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和土拍市场同时火爆,构成了极与极世界,中国经济怎么了?

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小美跟大家聊三部分的内容。

第一部分就是说一说最近的地摊经济,大家也看到了各种媒体都开始报道地摊经济,好像地摊经济在全国范围内一下子就火起来了。

第二部分就是说一下最近的房地产的一些情况,最近的房地产的土拍市场可以说是异常的火爆,那现在经济又这么惨淡,是不是代表房地产的市场又要一飞冲天了。

最后一部分就是讲讲小美对上述两种情况的理解,现在的世界有点像一个平行世界,冰火两重天啊。

 PART 1   地摊经济

首先我们来说第一部分就是关于地摊经济,大家先看这张图。

这张图是李总6月1日在山东烟台市考察,他当时就说到就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好像突然之间整个媒体和舆论导向开始强调地摊经济的活力以及它的重要性,鼓励大家开始摆地摊赚钱。

现在很多城市都放开了地摊经济,包括成都、郑州、南京这些城市都陆续放开,前一阵子就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各地呼吁降房租的浪潮,3月份复工以后各地都要求降房租,浪潮可以说是一浪高过一浪。

有很多的各地传出来的消息都是在呼吁降房租,小商贩的日子非常难过,客流量非常差,生意惨淡。

大家知道对于房东,租户是弱势群体,有些房东他宁可商铺空着,空着几个月,哪怕大半年他都不愿意降价,基本上就把这些底层的个体工商户、小商、小贩的活路就给断了。

大家还记得刚刚过去的两H上李总答记者问的时候,关于就业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有一位农民工就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都如此,但是今年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了困境。

还有一些工个体工商户已经歇业好几个月,一些外贸企业现在也没有订单影响员工就业,然后还说了中国有9亿劳动力没有就业,就是9亿张吃饭的口,有了就业就是9亿双可以创造巨大财富的手,这些话都是关于就业的,都是在说就业。

不管官媒怎么在强调经济的稳中向好,但是现实的就业问题确实就是非常严峻,就摆在那里,躲不掉你也逃不了。

总LI在答记者会上的相当于也是在舆论上做了一个铺垫,告诉大家当前的民生非常的艰难,民生非常的疾苦,两H一结束以后地摊经济就开始火了。

大家还记不记得以前的政策方向,在以前其实一直都是主基调都是驱赶低端人口、拆违建,尤其是沿街的那些商铺。

在上海、在北京都拆了很多的沿街商铺,说是违规的,还有搞市容市貌的建设,包括搞环保,这些年可以说小摊小贩的命运不是一般的惨,天天被各地强大的城管力量追着满大街跑,一旦被逮到以后非常惨,要么罚你个大几千,要么把车给你扣了,就这种视频我们也看过很多,可以说是小摊小贩的日子就很难过。

郭德纲有关于大善人的相声,说的挺形象,他说有一个大富豪特别心善,看不得街上有要饭的人,所以就当他家附近有要饭的全部都给赶走,这样就没有一个穷人了。

小美觉得这几年拆违建搞市容市貌建设,基本也是故事的一个生动的体现,大家知道很多城市其实都有很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或者夜市之类的,比如说北京的簋街、重庆的九街、成都的九眼桥这些,这几年因为环保市容市貌,包括拆违建这些政策,基本上都绝迹了。

其实说起夜市这一块,我觉得做得最好的还是台湾,这好吃的东西特别多,我前几年也去过台湾,感受非常好,整个做的也比较规范,也没觉得影响什么市容市貌的,晚上他们弄完了以后就收拾的还是比较干净的。

中国各个城市我觉得要搞地摊经济,确实可以向台湾学习,学习他的夜市。

地摊经济的影响:

那好我们回到地摊经济,就是地摊经济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首先我觉得政策值得肯定,也是个重民生得民心的好政策。

因为整个现在就业环境这么恶劣,整个失业的非常多整个经济比较惨淡,如果把地摊经济放开,至少这些小摊小贩能有一个活路。

这些年大家都知道就中国房地产就是对实业的挤压非常严重,中国的食利阶层的人数确实太多了,可以说干活的现在就快养不活这些不干活的人了,有太多的人躺在床上吃房租的,或者躺在理财产品上吃利息的人特别特别多。

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说你靠劳动报酬打工,就啃吃啃吃费了老大的劲儿,就算哪怕你是百万年薪,就是打工里的佼佼者,但是跟那些躺在房子上或者躺在理财产品上的人确实根本没法比。

