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震中,不仅不报数,还要退会!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PART 1 巴西疫情数据持续攀升

作为金砖国家之一,巴西已经成功退化成板砖。新冠疫情之下,巴西已经僵化到死硬死硬的程度。

巴西卫生部门当天公布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巴西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达775184例,累计死亡39797例,还是在检测条件明显受限的情况下测出的结果。

但是,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点不慌,甚至要追随累计确诊将近200万例的美国,一起退出WHO。理由非常鲜(fei)明(jie):WHO是一个“党派政治组织”,与巴西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尖锐矛盾…

 PART 2 

巴西经济还好吗?

在疫情的冲击下,巴西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巴西中央银行8日发布的报告预计今年巴西经济将萎缩6.48%。

世界银行的预测更糟。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测,受疫情冲击,今年巴西经济将萎缩8.0%。据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的数据,这将是有记录以来巴西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另据巴西官方数据,巴西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较2019年第四季度下降1.5%。与2019年同期相比,巴西经济萎缩了0.3%。

世行在报告中称,疫情以来,广泛的社会隔离措施使得全球投资热度下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处低位,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也放缓,这些因素都严重冲击了巴西经济和产业链。

巴西央行前行长阿米尼奥·弗拉加日前表示,巴西已处于经济衰退之中,面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巴西应团结一致努力,以摆脱危机。

目前,巴西多个州为挽救经济已放松隔离措施,并分阶段恢复商业活动。据专家预计,巴西的疫情顶峰可能7月才会到来。

世行报告指出,倘若不利因素在明年消退,同时因疫情而暂时搁置的财政和营商环境改革重新推进,巴西经济有望在2021年实现2.2%的增长。

但也有专家指出,即使隔离解除,巴西的经济复苏也将非常缓慢。巴西官方数据显示,自3月底实施封锁以来,巴西失业人数已达到1280万人,失业率达12.6%。

 PART 3 

博索纳罗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巴西确诊率仅次于美国,死亡病例排世界第三,博索纳罗政府轻则领导无方,重则草菅人命。

在疫情如此严重之时,巴西总统又出奇招。

他不仅没有领导全国人民做好更加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反而命令巴西卫生部做出了一件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即删改病例数字。也就是说,今后巴西将只向世卫组织报送新增数字,而对于累计确诊及死亡人数不再上报了。

理由是“避免群众恐慌”且“累计数据无法反映巴西目前的实际情况”。

魔幻现实,难道清理完数据,群众就不恐慌了,疫情就得到控制了?

有你这么个蠢蛋总统和荒谬、自欺欺人的决定,群众才会恐慌!

世界卫生组织又不是巴西议会,博索纳罗怎么一出国见谁都是搞政治(外交紧随美国去指责WHO政治化),在国内干啥都不讲政治(命令检察官不得调查儿子的贪腐问题…)?

巴西引以为傲的民主化进程,发展到博索纳罗等右翼总统手里,还有什么意义?它既不能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也不能维护国家的整体利益。

其实博索纳罗的骚操作,早在2月就发生了。月初,巴西政府敲锣打鼓,派军机专程前往武汉撤侨。2月23日,50余人在阿纳波利斯空军基地结束18天隔离期,一切正常。结果,两天后就出现首例确诊病例,系一从欧洲返回的61岁男子。博索纳罗不以为意,居然允许举行年度狂欢节,巴西年度狂欢节的规模是多么盛大大家都知道,全世界人民都会去参加的盛会。

第一时间撤侨,第一时间隔离,看起来博索纳罗政府深知病毒的厉害。但为什么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转脸允许大规模聚集活动?

显然,博索纳罗并不在乎人民健康,他只在乎群众手里的选票。所谓的撤侨只是一次政治作秀,真到了全面管制、封锁疫情的时候就黔驴技穷了。

要么怎么说外号“巴西特朗普”,的确名不虚传:面上什么都懂,实际上绣花枕头,做做戏,打打嘴炮,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群众狂欢一番后,发现选上的这个“最懂自己”的总统,不仅是个不可能对无产阶级感同身受的资本家,更是个只会为支持者提供兴奋和舆论快感的喜剧演员。选这种人上台,跟吸毒一样,国家迟早完蛋。

三月,博索纳罗的行程一如往常。8日率团赴美访问,与特朗普在海湖山庄摆酒设宴,举杯言欢。9日,巴西确诊病例突破50例,政府仍处在被动应付,任其发展的漠视中。

3月13日,归国的巴西代表团多人确诊,参院议长阿尔科·伦布雷、总统办公室主任艾莱诺和能源部长阿尔布开克等高官中招,博索纳罗的检测结果却反反复复,忽阳忽阴,媒体都搞迷糊了,唯独博索纳罗坚称自己十分健康。一直拖了半个月,28日才宣布“康复”,顺带损一句医生:医学鉴定报告还不如老子的感觉可靠。

