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前所未有的未来

“6”

大家好, 我是邵老板。

大家都知道2019年的我们经济被两大意外所笼罩。

一是摩擦局势突变,大统领不断升级,我们则反制强硬回击,摩擦在“升级-复谈-再升级-再复谈”的波折中不断加剧。

二是面对严峻的内外部环境,防风险措施不松反紧,F地产融资和金融整治力度超出预期。

在此背景下,今年经济走势前高后低,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触及政府工作报告增速6-6.5%的下限。

对此,两种相反的观点涌现。

有主张GDP增速触6之后应当“刹车”,“宁愿财政状况暂时恶化”也要稳住经济增长。

也有主张认为,应珍惜已经不大的政策空间,慎用宽松政策。

对此,邵老板我认为,2020年不应当把目标定为“保6”,主要原因有三点:

一是已经采取一定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

二是外部环境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三是过去的强刺激措施留下诸多后遗症,如果为“保6”而重启强刺激,可能影响防风险等政策目标完成,从而得不偿失。

细说

保增长措施已经在起作用

事实上,我们已经使用了适度刺激。去年以来的本轮经济下行过程中,决策层对于短期保增长仍然高度重视,逆周期调控从未缺席。

货币政策方面,央行年内两次实施全面降准,合计1.5个百分点、释放中长期资金约2.4万亿元;

分三次对部分中小银行实施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2800亿元;

定向支持中小微及民营企业,三次实施TMLF操作,释放资金超过8200亿元;

合理运用价格工具,推出LPR新报价机制后,LPR已三次下调,1年期品种已合计降低16个BP。

此外,MLF、公开市场操作(OMO)也始终发挥作用,应对某银行事件等短期冲击,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外部环境仍将左右增长前景

尽管谈判取得积极进展,双方有望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今年来两国经贸形势的反复波折表明,仍应警惕谈判不及预期的可能性。

此外,即便协议短期内落实,已经加征的GS也不会全数取消,GS已经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挽回。定于12月15日对18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GS是否会推迟,将是谈判走向的关键风向标。

避免强刺激

过去面临经济压力时,我们往往采取强刺激,这些刺激政策尽管短期内对经济起到了稳增长作用,但随着经济体量不断扩张,潜在增速下降,刺激效果也在边际减弱。

强刺激还留下不少后遗症。

2020年是改革的关键之年,短期稳增长和长期促改革之间存在取舍,这些问题只能靠时间去验证了。

盘活

周四股指在昨天晚间消息面180度大转弯的情况下,在外盘欧美股指上涨的刺激之下,两市股指均高开,然后呈现震荡上行的走势。

50ETF,科技股和证券都站在了多头一边,盘中赚钱效应明显在科技股身上爆棚,个股也是普涨行情,板块涨幅榜基本被科技股占领。

全天量能还是有明显的增加,之前市场一直在1400亿水平,今天量能回到了1600亿的量能,增量还是明显的,而量能增加最明显的还是券商,整体全天维持多头格局,市场信心再度恢复。

今天赚钱效应最大的反而是科技股,不过科技股今天的上涨有点过于疯狂的感觉,不禁让我们想起一句话,让期死亡必先使期疯狂。

所以科技股全线疯狂的上涨提醒我们在科技股身上还是要保留一份谨慎,没有那个板块只涨不跌,没有那个板块有现象科技股这样的一致预期,太过疯狂就隐藏着看不到的风险,我记得一句人多的地方要小心,科技股尾盘冲高回落,的确让我们心头一寒,你呢?

整体来看今天股指再度回到了年线之上,风险又再次的被解除了,最近市场就是年线保卫战,年线是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确认安全还需要时间验证。

(摘自微信公众号:财讯社)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