比如说你有1000万,有1000万的理财产品,在一线城市很多,有一些富人家庭或者好一点的家庭有1000万的理财产品还是蛮多的,利息收入六、七十万,而且他还不用打税交税,你要打工的话你累死累活100万,税后也就是也就是六、七十万这些钱。

加上我上期也讲过就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天然它就对资产持有者更有利,它对劳动者不利所以劳动者和资产持有者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这次通过地摊经济,虽然损害了一些商铺、房东的一部分利益,但是暂时确实保住了底层的很多人的饭碗和生机,我觉得确实是善莫大焉的一件事。

我还想再强调一下,就是刚才说的现在真的是干活的人快养不活这些就是吃房租和利息的人了。

大家可以想一想现在体量房地产体量有400万亿的体量,货币的存量,也就是这些存款有200多万亿, m2有209万亿,这些资产和存款绝大部分都掌握在小部分人手里。

我之前也给大家看过关于招商银行高净值客户的资产分布的一个情况,已经看到早已经不是什么28分化了,早就已经变成2%和80%的分化,2%的人持有80%的资产。

之前有一个挺轰动的新闻,93年的一个女生拥有400栋楼,当然他最后出来澄清,他就说很大一部分是承包的,出租的房子也是城中村的房子,但是也依然可以看出吃房租的人在各大城市里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很多人就是以经营房租的差价也好或者靠吃房租也好,有很大量的人群在这里面,靠存款吃存款利息、吃理财产品利息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209万亿的存款那躺在银行那不是吃干饭的,也是要收利息的,整个社会的食利阶层太多了,干活的人就很艰难,到最后你就是这些干活的人养不起这些不干活的人。

所以我觉得开放地摊经济杀一杀食利阶层,给底层老百姓一条活路,给他们一点希望,才能让社会能够可持续地运转下去。

地摊经济的副作用:

但是我要说一下地摊经济它有一个副作用,就是个地摊经济跟八、九十年代的地摊经济不一样。

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商铺,整个的就是一穷二白建立起来的,当时地摊经济没有给经济带来太多的通缩效应,现在地摊经济很容易带来通缩效应,就是物价水平上不去而且还会被拉下来,包括商铺的销售价格、租金水平价格可能都要降,都会带来强烈的这种通缩效应。

通缩的效应大家应该就是知道,对偿还债务是非常不利的,对政府税收更不利,前些年搞拆违建搞环保市容市貌这些,其实有很大一部分的因素也是政府希望维持一个通胀的效应。

通胀效应不管是物价水平还是商铺的租金水平,如果通过一个去掉低端的一些违建的商铺的一些产能,然后来维持或者说推高现有的商铺和物价的价格水平,这样就有利于中国这样一个高债务经济体的债务偿还和政府收入的增长。

通胀是有利于政府税收的,我觉得大家应该能理解,就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越高那你税基也就越高,然后如果要通缩的话,价格水平下降那政府的税基就会变少,整个税收也就少了,商铺和住宅这些房地产价格低了以后。

更明显的就是会影响政府的卖地收入,政府的卖地收入会下降,所以政府它有很强的动力去维持全社会一定的一个通胀水平,所以地摊经济如果持续时间比较长,对整个周边商铺的租金、商铺的价格,包括整个全社会的物价水平带来一定的下拉的作用。

 PART 1   房地产现状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下,房地产市场最近发生了什么。

大家来看一下这条新闻。

今年以来50城卖地收入超过了1.6万亿,同比上涨了超过12%,有27个城市的卖地收入超过200亿元,49个城市超过百100亿元,都是刷新了历史的记录。

土地市场成交超过千亿元的城市有三个,分别是北京、杭州和上海,大家别忘了就是2月份整月包括3月上月,3月的上旬,由于疫情的原因土拍市场几乎是冰冻的,今年到现在50层的卖地收入同比还能上涨12%,还能上涨双位数的一个幅度。

可见最近几个月尤其是从4月5月这几个月土拍市场有多火爆,因为它只有4月5月的数据非常拉得非常高,然后平均数才能上去。

开发商的拿地应该是非常积极的,我们看一下这些地究竟被谁给买走了,今年以来最猛的排名第一的北京土拍市场,看一下它。

从土地出让金的贡献来看,大家可以看到央企和国企买走了702亿的北京的商品住宅用地,占比是62.7%,另外还有就是央企和国企参与的这种联合体,因为现在地价都比较高,整个一块地可能都动辄上百亿,所以有的时候他们都是通过联合体的方式联合起来一起去拿一块地,以这种联合体形式是买走了174亿的土地。