想来想去,博索纳罗嘴硬,实际上是不想交权。巴西政坛势同水火,小党林立,执政联盟历来不稳。总统职权交给谁都可能引起政坛地震。

博索纳罗的儿子确实继承了亲爹嘴硬的臭毛病。3月18日,身为众议员、博索纳罗之子爱德华的多发表攻击中国抗疫成就与中国政治体制的恶毒言论。

如此炸弹性言论,那是正中西媒下怀,也让国内媒体们纷纷抛弃了对政府抗疫不力的批评,转而追踪此事进展,好一个转移视线。

两位左翼前总统——罗塞芙和卢拉提出批评,副总统莫朗谴责之,国会两院左、中翼派系的议员、州长与各级官员,以及各地企业主和学者共500余人表示不满。22日,参议长阿尔克·伦布雷与众议长马亚代表国会向中国政府、中国人民致歉。

一场闹剧结束,视线转移回巴西国内,媒体与百姓惊诧地发现:25日,巴西确诊病例突破2000例,检测条件依然有限。一天前,因不满政府抗疫效率低下,巴西里约州的三只黑帮武装向当地各社区居民发布了“禁令”,要求居民不要随便出门,这事在我国国内热传了一把,相关视频很多,大家搜搜就看到。

巴西政府的部分职能由黑社会组织代替。这是难道是民主精神?完全是神经。

3月26日,WHO总干事谭德赛点名巴西:新冠很严重,希望多加注意。博索纳罗态度明确:谭德赛唬人呢,明明是小小流感。唯一的举措是切断全部国际航线。巴西确诊病例突破5000例后,博索纳罗以“经济可能瘫痪”为由,强烈反对各州政府采取的严格防疫措施。

此举传递出一个消极信息:在巴西,谁想活,谁就是错误的。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与总统唱反调,反复强调及时隔离的必要性。4月初,鉴于科学建议被一再忽略,曼德塔被迫与国内数个大型黑社会组织合作,请求其暂停火拼,配合、协助政府抗疫。民选总统还不如黑帮讲道理。

4月14日,曼德塔被博索纳罗开除,给出的理由是“不谦逊,太极端”。可是,科学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事实也不会因忽视而有任何改变。

这总统,这政府,这内阁,不待也罢!新任卫生部长是泰西,博索纳罗的亲信。看到没,亲信、裙带关系、绝对服从的用人策略,博索纳罗还真与特朗普一模一样。

 PART 4 

雪上加霜

疫情让巴西原本就萎靡不振的经济、社会形势雪上加霜。而导致巴西疫情恶化的原因离不开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的“消极抗疫”。

疫情发生以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就一直在以消极的方式应对疫情,并将之称为“小流感”。

当许多国家下令“封城”并严格执行“居家令”“戴口罩”时,博索纳罗却多次在公开场合亲自以不戴口罩的形象与公众互动,不仅强烈反对采取社交距离措施,还鼓励民众出门购物,支持企业照常营业等。

博索纳罗表示,封锁是一种“犯罪”,并痛斥那些实施封锁的州长们是“就业杀手”。

但在外界看来,巴西总统才是该国疫情的最大威胁。

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曾发表社论称,在这场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巴西政府核心的混乱是一个致命的因素,巴西应对疫情的最大威胁是“消极抗疫”的总统博索纳罗。

此前,博索纳罗还陷入“弹劾危机”。受疫情和博尔索纳罗政治危机的双重打击,巴西货币雷亚尔加速贬值,自1月份以来兑美元汇率下跌32%。

专家分析表示,面对外部的批评和政府内部的多重压力,博索纳罗的防疫态度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极端。就在几天前,博索纳罗还表示要考虑退出世卫组织。如果博索纳罗真的退出世卫组织,无疑将置巴西疫情和经济于更大的不确定性中。

补救:巴西最高法院大法官莫赖斯星期二(9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巴西卫生部必须“根据上周四之前的运作模式,恢复每日发布新冠疫情传播的流行病学数据,包括在该机构的网站上。”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下令政府网站删除累计确诊总数和死亡总数后没几天,巴西高院就作出裁决:总统的行为违法,将对国家防疫造成”灾难性后果“,因此,巴西政府必须立即恢复疫情相关数据。

对总统的错误力挽狂澜…

 PART 5 

勇敢的巴西人

勇敢的巴西人,如多米诺骨牌纷纷倒下。博索纳罗踩在他们身上高呼勇敢,却独有巨额财富和医疗保障做靠山。

话说回来,追随特朗普政府,可曾给博索纳罗一丝利益?

