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五角大厦发布奇特的新闻,经美国插手必没好事!

美造成俄欧关系紧张

五月对欧洲的国家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因为五月七号是二次大战欧洲战场结束的胜利纪念日。

在这样一个重大的日子里面,欧洲有很多的国家,特别是像俄罗斯,他们会办纪念大会,庆祝二次大战的胜利。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开始产生了变化。

美国的五角大厦发布了一个非常奇特的新闻,这个奇特的新闻是说,二次大战起源于德国跟前苏联对于波兰的战争,也就是对波兰的瓜分所造成的这个战争,这让俄国人实在没有办法接受。

接着美国的白宫文件里面谈到了二次大战欧洲战场的胜利是美国跟英国的功劳,俄国就是前苏联又被排除在外,普哥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情。

普哥跟我们老大在通话的时候就谈到这个问题,老大也讲得很清楚,历史是不容许被窜改的,美国人这样窜改历史对于欧洲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他不只是对于苏联,不只是对俄罗斯,不只伤了俄罗斯人的感情。

比如法国,整个战争的胜利跟法国人没有关系吗?只是美国人跟英国人的功劳吗?

德国的总统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说历史是必须要被记忆的,历史是不能够去随便篡改的,因为随便修改历史对德国也不是好事,德国是要从纳粹中走出来,因为他们要跟纳粹划清界限,德国人要记取这段历史他们不想再这样过日子,他们不想再重蹈覆辙。

经美国插手必没好事

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做,五角大厦也好,白宫也好,为什么继续在欧洲,推动仇俄动作。

因为当他在推动仇俄的时候,他就激化了俄罗斯跟欧洲之间的关系,在亚洲他在推动仇中反中他要努力的要激化亚洲国家跟中国的矛盾。

但是东盟的国家都不为所动,他拉了日本,对于有关于台湾问题大作文章,想要激化两岸之间的矛盾,要激化日本跟中国的矛盾。

日本也是不长眼的,配合美国人走,当日本不长眼的配合美国人走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国大陆的海警船,在五月的时候,就进入了钓鱼岛要去追捕日本渔船作业,日本的渔船就赶快跑掉。

告诉日本说,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再来破坏东北亚的安全的局势。

我们也看到朝鲜金正恩在这段时间,也做了一些动作,而且有人估计他可能在发展洲际的弹道导弹飞弹。

如果他的洲际的弹道导弹飞弹越来越成熟,再加上他有核弹头,金正恩采用的手段就直白地告诉美国人,我不是伊拉克、伊拉克,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核武所以你才敢攻打,我有核武而且我可以丢到你的家里面,因此美国人不敢攻打朝鲜。

朝鲜现在要求,要给美国施加更大的压力要解除经济制裁,我们看到美国所插手的地方,每个地方都不安全。

欧洲,美国挑起了欧洲跟俄罗斯的矛盾。

亚洲,美国要挑起周边的国家跟朝鲜,或是跟中国的矛盾。

在中东里面,叙利亚跟土耳其的问题矛盾继续发酵,对伊拉克的插手也继续在发展。

共建欧亚非生命共同体

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想到了一个问题,到底欧洲亚洲的欧亚大陆,我们到底该怎么走。

我觉得中国、俄国、德国这三个大国应该要携手共建欧亚非生命共同体这样的一个概念。

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一个倡议呢?

中国大陆的文化是包容的,中国在唐朝的时候接受了世界各国的文化,我们吸收了印度的佛教,发展出我们的禅宗。

中国的文化本来就是一种包容性的文化。

过去天主教到中国来,穆斯林到中国来,佛教到中国来,它都在这个地方融合。

在唐朝,有一支阿拉伯军队进入了唐朝,你看他们到现在在西安过得非常地好。

有一支据说大概有三十多万人的犹太人移民到中国来,是唯一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受迫害的犹太人,现在一支犹太人跟中国就融在一起。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包容的世界,这样的文化体系他本身对于

东盟国家的影响力,对东北亚国家的影响力是很大的。

所以可以解决跟非洲,跟东盟之间的问题。

俄罗斯他跟中亚国家的关系是密切的,所以俄罗斯可以在中亚国家,在地中海沿岸的叙利亚等国家,可以发展扩大他的影响力。

欧洲只剩德国站在道德高处

德国在欧洲他是居于领导地位,而且德国从二战以后到现在

,他坚持他的原则,没有背叛他的原则。

而英国跟法国已经多次地背叛他们的原则,所以英法在欧洲的领导地位是受到质疑的。

例如说,二千零三年的时候,美国要去入侵伊拉克,要去侵略伊拉克,就是在英国的帮忙下,也就是英国是帮凶,英国已经背弃了国家主权,背弃了人权。

2000年欧洲的一个国防会议,他们在探讨欧洲的价值是什么?

最后他们认为欧洲的价值应该是人权,而当英国去侵略了伊拉克造成了这么多人死亡的时候,它本身已经违反了欧洲的人权的精神。

当时法国跟德国是站在正义这一方去批评谴责美国的,可是后来法国人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法国的总统联合英国人,去侵犯了利比亚,发动了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破坏了国际的人权原则,也破坏了国家的主权原则,所以法国也失去了道德的高度。

现在在欧洲最大的最有影响力,而且还占据在道德高度的就是德国,所以德国他可以在欧洲起很大的作用。

因此中俄德三方可以探讨,在尊重各个不同的政治体制下,我们都共同地主张多边主义;

我们都反对美国从小布希总统以来所定下来的单边主义;

我们都共同主张自由贸易,降低贸易障碍。

我们都共同反对特朗普所高举的贸易保护主义。

我们有共同的价值,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尊重各个国家的政治体制,还有人权这个部分,我们是可以有很多的讨论空间。

换言之,先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温饱解决,温饱解决以后,过大家同等富裕的生活的时候,我们再来思考人权的内涵,应该有的变化。

阶段性解决问题

人权本身,应该是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发展的。

我举一个例子,假设今天德国陷入贫穷,陷入饥饿,德国要先解决的是什么,当然是先解决饥饿的问题。

那当你要解决饥饿的问题,需要集中力量来办大事的时候,那是不是要扩张政府的权力。

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我们就可以理解原来人权应该是有阶段性的,他是慢慢地发展的,他需要在物质基础都很丰富文明都很丰富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这样走。

因此应该提出这样的一个倡议,中俄德可以携手共建欧亚非大陆的生命共同体。

喜欢欢迎关注、点赞,感谢!!

(摘自微信公众号:每日财经锐眼)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