所以就是说整个加起来就央企和国企直接或者间接的参与,拿地金额占到土地出让金整个份额的80%,可以看到大财主就是国有企业,只有国有企业和央企它有这种实力去把土地去承接下来,去拿下来。

大地主就是地方政府,钱袋子就是银行,国有银行,讲到这儿大家是不是感觉跟前面的地摊经济完全是两个世界,完全是两个平行世界,是冰与火的两个世界。

那还不算更撕裂的,大家看这条新闻。(新闻存疑)

就深圳前一阵子传出现了断供潮,头条上他传深圳有一家银行的一个网点,5月份的断供的账号达到了1.3万个,然后又提到深圳及全国的法拍房的数量达到82万套,主要都是一些断供的法拍房。

我的判断虽然断供肯定没有图上说得那么夸张,但是肯定在不少城市已经广泛存在了,居民因为这些年买房没少加杠杆,尤其是15、16年以后这一波,基本是85后到92年这一批,基本是加杠杆的一个主力。

很多人在这一批改善置换什么基本都加了杠杆,在一线城市贷款你贷个300万、500万可以说是比比皆是,说实话这些家庭普遍都比较脆弱,夫妻双方里面哪怕有一个人降薪失业,生活压力就会骤然大增。

还不上贷款或者断供这种事情,因为一般人都不愿意被外人知道,所以有了苦水都自己肚子里咽或者是自己去想办法筹措,所以真正手里面有数据的,我想就是银行。

我估计出了新闻以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法拍房的数据,包括断供的数据,可能就会越来越成为一个机密的、一个保密的或者绝密的数据,银行内部肯定很快就会严禁泄露这一类的数据,因为它会影响房地产市场的信心。

大家再来看一下最近的二手房的挂牌数据。

5月份的二手房的挂牌数据的环比是增长了18%,其中一线城市的房源的环比挂牌量更夸张,北京市环比增长了208%,上海是增长了65.4%,广州市增长了19.9%,深圳是增长了41.4%。

当然最猛的还是武汉,武汉可以大家可以看到房源挂牌量环比增长了270%。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面是土拍市场的火爆,非常火爆,然后另一面又是断供,又是二手房的挂牌数量的激增,给人一种很很矛盾很撕裂的这种感觉。

我之前也多次说过一个数据,就是1~4月的社会融资规模和人民币贷款新增分别是14万亿和8.8万亿,基本都是创了历史的同期之最。

那这么多的钱都放到哪?就是总理也讲过放水养鱼,我上期节目也说放出去的水,可能到不了这些小鱼苗、小鲤鱼手里面,都到了鳄鱼的嘴里面。

我想大家知道央企和国企它拿了钱以后他不可能把这钱躺在账上,他要么去买理财产品结构化理财,要么就是背负着政治任务,对吧,他要买地。

最后钱兜兜转转,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地方政府的口袋里,目前所有数据里面说实话恢恢复的最快的最好的就是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数据是包括房地产企业买地投入资金的,最近中国房地产还有个诡异的现象,就是各地出现房价上涨房租下跌。

尤其是深圳市场特别有意思,它房价的涨幅在这一波的涨幅里面,一线城市里面是涨的最多的,同时它租金的跌幅也是一线城市里面最大的。

我估计现在深圳的整个租售比应该快接近1%了,也就是一年的租金收入只有房价的1%的水平。

大家总结一下,地摊经济和土拍市场同时火爆,这是两个平行世界。

地摊经济反映的是中国广大的底层人民切切实实的就业压力和生活压力,政府放开地摊经济的这种管制算是给这些人的生计打开一扇窗,虽然也会带来广泛的这种通缩效应,但是为了就业确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总体来讲我觉得是个好的政策,还是之前说的那句话,就是干活的人确实已经快养不活吃房租和吃利息的了。

第二部分就是给大家看了最近疯狂的土拍市场,跟地摊经济比起来好像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它以动辄几百亿的一块土地,央企和国企拿起来如探囊中之物,但另一方面广大的房奴却面临着这种断供的压力,所以整个非常矛盾,现象非常撕裂。

最后小美想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地摊经济与房地产的火爆构成了冰与火的两个平行世界,这种平行世界是不是一种新常态,未来能不能长期共存,这个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这就是小美今天的分享,希望彼此有所收获,希望大家能关注、点赞、转发,这会给予小美很大的鼓励!我们下回见~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