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新死讯迷离,曾向临终医院合作方捐款,公告前被传自杀

先锋系掌舵人、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的突然离世震动资本市场。
虽然网信集团在其官微上多次发表严正声明,并公布英国政府登记处发布的死亡证明复印件,但关于张振新死亡真实性的质疑尘嚣甚上。

“男人的牺牲精神从高到低:生命、金钱、名誉、时间。”
这是张振新在生前的最后一条社交媒体动态。12天后,这位曾身家数百亿的巨头在伦敦家中地下室突发死亡。
 
10月5日凌晨,网信集团和先锋控股集团联合署名公布了张振新的死讯。
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酒精依赖、多脏器衰竭、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逝世,享年48周岁。
 
10月8日晚间,国内媒体报道称,已从英国伦敦切尔西和肯辛顿区政府登记处证实,先锋控股集团董事长张振新已于9月18日死亡,张振新的妻子于9月26日对死亡进行了登记。
突然身亡,令张振新的死讯看起来扑朔迷离。在公告发布之前,张振新已被传在英国自杀。
甚至在切尔西及肯辛顿区政府部门公开发声之前,人们还迟迟不愿相信张振新已经死了,甚至认为已被下葬的那个人不是张振新。
但是,人们不愿意相信,这个曾拥有顶级会所、私人飞机、身家最少50亿元的男人,最后只剩下庞大债务。
张振新意外离世时间有些巧合。
先锋系兑付方案出炉前夜,实控人张振新意外离世讯息的公布,让投资者无不大跌眼镜。
由于先锋系在资本运作中存在着大量影子公司,伴随着张振新的离世,这些影子公司及资产能否在先锋系后续的资产处置过程中纳入清算范围,或将成为先锋系后续资产处置所面对的最大难题。

 


张振新的死亡游戏


根据讣告,张振新去世于伦敦切尔西及西敏医院。该医院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拥有英国最好的急诊科室,每年收治患者30余万名。
 
在网信集团的后续公告中显示,张振新发病时,其家属并没有跟医院预约。
而是第一时间拨打了当地的“救命”热线“999”紧急救助电话,赶来的救护人员在家中实施抢救近一小时后,直接把病人送到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急救中心。
 
进入急救中心经过抢救后,张振新的状况并未好转,情况反而十分危急,此后转去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继续进行抢救,最后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引发网友质疑的主要原因是,切尔西及西敏医院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有着密切联系,而张振新长期向帝国理工学院捐献大笔捐款。
 
相关文件指出,张振新在2015-2016年曾向帝国理工学院捐款100-400万英镑。
2015年,张振新控股的先锋集团还向帝国理工学院数据科学研究所和哈姆林中心捐赠了300万英镑用做于科学研究。
 
因而,有网信集团投资人认为张振新存在借助帝国理工学院与切尔西及西敏医院的密切关系,诈死,以逃避巨额债务。
按照英国法律,辖区内所有居民,不管英国国籍还是外国国籍,自死亡之日起五日内必须携带医院证明去英国政府注册登记。
据相关人员透露,当时是由张振新的妻子前来登记死亡信息。
“张振新的死亡原因为多脏器衰竭、急性胰腺炎和酒精依赖”,证明人为西伦敦的验尸官William Dolman,当时验尸官对其遗体进行了初步检查,并未发现可疑之处,所以没有进行进一步尸检。

                                                          两个月前的承诺


而两个月前,7月23日,张振新在内部邮件中坦言,先锋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

“从我们所属的行业来看,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我们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

当时,张振新还表示:“我和我们的核心管理团队向大家承诺;我们都将坚守岗位,不抛弃不放弃,分工明确,目标一致,负责到底,全力以赴地开展各项工作,竭尽全力保护投资者利益,保护每一位员工的权益!”

对此,10月8日,一位网信投资者称:“不相信张振新去世,很可疑,不过也没有证据。先锋系事件,不是负责人去世就能结束,希望早日立案。现在对先锋系抱有希望的投资者变少了。”

“人都是有很多面的,每个人都有不同评价,都只是一部分而已。”谈及对张振新的评价,一位先锋离职员工表示,他的办公室装修很豪华,有名画,也是客观事实;他本人确实话比较少,比较低调,有时候公司年会也不太露面,但私生活比较奢靡。


                                                          旗下3只港股成仙


回顾生前,在资本市场中的敏锐嗅觉是张振新一贯为人所赞赏的地方,但他选股的眼光却很一般。
 
1994年,年仅23岁的张振新,从东北财经大学毕业仅1年便被上海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聘为总经理。在国内资本市场复苏初期,万国证券持有国内近七成A股上市公司的股票。
 
6年后,张振新开始创业,创立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03年8月再度发起成立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即先锋控股的前身。
 
