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了,倒车请注意

回答时间

大伙啊下午好,晚上,早上好!今天我是想逐一回答大伙问题的邵老。

对的,今天的文章主要是想回答这几天留言的老伙计们的问题~有几点是之前谈过,但我的确也想继续往下聊,毕竟有些话题在金融圈内竟然有越演越烈的状况出现。

咱们先聊一聊数字货币。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概念,任何一种数字货币,要看它有没有升值潜力,要看它对应的财富游戏规则。

比如购买时有600亿美元充值,它被赋予的财富价值就是600亿美元的购买力,如果想要升值一倍,就必须有另外600亿美元资产注入,额外赋予其财富价值!

当然这或许是数字货币前期走的状况,也是非常绝对的状况,要知道未必仅有注入才能升值!而完全的取代也能升值。

比如人M币资产以某种数字货币计价,只要普价值公认即可。否则,美元也只是信用债券,黄金只是延展性好的金属。

所以数字货币我们需要关注的是流通性和信用背书以及锚定物是什么,这几点同时具备的话的确可以匹敌美元,特别是信用背书这个因素。

说白了任何关于价格的东西,都离不开供需关系的决定!而货币的价值离不开有多少人原因相信它。

所以就此大伙应该也了解了为什么数字货币迟迟尚未出来了吧?

首先央行要解决数字货币掺水的技术问题,防伪也许是另一个问题,毕竟数字货币属于虚拟的。

实物的用处的确很难一下子改变,纸币的纸张、油墨在管制下,以及独特的防伪技术致使市面难以印刷复制。

说到这邵老就不得不提出另外一个全新的观点,那就是我认为数字货币某程度更适合于国际大宗交易,类似于做成承兑汇票,或者由央行统一管理,这样就更加安全~

但如果老百姓使用起来,那就可能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数据庞大,隐私权的保护等等。(别忘了电子粮票的说法)

而且资产备兑合法性的问题是需要全球货币重置同步的,同时也是由相匹配的计算系统配套同步需要,后面决策的可不只是关于一个国家的事。

所以以小红的一贯性格,不到万无一失的时候就不会随便推出!

当然关于量子计算,算力被超车的话题不在今天的讨论范围内。

而关于尖端半导体部分,有后台粉丝比较认真的跟我讨论~我这里有必要继续展开说说。

其实尖端半导体瓶颈这个问题,其实跟疫情的问题很相似;

即是体制与系统工程学对阵所谓尖端技术秀的问题。

生物科技领域我们小红在尖端技术层面肯定没有小蓝好,这个是事实,但是在对阵疫情这个问题上为什么小红搞得还可以,肯定依靠的重点不是技术。

当然技术本身也很重要,比如病毒分子的鉴定,检测试剂的研发,疫苗的生产,但总的说必须承认在生物科技领域我们与欧美存在较大差异,但神奇的是小红的抗击疫情的成绩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

说明并不是最尖端的技术,通过组织动员与系统工程学,可以实现最佳成果。

半导体也是这个道理,消费电子领域与非消费电子领域的市场定位其实不是一个定位,类似华为这样的公司他的主营业务收入里面很大一部分也不是靠所谓5nm芯片为核心的消费电子,绝大多少toB端的设备或都是18nm或者更低级的技术。

并且整个产业链还存在一个悖论,即,首先你要组网,先搞5g网络基础设施你才能去飙消费电子的,即便是在cpu这样对制程要求很高的领域,也基本是18nm的天下。

intel挤牙膏都挤了很多年了,屁事儿没有,所以我们的思路不要被尖端半导体那些东西吸引走了。

首先是产业生态建设,现在根本轮不到所谓5nm或者8nm作为主流,现在还忙着组网,搞基建,完了再去谈所谓尖端半导体好像缺了就要上吊的那个东西。

再说了,大部分人还是消费中端手机以及中端半导体,这个问题从出货数据就看的出来。

再者我们再去考虑系统工程的问题,现在5G组网基建上看肯定是小红搞得最狠的。

未来所谓尖端半导体不管你多离开,首先你在谁家的场子实现你的附加值,这个要想清楚。

理解一个非常俗的道理:谁修路谁讲话,哪有开车的把修路的唬住?逻辑不能错。

赤字

日前,围绕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可是展开了一场非常让人深刻的大讨论。

正反双方数论观点交锋之后,既有分歧也有共识,我觉得思路是慢慢辨明了。

在邵老看来这次思想的大碰撞是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的,经过讨论,非常时期需要非常之法已成基本共识,但突破现有法律红线,由央行直接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被广泛认为是开改革倒车的行为,弊大于利。

当然,所谓的“财政货币化”讨论时有助于正式财政困难与民生压力的,未来用足、用好现有的政策空间,加强协调配合,是未来实现“保6”目标的关键。

但鉴于上一段的讨论用的篇幅过多,我这里或许会分上下两篇。

此次“财政货币化”大讨论,源于财政一位刘姓学者提出的建议,其逻辑起点是疫情之下“两个绝无仅有”的判断。

即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我们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冲击前所未有、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学者提出,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同比下降6.8%,近40年罕见。

内外疫情冲击叠加,放大经济不确定性和风险,经济增速深度下滑,财政困境凸显,传统央行二级市场买卖国债手段挤占市场的流动性和资金,且对中小微企业、个体经营者和低收入阶层等受疫情影响最深的群体支持不足。

邵老我认为非常时期要有非常之策,当前无论是否赞成财政货币化,各方对于新冠疫情影响之深、范围之广、前景之不明均直言不讳,对宏观政策组合有必要开启危机应对模式已有共识。

正如我多次提及,疫情之下,小红经济恢复面临三重冲击,目前严格疫情防控、短期经济休克式下滑的供给侧冲击已经缓和,但海外疫情蔓延引发的需求侧冲击,以及后疫情时代的产业链转移冲击更加值得警惕。

与此同时,邵老我基于2308家A股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度财报数据发现,疫情之下,民营企业经营规模和收入已大幅收缩,样本企业报告期内,一季度企业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近三成,企业的债能力快速下降。

上市企业尚且如此,广大中小微企业困境可想而知?

当然我们更需要警惕的是财政改革开倒车的代价!但让邵老我卖个关子,明天咱们继续聊下去~

记住我的话

希望大伙有谨记我昨天的话:

虽然今天央行时隔55天终于重启逆回购,但此次投放规模仅100亿,对于缓解当前资金紧张的局面杯水车薪,但其释放的信号意义远大于实质,换句话说作用在于冲入宽松预期。

我看到今天芯片概念股主跌,从现在的数据上看,盘面主攻银行股,量能又跟不上,感觉很一般!当银行指数太强,就直接被动了。

看一眼下跌个股,又是2000多家的下跌,分化依旧。

短期市场就是利用指数对个股的波动做差价,短期就只有这种特征是可以利用的。

另外我感觉数据中心可以关注起来,消费之外科技主线细分慢慢开始受资金青睐,除开阿里的2000亿开支后,腾讯也加码5000亿搞新基建,所以数据中心等产业链是有望受益的。

今天基本整个午后主要是创业板权重在做调整,高位股由于大多是缩量板或者一字板,等后面出现筹码松动,风险就加大。

对于本周,邵老的观点未变,还是以修复市场情绪为主。

(摘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邵老板)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