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预亏、退市警示 广州浪奇正被“黑洞”吞噬

  广州浪奇终将被自造的“黑洞”吞噬。

  2020年度业绩巨额预亏,净资产为负或遭退市风险警示。广州浪奇近几年通过化工原料贸易吹起的泡泡,已经被彻底刺破。

  1月31日傍晚,广州浪奇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公司2020年预计亏损24.60亿元至35.60亿元,同比下降4109%至5902%;扣非后净利润亏损高达41.05亿元至52.05亿元,同比下降高达36892%至46751%。

  按照广州浪奇最新市值计算,1月29日,广州浪奇报收2.83元,总市值为17.76亿元。也就是说,广州浪奇2020年度或亏损掉两个上市公司总市值。

  计提信用减值损失50亿元

  至于巨额预亏的原因,广州浪奇列举了五大方面的因素,其中数额居前的主要有:公司营业收入出现大额下降、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以及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等。

  数据显示,2020年,广州浪奇预计实现营业收入48.80亿元至51.80亿元,较上一年度的124亿元巨额下滑,这与公司退出原先低效益、收入占比较高的大宗贸易业务有关。

  超出预期的是,广州浪奇对公司及子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50亿元,这一数额相当于2020年广州浪奇的营业收入,也接近公司目前总市值的3倍。

  广州浪奇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部分主要贸易业务客户陆续出现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不按合同数额标准的零星支付、拖延支付、商票无法兑付,预付货款未能交货等问题;去年9月份以来,公司陆续发现较多贸易业务存货真实性存疑的风险,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目前已对相关内外部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开展侦查、调查工作。公司虽已采取诉讼方式对有关客户进行追偿,但根据公司目前掌握的信息,预计大量贸易业务与前述刑事犯罪案件有关,相关应收款项收回与预付货款交货的可能性较低。

  基于谨慎性原则,广州浪奇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32亿元。其中,去年前三季度已计提金额2.62亿元;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预付货款计提坏账准备约18亿元。

  按照此前广州浪奇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0.66亿元,逾期金额为26.35亿元,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6.42亿元。从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广州浪奇的财务“黑洞”仍在继续扩大。

  此外,广州浪奇还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1.6亿元。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对相关第三方仓库相关存货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计提减值准备8.98亿元,其中,去年前三季度已计提8.67亿元。

  与此同时,广州浪奇投资参股25%的江苏琦衡涉及多宗诉讼,主要设备被抵押,公司对琦衡公司的持有待售资产冲减预收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收购琦衡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后,计提减值准备1.39亿元。

  或触发退市风险警示

  同日,广州浪奇披露,公司收到公安机关下达的关于公司员工邓煜、黄健彬的《立案告知书》。告知书称,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公安机关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且属于管辖范围,根据规定,立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进行侦查。

  数日前,广州浪奇披露,前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稍早前的1月8日,广州浪奇公告称,中国证监会对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进行立案调查。

  广州浪奇的糟糕状况还不止于此。按照业绩预告披露,广州浪奇预计2020年末净资产为-19.50亿元至-12.50亿元。如果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将触及深交所相关规则中“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规定的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广州浪奇称,如触及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公司将在披露2020年度报告同时,披露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按照此前计划,广州浪奇将于4月15日披露2020年年报。

  自去年9月底以来,广州浪奇的“黑洞”,从当初不足6亿元的存货异常,到如今最高近36亿元的净利润亏损,短短4个月时间,“黑洞”急剧扩大,原先的天价拆迁款全部扔进去也听不到响声。但即便如此,“黑洞”似乎仍没有见底。2个多月后,广州浪奇2020年报将正式出炉,届时“黑洞”还将怎样演变,或许会有个更清晰的原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着60多年历史的广州浪奇,在加强国资监管要求不断升级、监管不断趋严的背景下,泡沫一朝破灭的剧本究竟是如何炮制而成的?这仅仅是广州浪奇自己的“黑洞”吗?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