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最惨痛的一季报期

启发

大伙好,我是受到黄金启发的邵老。

昨天闲时盯了一眼伦敦金和纽约期货黄金的走势,霎那间给我的感觉就是黄金避险属性回了。

但昨天上面所说到的两者而后的走势却令邵老不得不感叹,2020年还真是见证历史的元年。

两者一度出现伦敦金涨价,纽约期货黄金下跌的走势。

固然现如今没人开采黄金,导致现货库存不够而涨是能够理解的(几乎就和大米之类现货涨价同理),但更多的是背后Z策所导致的。

在M联储无限QE的加持下,严格意义上说黄金可以涨到任何价位。

但现在已经基本回不去金本位了,随着现代支付技术普及的今天尤其互联网功能加持,黄金减去实际使用价值(事实上用处也没法增加),在进入法币年代这么多年,回去真的很难。

所以黄金作为重资产(不好花,只能用来保值),回归避险本质才是正途。

不过我昨晚真实的思考线路并非这么顺,挺跳脱的。

在我联想到M联储的无限QE之后,脑海里蹦出好多问题,我归结到最后其实我的问题是小蓝与小红在本轮危机中经济Z策的差异是什么?

在此我先回答之前大伙都很想知道的问题,那就是无限QE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小蓝加印的美元由世界共同买单。

其实这一动作有两个方面的作用:

第一,是的的确由全世界买单,如果不买单小蓝自然就会超级通膨;可惜的是现在还找不到比美金更好的替代品。

第二,补充美元的流动性。因为经济活动降低,流通的美元反倒是少了。

其实简单的来看,M联储在面临疫情威胁时,采取了全盘倾出的危机处理模式。

这一模式的采用是为未来的货币Z策增加了新的选项,同时也表明货币Z策的空间虽然已经被逼到极限,但仍然尝试在面对危机时作出具有前沿性和前瞻性的选择。

小蓝经济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困境?

从3月的最后一份初请失业报告中就可以看出,失业人口已经出现快速上升,考虑到小蓝家庭普遍储蓄率较低的现实,M联储要加足马力,尽量避免经济出现进一步的就业问题、并因此而引发个人、家庭和企业的信用危机。

那现如今事情解决了吗?这里我就教大伙如何判断M联储的Z策是否见效,主要是看这几个指标:

第一,美股能够避免过度的下跌;

第二,跨国金融机构能够正常运作;

第三,主要货币的币值相对稳定,新兴市场货币不会出现过快贬值。

当然,全球疫情的进展也会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疫情虽然凶险,但目前市场最大计价仍旧是:不断动态评估封城等Z策带来的经济代价。

所以大伙就能看出来,从这个角度看M联储的开放式Z策,事实上给市场带来了某些确定性,而疫情的不确定性虽高,但技术上也有足够的处理方式和手段。

如果拿M联储的Z策与小红的Z策做一个比较,大伙就已经发现一些很明显的不同点。

但流动性支持、信用体系的维护以及币值的稳定,说白了就是小红与小蓝采用的是明显不同的框架下的三个同样目标作抓手。

小红处于的框架存在“集中模式”,因此Z策目标是存在优先次序的,但总体而言也存在风险分散和共担。

邵老我就举个例子吧,市场一直在呼吁小红Y行大幅降息以减轻实体经济的负担,但小红却在疫情肆虐时采取了定向的再贷款模式。

在贷款的实际利率水平甚至低于存款利率,这样的一种极端模式也只有在小红能能运作。

而且当初一直在看邵老文章的朋友肯定也知道,当时还有消息称小红在考虑降低存款利率,这在某种程度上既为金融机构减压,与此同时也是对承担了实际经济损失的商业金融机构作出一定程度的“褒奖”或者“补偿”。

但显而易见,这样的模式在以小蓝为首的西方国家时无法实施的。

邵老我不知不觉在这部分用了大量篇幅~一方面也是对自己问题作一个思考,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分享这些思考能给大伙带来帮助。

如果大伙对此还敢兴趣,咱们明天就来聊一聊我是怎么判断未来小蓝和小红经济和Z策的演化会走向何方,以及会存在怎样的互动,对金融市场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我先提前剧透:“脱钩无疑是举起了屠刀”。

一季报来了

今年的一季报期,太难了…

本来没有海外疫情的蔓延导致市场提前大跌,一季报期也是要轻仓度过的。

现在创业板时已经完成一季报业绩预告的披露,但主板和中小板的披露率低的可怕,远低于去年同期。

现在也就创业板的数据能作参考,而就预告而言一季报整体利润增速均值为-25%。(2019年Q1增速为-15%)。在扣除温氏和迈瑞后,净利润增速更是降至-38.1%。

创业板中就养殖、产业互联网、新能源、消费电子、医疗和食品预计一季度实现正增长。

大伙知道这个季报数据差到什么程度吗?

要知道2018年大熊市之后,2019年诸多上市公司纷纷计提商誉减值和各项浮亏,给业绩洗了大澡!在此之下才会有上面2019年Q1增速-15%,但是要知道2019年全年增速+47%的前低后高。

即便2019年第一季基数如此之低,咱们2020年第一季报依然录得了-35%的负增长。

可见经济衰退已开始在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一季报上有所体现了。

但除了邵老本身,我身边很多朋友呈现的态度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恐慌,这是为什么?

虽然今年这种程度更甚于2018年的短期衰退之年,可是现在市场的抗灾经验明显时更丰富了。(挺讽刺的)

2018年的衰退最后导致2019年这种仅次于2007年的超级牛市,Z策和流动性上的“矫枉过正”,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吧?

北向来了

早盘股指高开后上行,一直是偏多震荡,个股和板块运行都还不错,前两天是该涨不涨反跌,今天是要跌没跌反涨,可见昨天的地量还是对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有影响。

本来我还替早盘的量能担忧,害怕这个量能否支持大幅度的上涨和连续性的进攻。

可是下午这条证券消息,成功带动了低迷许久的券商们。但这个消息有转折,我这边就不乱传播。

最近主要还是担忧一季度的业绩,不受疫情的行业反而表现较好,比如今天的云游戏,云办公,科技股当中的新基建也有表现,科技股上涨对人气贡献很大。对于医药股,今天午后是有明显的资金介入

而北向在休息完复活节以后,今天终于回来了!流入了超150亿!当深股通回归流入以后,科技股就有所反弹。

北向这波强悍的流入,跟降准前的走势一模一样,尾盘券商发力,蓝筹大盘股上攻,不一样的就是午后开盘一个小时没做横盘震荡后上攻。但是整体剧本走势和此前降准前走势是类似的。

除非外围大跌,否则明天应该会有再度冲高的动作。

(摘自微信公众号:陆家嘴邵老板)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