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最新数据透露大秘密,放水这条路还能走多远?

那今天小美跟大家聊一聊央行最新公布的几个数据,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们来看看央行公布的这几个数据透露了哪些难言之隐或者透露了哪些言外之意。

大家知道前一阵子就是关于财政赤字货币化的问题有过很激烈的争论,本质是中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但是大家也知道你得有钱才能使上力,对不对。你得有钱才能更加积极有为,才能达到中央的这种要求。

财政收入眼看着1~4月份下滑的这么厉害,下滑了14、15%,那财政哪来这么多的钱,怎么去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去支持经济。

财政部那头也出来放风,就是建议搞财政赤字的货币化。

 PART 1  12次降准数据与

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

5月25号终于把央妈给逼出来了,央行给了一个数据,其实意思就是这些年我也尽力了,不到三年时间降准12次,我们来看看中国央行的原话到底是怎么说的。

大家看这张图,是央行官网上的图。

大家可以看到央行这里面也是摆事实讲道理,也用到了大量的数据,基本就告诉你,我的工作也做到位了,放水也是一刻都没停歇,从18年一直到现在连续12次的降准,你财政部如果缺钱跟我关系也不大。

所以央妈接着他又给出了金融机构的平均存款准备金率,数据是9.4%,较2018年初是整整下降了5.2个百分点,央行还很细致的给出了2018年以来,整个金融机构加权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一个图,就是从18年初的存款准备金到现在一共下降了多少,幅度是怎么样的,图他也给出来了。

正所谓有图有真相。

所以央妈一切都是数据说话,大家可以看到这条曲线是可以说是大江东去不复返,一路向下,从14.6%的位置一路下降了9.4%。

这还没有完,央妈又给出了更细致的数据,数据大家看一下。


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是11%、中信银行是9.0%、小型银行是6%,,明显可以看到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非常低了,可以说是为了拯救当地的中小微企业也是尽了全力。

大家还记得从18年开始的中小银行的暴雷事件吗,从19年当时5月份的包商银行的暴雷,到后面的锦州银行和恒丰银行的暴雷,一直到10月、11月的城商行和农商行两家的小银行的挤兑事件。

可以看到整个小微银行、中小银行的压力是非常非常大,所以这边你看到小微、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6%这么低,在对应中小银行的风险你也对应的上。

那就有人问说9.4%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还有多大的下降空间,在国家上横向比较来讲算是比较高还是比较低,问题说实话央行它已经也说过两次了,那一次是央行行长易纲在2019年两会的答记者问他说过,我们来看一下当时他是怎么讲的。

当时易纲表示金融危机以后现在发达国家的存款,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比较低,但是超存款准备金率比较高,发展中国家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合适的,通过下调准备金率在中国目前情况下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比前几年已经小多了。

这是2019年年初当时也是开两H的时候,易纲行长在答记者问的时候他说的当时大、中、小银行综合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11%的时候,这是第一次就是央行谈到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问题。

第二次就是在2020年初,当时是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说的,他讲在国际上发达经济体比较,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基本上是比较低的,与发展中国家比我国存款准备金率是中等偏下。

全球其他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究竟是怎么样的,事实上就是发展中国家普遍的存款准备金率都比现在中国高,基本都比中国高,发达国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它虽然不高但是他金融机构经过08年的金融危机以后有过教训,所以它普遍增加了超存款准备金,所以说它总的准备金率水平就不低。

比如说美国是12%、那欧元区是12%、日本是29%左右,所以中国不管是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还是跟发达国家比,准备金率的水平都已经算偏低了。

有的人就会问那准备金率水平偏低的究竟会怎么样,其实上面的孙国峰司长他也给出了标准答案,他说的是从国内情况看准备金有维护金融稳定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作用,所以在打好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背景下,维持一定的准备金率水平是有必要的。

所以大家也看出来了,其实在19年初央行就给大家在吹风,就告诉你准备金率其实已经比较低了,再下降的空间也不大了。

到2020年初的时候,央行的货币司司长又出来说存款准备金率现在已经是跟发达国家差不多了,比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低了,其实就是告诉你降准的空间了也在变小,你不要各个领域、不要各界过于依赖我们的央行,依赖央行的降准。

