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三大重要变化;香港草案引发剧烈激荡!

关于香港的一个草案这几天各界人士国内国外议论纷纷,我们今天聊聊两H相关内容。

首先我们看一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有哪些独特的地方,还有哪些独特的内容。

第二部分我们就分析一下关于这个香港的一个草案引发了剧烈的激荡和争论,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是否会受到影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PART 1  政府工作报告看点

首先我们来看关于政府工作报告。

对比2019年和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要点,第一个变化就是不再提中国经济增长的具体目标,是历届政府工作报告历史上头一次。

第二个大的变化就是不再提广义货币m2和名义GDP增速相匹配,还有涉融余额同比和名义GDP增速相匹配,还有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

第三个大的变化就是不再提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在小美看来这就是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最重要的三点。

其他的像cpI保持3.5%、城镇新增就业失业率什么的,我觉得都没什么好看的。

那赤字率3.6%以上,财政赤字较去年增加1万亿特别国债1万亿,大家可以看到地方国债地方政府的专项债3.75万亿,这些其实都是为了六保。

其实是面对就是已经中国达到100万亿人民币GDP体量,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多发一点这点国债或者专项债什么的,其实都是杯水车薪,不会有太大的刺激效果,主要还是为了实现六保,刺激跟08年当时的刺激政策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关于政府工作报告我就主要说一下就是刚才我说的比较关注的三点。

第一点就是关于不再强调广义货币m2和涉融余额与名义GB增速相匹配,也不再提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

说明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已经达到极限,未来货币政策不会再考虑名义GDP增速的事情,他唯一关心的而且最看中的就是全社会的资金链不要断裂,不要发生这种金融系统性风险,不要发生明斯基时刻。

我们从今年1~4月的天量的社融规模和m2也能看到,中国央行已经拼尽了全力,通过三次降准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到一个很低的一个水平。

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再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其实已经低于大部分的国家加总的存款准备金率,商业银行的风险就开始逐步暴露,央行可以说此时已经来到一个比较危险的一个平衡点或者是临界点。

如果要继续救助实体经济,就要继续放大这种金融风风险,就是要多放水,所谓的多放水所谓的多增加信贷。

如果不救实体经济,最终实体经济的风险它也会传导到金融机构,因为这种坏账的风险,金融风险也会大增,所以这就是一个两难局面。

第二点是关于为什么没有提GDP的增长目标。

2020年我想大家都有感受,对中国的经济可能是有一定的转折点的意味,以前有人说句玩笑话,他说2019年是过去10年最差的一年,但是却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这话还真有可能,最后也一语成谶一语言中。

中国经济的发展总体来讲在2000年以后基本都是顺风顺水顺周期,经济发展是一个线性的一个增长,那未来我们会来到一个什么状态,未来我们会到一个非线性的世界。

世界的发展状况它会充满这种不确定性,非常跌宕起伏甚至有一年或者某几年GDP会出现负增长,都会变得很常见,我觉得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第三点就是没有提人民币币值的基本稳定。

我估计下半年随着经济和金融风险的增大,包括人民币长期的累积的这种贬值压力,在下半年估计贬值的压力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释放,再叠加下半年的国际环境和外部压力,人民币的贬值压力确实不可小觑。

我估计过了,因为现在7.141、7.15的离岸汇率,如果破了7.2以后它可能朝着破8的位置奔过去是有可能的。

以上简单给大家分析了一下政府工作报告,东西稍微看看就可以了,主要是和往年的变化看看在哪里。

 PART 2  我们的香港

接下来我们就说一下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和香港金融市场的问题,先说一下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问题。

大家知道香港、纽约、伦敦并称为全球三大国际金融中心,我们一天时间是24小时,全世界都实行8小时工作制。

全球这三个时区各有一个金融中心叠加起来,恰好可以保证全球24小时的金融交易不间断。

我们来看几个数据:

在2018年香港作为全球投资接受地金额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香港吸纳了直接外来投资是1157亿美,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大陆;

2018年香港的全球人民币业务占全球人民币支付交易79%;

2017年国际资本通过香港在大陆设立的企业高达50.7%;

大陆通过香港吸引的外资投资达到72%,是大陆最重要的外资来源地;

最后一个数据就是香港是中国大陆最大的转口贸易地,总贸易量是1.1万亿美金,数据是中美进口贸易的总和的1.73倍。

通过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地方虽然很小,人口跟大陆很多城市比起来也算不上太多,尽管它有700万的人口,但是资金的活跃程度包括资金的交易量、包括资金在这里聚集,可以说是亚洲任何一个城市都比不了的。

香港可以说既是国外资本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同时也是中国资本走向海外的一个桥头堡。

国际金融中心它就是全球天量资本的聚集地、聚集中心,有着对全球资本强力的控制和支配的巨大效益,香港是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地位。

而且在全球金融经济自由度排行中,香港的经济自由度排名是全球第一位的,打分是89.8分,比新加坡、新西兰、瑞士都靠前。

全球经济的这种自由度也是培育香港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的基础。

我们再说一下就是5月21日两H提交了的那份草案,简单的就称为香港国家安全法吧。

草案是在准备在5月28号提请审议,我们可以看到香港金融市场看到消息以后的反应,恒生指数下跌了百分之5.56。

很明显香港的金融市场是对法案通过以后有很大的担忧和顾虑,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的建立说到底就是它不光是金融机构、金融人才,更关键的是它的一个法制环境,也就是一个稳定成熟的法制环境,它能够吸引资本对资本比较友好,最后所以资本流向和资本的走向就会很容易在这里聚集。