曼德塔在职时,四处求购医疗物资却屡屡碰壁,只有中国接受订单,一个月内即可交付。美国呢?现在不仅是中国医疗物资的最大买家,还扒出一系列联邦法律作为工具,撬走其他各州乃至各国的辛苦购买的物资。

巴西应该高兴的,起码它的物资没有被美国挖走。美国不来抢夺搞破坏,就已经是帮大忙了。

据巴西媒体报道,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位于巴西圣保罗市的全国第二大客流量机场——孔戈尼亚斯机场目前的航班数量下降了90%,从2月的17205架次,下降到4月的1722架次。今年1月,孔戈尼亚斯机场共接待了近200万名旅客,而在4月,客运量仅为7000人次。

巴西“工业化”学不来,西式民主还是要有的,内耗、党争一应俱全。长期以来,巴西政坛的主要矛盾就是军方和庄园主之间:前者希望建立强大的中央政府,集中权力;后者希望建立弱中央。

巴西的经济以大宗商品出口为导向,每当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地方庄园主的代理人就执政;价格不好,军方就会政变上台。1964年以前,巴西处于军政府和庄园主政府交替执政的动荡时期。1964年3月31日,右翼军人政变,工党政府被推翻,军政府组建“国家革新联盟”,开始了长达21年的独裁统治。

1969年,“联盟”推举梅迪西出任总统。梅迪西的口号非常简单粗暴:“爱巴西,不然就滚”。梅迪西任内,巴西大力推动工业化建设,年均GDP增长可达11.4%。

在财政上,巴西的国家建设一直不够彻底,地方势力非常强大,中央政府缺少良好的征税能力和地方资源整合能力。在发展民生上,巴西城市化进展过快,农民迅速失去土地,大举迁入没有足够承载能力的各大城市,于是就有了极其著名的巴西贫民窟,基础设施极其落后,治安特别混乱…

巴西社会与经济结构的根本矛盾并没能在梅迪西治下得以解决。巴西人民没有享受到巴西经济发展的红利,大头全让外国公司挣走。人民的不满让军政府黯然下台。

1989年,巴西走向民主化,党争更加激烈。为了表现出和军政府的不同,民主政府胡乱改革,昏招频出——竟然主张“去工业化”…经济重心退化到蔗糖、铁矿石、咖啡、大豆和石油等大宗商品出口上,这啥,一夜回到解放前。如今,巴西的大宗商品占出口总额的50%。

巴西照搬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制,特别是三权分立,但没有将其改变为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制度。巴西的利益集团非常分化,其政治势力的碎片化程度非常高。

现今,巴西议会共有513个议席,分派给三十多个党派。即便是传统大党也无法独立执政,必须联合在野党才能组成执政联盟,其中甚至包括政治主张与其反差巨大的政党。如此混乱的安排会导致大党群众基础的丢失。

巴西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民生问题在议会中间迟迟得不到有效支持,一些先进的政策、理念也得不到施行。党争日趋激烈,国家治理效率底下,巴西国内的问题堆积如山。

由于没有发展出本国特色的政治、社会模式,巴西常年在西式选举政治中纠缠。为赢得选举,巴西将大量投资人民的钱用在赎买人民上,政客不得不承诺更多社会福利。

举个例子,巴西政府通过了《1988宪法》,决议提升人权,将免费大学教育、免费医疗等全部写入宪法,却没考虑过国家的负担能力,虽然我们中国老百姓也很馋这样的好福利…

博索纳罗的不少主张与特朗普相近,与巴西传统价值观有巨大差别。在治安方面,博索纳罗主张放松枪支管制,以暴制暴。在社会问题上,对于种族高度融合的巴西社会,他的主张严重忽视弱势群体。比如反黑人、反同性恋、歧视妇女等。

博索纳罗获胜重点在于他体现了巴西百姓寻求改变的急切欲望。

但是,博索纳罗也不是没有软肋。他坚决反对腐败,结果媒体曝光发现,他的孩子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多讽刺,像那谁…

博索纳罗是军人出身,内阁中有很多军人背景的政客,尤其是巴西副总统莫劳。

莫劳比较务实,政策主张比较温和,但当年在军中,莫劳的军衔比总统还高。两人龃龉不断,不知会不会祸起萧墙?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