所以可以看到如果你存款准备金率过低就很容易有金融风险,因为你存款准备金率我以前也讲过它是个杠杆效应,你越低的话银行的杠杆越大,银行的金融风险就越高。

但是现在大家也知道实体经济非常非常困难,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如果你要是不降准不去释放货币,实体经济就容易资金链的断裂,所以说这是典型的一个囚徒困境,是个两难的困局。

央行可以说已经陷入到一个非常危险的一个临界点,就是他降也不是不降也不是。

大家知道银行它是有货币乘数,还有乘数效应。

刚才我们讲的2018年央行到现在一共降了12次存款准备金,一共降了加起来是8万亿,这个数据它只是一个基础货币,基础货币是一个高能货币,经过刚才我讲了货币乘数效应,大家可以看这张图。

这张图就显示了我们现在货币乘数的是创了历史新高,在6.72位置,就是我们杠杆非常高,你用8万的基础货币再乘以乘数效应就是6.72或者6左右,你就给它乘那将近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其实一共释放了将近48万亿的一个广义货币。

所以说你不要小看这12次降准威力是非常非常大的,因为它一旦货币乘数效应通过商业银行在释放出去以后,这个当量是非常非常大的,好,讲到这儿。

我今天刚好也看到两个新闻,我觉得也特别好的诠释了就是为什么降准降成这样了,经济还是不太给力,放水尤其是放的水到底去哪了,为什么经济他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兴奋的这种状态,尤其是小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只有6%,这么多年来不停的支持中小微企业,或者说支持一些当地的国有企业,降到这么低,那钱大部分到去了哪里。

大家看一下这条新闻,是甘肃省内16家主要银行与甘肃省公航旅集团签署了1673亿元的债务重组协议,协议签署后甘肃省的公航旅集团1673亿元的债务利率调低,还款期限统一运行到30年后,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所以你看到你就明白了,甘肃省的这么大的一个国有集团,他通过和16家主要银行进行签这种债务重组,其实就是把还本付息的压力给延后了,还本是一杠子推到了30年以后,统一运行是30年,利息因为利率的下降,那利息支出也下降。

所以说一杠子把那个债务展期到30年以后,可以说基本你这一代人都不用考虑了,就是不只是这一届官员,可能一代人你都不用考虑了,而且你把利率还调降了,还款的利息也少了。

但是你想想,如果你换成一个个人或者换成一个民营企业,如果能让你展期30年以后考虑再还,那你不是开心的笑死了,对不对。

比如说你背的房贷让你30年以后再还,你不开心死了?然后再给你利息还调降,那是太爽了。

但是问题是不可能对吧,那我们再看一下甘肃公航旅集团的伟大目标,其实他已经够伟大了,2019年底公航旅集团总资产已经突破5000亿元,用三年时间集团总资产就实现了翻番,提前两年时间实现了集团三步走,三大步两翻番的奋斗目标,资产突破5000亿的目标,就是说明他5000亿的资产用了三年的时间他就已经翻倍了。

然后他又说按照公航旅集团的规划,再用5~10年实现总资产超过1万亿元,第三步的目标,努力将集团打造成交通旅游全产业链,金融全牌、照信息化管理全覆盖的三全企业集团,为实现具有国际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奋力前行。

野心变得更大了,5~10年以后资产再翻倍非常厉害,大家知道资产规模扩大的背后其实都是负债的迅速膨胀,其实都是银行给你贷款、给你负债,通过废的负债然后催生资产的膨胀,甘肃的公航旅集团资产重组可以说刚刚完成,马上就要向新的万亿目标继续迈进,毫无疑问那央银行又要出大力气,银行又要大量的去贷款,负债又要大量地增加。

所以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那么低,因为不停的释放准备金进行货币乘数的扩张,商业银行不停的贷款给这些大的国有企业或者给这些当地的地方城投,所以钱很多都到了这些地方。