很多人很关心就是法案如果一旦通过以后,究竟香港的金融地位和金融中心地位和金融市场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未来究竟会演进到一个什么程度。

我认为主要就是看这三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就是香港本身会不会有再更大的动荡,会不会激起新一轮的更大的这种示威游行或者是一些动荡;

第二个因素就是欧美的反应就是外界的反应,尤其是美国的反应,特朗普最近在离开白宫以前,他表示如果中国通过香港国家安全法将会做出强烈的反应。

第三个因素就是资本的态度,资本向来厌恶风险,自去年香港风波,整个资本的不安全感可以说是越来越强烈,未来随着中美对抗的大趋势愈演愈烈,如果一旦进入临界点或者转折点的资本就有可能持续的流出香港,进而引发这种香港的金融市场的海啸。

很明显大家已经能感受到香港已经变成了就是继中美贸易战和中美科技战以外的又一个对抗焦点和战场,香港的命运可能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中美竞争对抗历史大环境大气候的影响。

说到这,我们说一下就是很多的美国的中概股现在都在考虑从美国退市,因为他们面临的美国证监会越来越强的这种监管压力。

美国在美国时间5月20号,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外国公司担责法案,法案要求特定的证券发行人证明其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者控制,反而同时要求能够检查赞美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

说白了就是能够审查上市公司的审计底稿,法案众议院通过以后总统签署以后就会生效。

在5月19日,纳斯达克针对部分国家的公司修订了上市规则,主要是有三大要点,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

最重要的还是第一点就是限制性地域公司的审计质量、审计机构资格的要求,还是对审计这块的要求。

这里面它限制性地域指的就是法律制度,由于法律制度安排等因素使得美国上市公司监管机构在获取上市公司信息方面存在障碍的国家或地区,明显是包括中国的。

因为中国法律规定,跨境证券监管事宜要通过证监会进行,要以中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是依赖中国的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美国的监管证监会不能直接跑过去自己检查,就符合了限制性地域的定义。

可以看到美国的监管机构,不管是证监会、美国的交易所都对外来的公司在美国上市要求是越来越高,审查力度越来越严,尤其是出了一些像瑞星咖啡这些造假的类似事件以后,整个在华尔街他们形成这种共识监管就越来越严格。

而且不光是形式上,你要符合美国的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规则,同时实质上也要对你的审计底稿能够抽查。

正是因为美国监管机构的这种压力,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就开始在香港二次上市的一个潮流,最早的践行者当然就是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嗅觉非常敏感,经济数据和政治数据都非常敏感,2019年11月中概股市值最高的阿里巴巴率先选择在港交所二次上市,变成在美国和香港上市两地上市公司。

然后就是最近传言的京东说是确定于下个月6月18日正式在香港挂牌上市,网易也通过秘密方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而最快是在6月底挂牌上市。

后续最近百度也有很多的传言说他也要回到港交所上市,所以后面可能携程、爱奇艺大量的这些互联网公司都有可能陆陆续续地启动回港上市的进程。

我觉得回港上市没有问题,但是因为我们也可以看到中美对抗的这种非常激烈,香港金融市场越来越动荡。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张图,有人说时候回归港股正是一个好的时候,因为港股估值低的已经不能再低了。

目前恒生指数市盈率的中位数是9.69倍,回顾过去40年,香港恒生指数估值本来全球横向来比就算是比较低的,它比A股、比美股比很多国家的股市的估值都偏低。

一个是因为它流动性不太好,流动性没法跟A股和美股去比,另一个方面再加上香港的动荡对它估值有压制。

回顾过去40年的历史,当前估值的比现在估值低的情况只出现过4次,如果是看市净率恒生指数的市净率已经破亿了,意思就是整体的市值比目前整体的会计上的净资产还要低,这是恒生指数有史以来第三次破净,前两次分别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还有就是2016年初的那个时候。

我觉得现在回港上市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时候,我觉得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多时候回顾历史,你去横向的比较估值,有的时候只是在开着后视镜开车。

但是现在这些美股的中概股回港上市,它也是一个不得已的一个选择,因为在美国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格,他可能会受到这种退市的威胁,或者是受到很强的这种监管的压力。

然后最后我就想说一点关于风险传递的问题。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15年的时候是中国A股当时股灾的爆发,当时金融市场的风险的传递顺序是由内而外传递,拖累了港股以及海外市场大跌。

这一次我比较担心的是香港金融市场的风险的率先爆发,风险它有可能是由外而内转向境内金融市场传递或者传染。

香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中美之间对抗对立的一个前沿阵地,资本流出香港的风险越来越大,到时如果一旦成规模成体系的流出就有可能引发金融动荡,变成引发金融动荡的双蝴蝶的翅膀。

这就是小美今天的分享,希望彼此有所收获,希望大家关注、点赞、转发,我们明天再见。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