的越猛,先出事先得到救助,你负债不太猛的,没有狂借钱的,没有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钱捞过来再说的,出事后国家没钱救了,因为已经救了前面的了。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