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1000万内幕交易自家股票 董事长亏了钱还被罚60万

  熊市中空仓歇着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股市大趋势不行,哪怕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交易自家公司也难赚钱。

  近日,浙江证监局一则行政处罚显示,中金环境2018年时任董事长沈金浩因为内幕交易被罚款60万。不仅如此,投入近1000万的本金交易自家股票,不仅没赚到钱还倒亏。

  董事长内幕交易也亏钱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2018年。这一年从2月开始指数一路下行,上证指数全年下跌24.59%,沪深300、创业板指跌幅也都超过25%,妥妥的全面熊。

  中金环境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沈金浩质押的部分公司股份将到期,受二级市场整体波动影响,中金环境股价下跌,相关资管产品也面临平仓风险。

  于是,沈金浩开始筹划转让一部分股权缓解资金压力,2018年7月起先后与余杭金控、浙民投等商谈方案无果。2018年10月至11月,沈金浩接触无锡市政,并商谈合作意向。11月8日,中金环境公告股权转让。11月9日,公司股票停牌。

  就在内幕交易形成期间,沈金浩准备了1000万资金,提前买入公司股票,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证监局处罚书显示,沈金浩利用“杭州虞泽”证券账户在2018年8月2日至2018年10月12日累计买入“中金环境”股票906.05万元,并于2018年12月4日全部卖出,累计亏损18.84万元。

  从中金环境的股价来看,2018年10月初股价在4块钱上下震荡,11月23日复牌后股价小幅冲高到4.33元后,此后一路阴跌,3个月之后跌至2.94元的最低点,回头来看沈金浩算是在半途“及时止损”。

  而在此后不久,沈金浩也卸下了董事长的“头衔”。公开信息显示,沈金浩作为董事长在2019年1月期满离任,2019年9月任职中金环境总经理、副董事长。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沈金浩为中金环境第二大股东,持有中金环境1.51亿股份,持股比例7.87%。

  账户交易特征曝光

  经浙江证监局查明,沈金浩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使用的是“杭州虞泽”投资管理公司的账户交易,股票的决策由沈金浩做出,通过贝利控股董事长沈某健等人传递给杭州虞泽财务部出纳俞某,由俞某根据指令进行交易。账户资金来源于沈金浩以贝利控股名义向杭州虞泽借入的一笔款项,沈金浩支付了该笔借款的约定利息并承担了“杭州虞泽”账户交易“中金环境”股票的损失。

  “杭州虞泽”账户有明显的交易特征:于2018年5月29日开户,开户后除了做一些国债逆回购业务外没有交易其他股票。2018年7月至调查日,该账户仅交易了“中金环境”一只股票,买入占比及持有占比均为100%。

  沈金浩辨称,案涉1000万元资金的借款主体为沈某健及贝利控股,且自己未对该笔借款提供担保。“杭州虞泽”账户由沈某健和贝利控股控制,交易指令由沈某健和贝利控股发出。

  证监局认为案涉1000万元资金是沈金浩以贝利控股名义向杭州虞泽借入、沈金浩控制“杭州虞泽”账户的事实,是基于资金流水、微信聊天记录、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等多方面证据材料作出的综合认定,因此对沈金浩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并最终决定对沈金浩处以60万元罚款。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