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延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王府井股价腰斩有何难言之隐?

   免税牌照的消息落地之后,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王府井”,600859.SH)也不能避开“利好出尽是利空”的规律。从2020年7月初至今年3月4日,王府井股价从74元/股下滑到29元/股,市值从575亿元蒸发至240亿元。

  即使如此,最新动态市盈率仍高达80.55倍,一定程度上说明,业绩未能及时提升以支撑股价。

  “免税牌照”并非万能药,贝壳研究院预测,2021年全国百货业态在商业零售行业的销售额占比依旧会处于低位。前途未卜之时,王府井还准备吸收合并兄弟公司首商股份,而这也引来上交所“是否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问询。

  继今年2月24日发布延期回复公告之后,公司3月3日公告称,因吸收合并首商股份的相关事项需完善,再次申请延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再次申请延迟回复“问询函”

  1月29日晚,王府井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A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首商股份,打造具有国际水准、国内一流的现代商业零售企业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王府井和首商股份为兄弟公司,控股股东均为首旅集团。这两家公司由于业态高度重合,一直被认为存在同业竞争情况。本次合并,或正是首旅集团为解决这一问题提出的方案。

  中企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此表示:“两家公司最新业绩均呈下滑趋势,重组压力可想而知。双方能否高效整合,发挥规模与品牌效应,对于王府井而言将是一大挑战。”

  从业绩表现来看,该公司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5.2亿元至6亿元,同比减少54%至62%。王府井称,“2020年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宏观经济和线下零售行业经营带来巨大冲击。导致公司旗下多数门店暂停营业,恢复营业后也面临客流剧减、人气不振的境况,并导致公司第一季度收入大幅下降。”

  此外,首商股份的表现也差强人意。2020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同比下降70%至21.8亿元,净利润亏损8388.17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2月9日晚,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列举报告期内不同经营模式下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及占比,说明公司主要的盈利来源;对比分析换股吸收合并前后情况,进一步说明是否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以及未来的整合协同措施。

  同时,针对本次交易设置发行价格调整方案,触发条件为上证指数、行业指数及公司股价在一定期间内的跌幅达到特定情形。问询函要求,补充披露本次仅设置单向下调机制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预计百货业今年持续低位

  近年来,王府井已不止一次提出过“打造现代商业零售企业集团”。

  早在2016年,王府井便已开启转型,目标是成为覆盖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等多种业态的综合零售商;并完成了名称“去百货化”,从“王府井百货”变更为“王府井”。

  不过,,王府井业务转型进展较为缓慢。2020年上半年,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超市的业务占比分别为67.32%、14.6%、8.13%、6.3%,百货业务仍支撑着公司大半营收。

  2017至2019年,王府井营收分别为260.85亿元、267.11亿元、267.8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9.1亿元、12.01亿元、9.61亿元。

  在业绩增长滞缓背后,是王府井面临的外部环境增长日益逼仄。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限额以上超市、百货店、专业店和专卖店零售额的累计增长率对比中,百货业态的销售额增长率一直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2020年各季度的累计增长率更是排名垫底。

  前瞻研究院指出,2020年上半年限额以上零售业单位分业态销售中,百货业态销售下降23.6%。百货业态为主的沪深A股43家上市公司中,营收同比下降44%,净利润下降77%。面临销售不断下降的局势,百货零售业态亟待转型升级,不仅要进行物理改造,避免商品同质化发展;还要加速数字化布局,线上线下融合,加速全渠道布局。

  王府井决定以免税店为突破口。董事长杜宝祥透露:“公司重点资源将向免税业务倾斜,发展口岸免税、离岛免税和市内免税三种类型的免税店。北京的机场免税店和市内免税店正在布局中。”

  民生证券预计,2019年至2022年,中国免税市场的复合增速将达到22%。

  2020年6月末,王府井正式成为中国第8家拥有免税牌照的企业。同年7月,王府井宣布拟在武汉大光谷区域投资260亿元,建设约85万平方米商业体,并将引入王府井免税店。9月,公司宣布计划在北京环球度假区建设有税和免税一体化的大型商业综合体。12月其又在互动平台表示,正重点推进北京地区的口岸免税和市内免税项目。

  正是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单季毛利率由往年的20%左右提升至33%以上。值得一提的是,免税店平均毛利率达到约50%,王府井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不少业内人士对此颇为看好,天风证券分析师刘章明认为:“本次吸收合并能够有效解决王府井与首商集团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统一京津地区商业零售市场。同时,王府井有税方面供应链、经营能力将进一步提升,并将赋能于王府井免税业务,推动后续免税业务加速落地。”

  能否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对于王府井而言,无论是有税业务赋能免税业务,还是合并兄弟公司加速转型,都将是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

  “从拿下免税牌照,到将其转化为核心竞争力,中间还要解决货源渠道、价格竞争力、线下门店等一系列问题。在目前免税业务形势不明之时,王府井首要任务依旧是对核心业务的升级。”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表示,“传统百货店走向衰退是根本趋势,目前百货商场各种成本居高不下,竞争力逊于互联网销售;合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关键还是要加快传统百货新零售和体验式业态的脚步。”

  而未等集团及时转舵,基金与股东已开始一轮减持。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基金和机构对王府井的持股为68万股,相比2020年上半年末(3905.82万股)、2019年年末(1468.35万股)均大幅减少。

  2020年下半年以来,公司股东福海国盛、李杰、京国瑞基金合计减持1618.35万股,约合市值8.2亿元。

  此外,2020年三季报显示,王府井存货周转率及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66倍、30.45倍,2019年同期为16倍、89.8倍。针对公司运营效率下滑等问题,《投资者网》近期致电致函王府井信披部门,等待四个工作日仍未获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个月,海南岛已经新开了数家免税店。2020年12月30日,中免三亚凤凰机场店、中出服三亚国际免税购物公园、海旅投海旅免税城开业;2021年1月,深免观澜湖免税店、海发控全球精品海口免税城开业,中免美兰机场二期免税店也将在年内开业。赖阳指出:“如果王府井因政策支持获得了更大的免税经营权限,或许之后会有更多的企业得到类似免税牌照。王府井也需要卓越的运营能力才能脱颖而出。”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