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一触即发,危机往往来自于意想不到之处!

今天小美跟大家聊聊金融风险的问题。

其实经济危机的种子往往都是繁荣时期埋下的,但是有两件事确实是很难提前得知和预判,一个就是危机何时爆发时间点很难确定,还有一个就是它触发因素是什么。

但是我们现在根据经济和实际的发展变化紧密跟踪和分析,站在现在时间点我觉得有一个地方的风险确实不得不重视,就是香港的金融市场。

现在在小美看来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地方也是很多投资人容易疏忽的地方。

 PART 1  美国对华战略报告

好,小美就先从美国的一份对华战略报告讲起。

大家知道,在美国当地时间5月20号的时候也是召开两H的前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名叫《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的文件,并在第二天递交了美国国会。

文件一共是16页,内容可以说是非常的丰富和具体,可以说是美国未来对中国的总的一个战略态度、战略部署,也是一份对华的战略宣言。

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它分为这么几个部分,就是分为引言、挑战、方针、实施和结论五个部分。

在挑战部分它列举了三个部分,就是经济挑战,我们的价值观所面临的挑战,还有安全挑战。

具体的实施部分它包括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保护美国人民家园和美国生活方式,第二部分是促进美国的繁荣,第三部分是通过实力维护和平第四部分是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文件的英文名的全称是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大家上谷歌一搜就有全文。

接下来我就说几点,我认为里面最重要的内容。

首先是文件开篇引言就讲到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在对华策略上一直是抱有希望的,美国希望通过接触交往能使中国经济开放和政治开放,然而40年后的今天,美方认为自己并未如所愿,这是引言中的一个大的背景的介绍。

接着第二点文件就讲到在回归原则性现实主义的指导下,美国以此来回应中国的直接挑战,承认我们正处于战略竞争中并适当保护我们的利益。

大家注意他强调回归原则性的现实主义指导下回应中国的挑战有现实主义这4个字。

第三点值得关注的是,他讲到鉴于中国领导层正在做出的战略选择,美国现在承认并接受与中国的关系,正如中国内部一直以来所定位的一样——大国竞争关系,它明确定义为大国竞争关系。

第四点,美国认为与北京进行象征性和排场性的对话没有任何价值,相反我们要求取得切实的成果和建设性的结果。

我们认识到北京的交易性做法,我们会通过及时的激励措施和代价会以可信的威胁来对其进行回应,当平静的外交手段被证明是徒劳无益的,美国将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公众压力,并在必要时付出相应的代价来保护美国的利益。

这后半句分量比较重,可以听到他是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公众压力,以可信的威胁来对其回应,这就是给你一种感觉要玩真的的感觉。

第五点就是美国无意干涉中国内政担当,但当北京偏离其国际承诺和负责任的行为时,特别是与当美国的利益受到威胁时,华盛顿将继续直言,例如香港的未来关系到美国重大利益,香港约有85,000名美国公民和1300多家美国企业,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多次呼吁北京遵守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维护香港的高度自治、法制和民主自由,使香港能够继续成为成功的国际商业和金融中心。

这里面就专门的提到了香港,非常有意思,它明确香港未来关系到美国的重大利益,毫无疑问香港也牵涉到中国的重大利益。

如果两国都认为香港涉及到彼此的重大利益关系,香港就很难太平。

最后他在结论部分又说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反映了根本性的再评估,对美国如何理解和回应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领导人物的再评估。

美国认识到我们两个体系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美国政府将通过政府一体的方式,在国家安全局所阐述的回归原则性现实主义的指导下,继续保护美国的利益提升美国的影响力。

同时我们仍然愿意接受中国在符合我们的利益的方面进行建设性的注重成果的接触与合作,我们将继续以尊重又清醒的方式与中国领导人进行接触,向北京发起挑战以使其履行承诺,注意主要最后几个字就是向北京发起挑战。

整个我就提炼这么几点,大家有兴趣可以认真看一看,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和具体。

 PART 2  金融风险

接着我就讲一下金融风险的事情。

大家也看到了就上面的提炼的第五点里面,美国认为香港未来关系到美国的重大利益。

香港很有可能成为未来中美对抗的一个矛盾的焦点,香港的金融风险可以说已经不能小觑。

小美昨天讲过,就是15、16年当时的中国国内的金融风险的传导是由内而外传导,这次要谨防金融风险是由外而内的引发。

为什么这样讲,大家可以先看一下这张图。

是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的数据,也就是在港上市的内地企业一共有1241家,香港全部上市公司是2449家,数量上的内地公司占到50.7%,这是数量上的占比。

接着我们看一下市值的占比,根据港交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香港2449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是38.165万亿港元,其中来自内地企业的市值占比达到73.3%,大家可以看到上面的图2018年底的它是67.5%,等于提升了5.8个百分点。

最后我们再看一下成交金的占比,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来自内地企业的成交金占到整个香港市场成交金的82.5%,也就是从2018年的79.5%,提升了三个百分点。