张振新为人低调。据国内媒体报道,过去这些年,张振新都是习惯将业务和权力下放至信任的人,自己只负责战略。也极少接受媒体采访。
 
张振新生前唯一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是在2004年接受《银行家》杂志的专访。当时,市场普遍认为,信用担保业是一个即将陷入危机的行业。
刚刚创业不久的张振新却在采访中否认这一观点,他公开建议监管层,指出“担保资产组合应遵循’风险分散’的原则,甚至还可以采取跨区域经营的风险分散方式来化解风险”。
 
公开报道显示,至2006年,张振新旗下的联合信用担保公司累计实现担保额近30亿元,累计实现收入7600万元,资本回报率接近30%。2009年,已确立了北京、大连双总部,下设天津、宁波、辽宁、大连四家子公司。
 
张振新于2013年开始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从香港“壳玩家”丁鹏云手中购入创业板股票中国信贷股权,并将旗下的金融小贷资产装入其中。
截至目前,已更名为中新控股的中国信贷旗下拥有掌众金服、先锋支付等板块,但亏损严重。2019年一季度净亏1.87亿元,股价仅0.012港元。
 
由于中国信贷为港交所创业板股票,融资能力有限。
此后,张振新又在香港先后购入平安证券集团和弘达金融两家主板上市公司股份,目前两家公司股价同样不足0.1港元,成了仙股,他选股的眼光真不怎么好。

                                                          老朋友抱上新大腿


但在港股驰骋多年,张振新与先锋系在A股市场却连吃暗亏。
 
在2015年10月,A股上市公司键桥通讯公布10亿元定增项目,拟收购中国木材持有和中国融资租赁的盈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74.64%股权,并对其增资,定增发行对象有乾德精一及张振新等人。
 
定增方案公布后,键桥通讯股价从9.9元一路飙升至25.78元,但最终终止定增。张振新挫败离场,手中股份清盘,辞去键桥通讯董事职务。
 
键桥通讯折戟后,张振新再通过其间接持股的大连精一投资中心参与大连圣亚的定增。
虽然定增方案在多次修改后终获准,但因为未在有效期内完成,大连精一2017年8月终止投资大连圣亚。
 
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张振新及先锋控在A股市场仅持有爱施德2.02%的股份,位列其第四大股东,在小额贷款领域有所合作。
 
张振新去世后,9月30日,爱施德公司发布公告,将剥离旗下海南先锋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资产,作价1.37亿,将手中股份转让给北京海湾京城房地产开发公司。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于2019年上半年,海南先锋网小贷公司实现营收1279.53万元,净亏损107.76万元。
 
据悉,抛弃先锋控股后,爱施德公司连续抱上两条粗大腿。
于9月30日,爱施德公司先后宣布与三星、苹果合作。其中包括配合iPhone 11推出一站式保障服务计划——“爱保无忧”,为iPhone11提供换机、检测维修等服务。
 
同时爱施德公司将设立新的子公司参与三星手机的零售和分销业务。

                                          合作方海峡(漳州)金交所被列入黑名单


今年初,受资管计划逾期等负面事件影响,网信证券首曝危机。随之证监会表态,发现网信证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存在重大风险隐患。

7月,先锋系危机突然蔓延,旗下P2P、支付等接连遭遇“滑铁卢”。

7月初,网信集团原CEO盛佳称网信平台良性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后网信集团官微称“出现了小规模的逾期”。

几天后,再起波澜。7月8日,先锋集团旗下中新控股(08207.HK)公告停牌,称将发布有关全资子公司先锋支付不合规详情公告。

某媒体披露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指出:至少存在一个现象,即A公司通过交易所备案项目,B公司提供担保或增信,通过网信平台融资,输血A公司,而A公司、B公司、网信平台均为先锋系企业。而先锋系合作交易所包括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等。

后来,先锋系“暗控”西安丝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丝路金交所又浮出水面。

9月初,百禾资产40亿产品卷入兑付泥潭再被曝出。

一家名为大连百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通过北京盈华财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渠道销售,由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资管产品”,规模高达40亿元左右,已经发生逾期。

百禾资产、盈华财富以及联合担保均为先锋系旗下企业。


                                                          汇源果汁疑似躺枪


先锋系拥有多少资产,目前仍然没有确定说法。据相关媒体披露,截止至2019年6月,先锋控股旗下各类平台借贷余额约700亿元。
其中包括旗下各类私募约200亿元、P2P网信普惠约60亿元、网信金交所借款余额约450亿元。
 
网信集团的巨额逾期与汇源果汁的债务危机关系密切。
据相关媒体报道,7月10日在汇源果汁官博下,曾有网信投资人集体讨债,要求汇源果汁归还网信集团相关欠款,但未获理会。
 
目前,汇源果汁已将相关微博删除,对此事至今未公开回应。但有投资人指出,汇源果汁对网信的欠款总额约有36亿元。
 
由于此前涉及违规贷款事件,汇源果汁已长期停牌并连续推迟了2017年中报后的全部财报发布。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
 
据网信官微披露,目前网信尊享项目累计还本付息约9700万元,网信普惠各项目总计还本付息约2.8亿元,但和先锋控股庞大的债务规模相比,仍是杯水车薪。
(摘自微信公众号:操盘手美佳)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