大家也知道各个地方像甘肃公航旅集团的这种巨无霸的国企,每个地方政府都有很大的下属的国企的集团,像交投集团、什么环投集团、什么能投集团,各个领域都有大的这种集团企业,按照他们的这种资产规模的扩张速度,可以说背后的负债膨胀也是非常迅速的。

所以说就很容易理解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为什么降的这么低,中小银行为什么这么缺资本,包括中小银行的风险为什么有那么大。

 PART 2  国有企业1~4月份经营数据

我们再来看一下最新的中国整体的国有企业1~4月份的一个经营数据,也是新鲜出炉的,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一个就是营业总收入,营业总收入在1~4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是17,000亿元,同比下降9.2%,那其中央企业下降9.2,地方国有企业下降也是9.2,中央企业是99,000亿,地方国有企业是7万亿。

大家可以看到营业总成本的下降没有营业收入下降大,营业总成本同比下降6.2,这两个不是最关键的。

我们最关键的看利润总和净利润,利润总和这一项就是1~4月国有企业利润总是4120.1亿元,同比下降63%,其中中央企业是3628亿元,同比下降53.1%,地方国有企业是492.1亿元,同比下降85.5%。

可以看到国有企业的利润总下降非常严重,我们再看一下净利润,净利润的下滑更严重,1~4月国有企业税后净利润是2105.6亿元,同比下降74.3%,然后其中央企是2342.5亿元,同比下降59.5%,地方国有企业是负的236.9亿元,同比下降109.8%。

我给大家总结一下这数据有点杂乱。

可以看到就是在净利润这一块下降是更猛,总体是下降74%,尤其是地方性的国有企业基本是亏损了1~4月是负的236亿元元。

大家再看一下就是总收,总收入那一栏1~4月的总收入是17万亿,利润总的数据是4120亿,我们看一下利润率是多少,大家算一下利润率可能也就在2.5%,用4120亿÷17万,大概就是2.5%的一个利润率的一个水平。

最后我们再回到央行官网的这幅图。


那上半部分我也讲过了,现在我们再看一下下半部分里面也有一些精华,我们再来看看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2020年5月15日金融机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9.4%,较2018年初已经降低了5.2个百分点,降准导致了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收缩,不但不会使货币供应量收紧反而具有很强的扩张效应。

这与美联储等发达经济体央行减少债券持有量的缩表是收紧货币正正相反。

主要原因是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意味着商业银行被央行依法锁定的钱减少了,可以自由使用的钱相应增加了,从而提高了货币创造能力。

里面大家看也有很多的精华,央行确实数据说话的一个部门,确实很牛。

首先什么叫货币创造能力,人民币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广义货币为什么对m2现在高达209.35万亿人民币,这么多的钱,而且同样都是放水,美元的放水跟我们的放水为什么不一样。

我们央行的放水就是缩表,它那个如果缩表的话就是紧货币,央美联储的放水它只是扩表,所以有很大的差异。

而且同样是放水,美元短时间它扩表3万亿美金他带来什么样的一个后果,人民币的放水和美元的放水它差别在哪。

我觉得里面就是给你很多启示,当然具体原因他也没有讲,因为那个就太细了,但是他至少这里面已经官方的一个姿态告诉你了,就是中国央行的放水和美联储的放水那是不一样的效果,影响将来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这部分内容我留到之后再给大家讲,因为讲起来也就是非常详细、比较多内容。

给大家总结一下今天的内容,今天大概讲了两部分内容。

一部分是给大家详细分析了一下央行关于2018年以来12次降准的数据,还有就是9.4%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

第二部分就是给大家介绍分析了一下国有企业1~4月份经营情况,可以看到虽然经历了供给侧结构性结构性的改革。

大家知道国有企业在15、16年以后进行了结构供给侧改革,就是去产能,三去一降一补,它其实压缩了很多的产能,其实是相对来说从16年以后经营状况都是非常好的非常舒服的,因为它产能下降了,然后需求又刺激。

但是到了今年大家也看到1月1~4月份经营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大家知道小微企业肯定是很不乐观了,国有企业现在出来的数据也不乐观。

这就是小美今天的分享,足足5000字干货,希望彼此有所收获,希望大家关注、点赞、转发,我们明天再见。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