我们再简单来看一下内地企业的构成,可以看到在港上市的1241家内地企业中,h股占了284家占比22.9%,红筹股是173家占比13.9%内地民营企业是784家占比63.2%。

有些朋友他可能不太明白什么是h股什么是红筹股,或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分成这三类,我简单说一下,大家看一下这张图。

简单来说在香港上市的这些公司分为香港的本地股、中资股和其他地区股。

中资股又分为三部分就是h股、民营股和红筹股。

其实h股它就是注册在内地然后赴香港上市的,就是我们经常听到 h股、s股和n股,其实h就是香港的代号s就是新加坡的代号,n就是纽约的代号,在这些地方上市的股他们分别给他们代号了h股、s股、n股。

但是他们公司的注册地是在内地的,而他们的发行的股票只有对公众发行部分股票可以上市流通,其他的股票是不可以流通的,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全流通的一个概念,只是部分在香港对公众发行的股票可以流通。

红筹股是什么?

红筹股就是它是注册地在境外,大家可以看到红筹股和h股的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注册在内地一个注册在境外,红筹股是注册在境外的然后在香港上市的,而且它的实际控制人或者说是控股股东往往都是国资企业。

红筹股它一般的一个架构是在境外在开曼全岛或者英属维京群岛设立一个离岸公司。

然后用离岸公司控股国内经营业务的这种主体,但实际控制人基本都是各地的国资委或者国有企业,这个架构叫红筹架构,民营企业也采用的是红筹架构,只不过它就是不把它称为红筹股,把它单列出来称为民营企业股。

看香港股市中内地企业数量市值成交金的一个占比,就知道香港股市里面内地企业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成分。

香港金融市场如果有动荡的话,对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影响还是比较重大。

接着我们再看一下香港银行跟内地企业的联系,2017年有一个数据就是根据汇率的统计显示,截止到2017年3月份香港银行业对内地的风险敞口达到整个银行系统资产的比例是29.3%。

过去好多年香港银行也不断的加大对内地业务的风险敞口,也就是给内地企业贷款,在2014年曾经达到过一个高峰,那个时候内地业务的风险敞口达到了整个银行系统资产比例的32.8%,也是一个历史新高。

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香港银行对内地风险敞口的规模是达到稳定在大概29%左右,澳门银行对内地业务的风险敞口达到整个系统资产比例41%还要高一些,因为澳门的经济更加单一,更加依赖于赌场经济。

这就是香港银行对内地企业风险暴露的一个角度看香港金融市场和内地的一个联系。

这些年中国内地的股市、楼市、汇市、债市可以说政府都是严防死守,就是所谓稳定压倒一切。

2017年11月当时成立了一个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它的重要职责就是为稳定这一目标就严防死守,为金融稳定而设立的,你看它不叫金融发展稳定委员会,叫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它把稳定放在发展前面,说明他的首要职责是金融稳定。

就是但凡你说出一点问题,就第一时间他就把风险的苗头给你掐掉了。

但是香港不太一样,香港是一个自由市场,非市场力量的干预它是不那么容易实现,所以风险的爆发也更加难以防范。

目前香港大家也都知道已经变成中美继MY战和中美科技战之外的又一个前沿阵地,很多人只关注香港的一些政治事件和政治属性,却忽视了香港它作为全球三大金融中心的金融风暴眼的一个位置。

还有香港市场的楼市它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香港价格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截止到2019年末每平方英尺的价格是20570港币。

再有一个就是香港楼市杠杆水平的问题,2019年香港政府宣布降低首付按揭比例,绝大多数的房屋的最高按揭的上限都上升到90%,就是说可以首付10%最高按揭90%,可见杠杆水平是放得非常非常松。

香港楼市真的确实是非常贵,价格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租金水平也是非常高,杠杆水平确实也不低。

深圳跟香港它是接壤的,深圳之所以这些年它迅速超过了内地的很多城市,成为中国可以说最具潜力的城市,这些年的发展可以说快成为中国的一个创新中心,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深圳它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就是毗邻香港。

香港高度的这种市场化程度还有发达的金融市场,还有开放包容的这种市场化水平,对深圳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说如果香港的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出现问题,深圳市场肯定也容易受到拖累和牵连。

所以说,风险往往来源于不经意的地方,就国内的这4大市场,楼市、股市、汇市、债市,它都有非常强烈的政府干预和维稳,可以说是暂时无忧,但是不能小觑香港市场这种风险的这种传染性传导性。

香港市场跟大陆市场的天然的联系非常紧密,香港市场的风吹草动势必会影响到大陆的金融市场,再加上这些年沪港通和深港通的实施,香港股市和中国的A股相互打通、相互交融、彼此深度介入,所以要高度小心香港市场的这种风险的这种内溢性。

就是尤其是当中美冲突的当下,香港市场非常有可能进入一个高度不确定的一个状态。

这就是小美今天的分享,希望彼此有所收获,希望大家关注、点赞、转发,我们明天再见。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