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不好资本故事 长城影视将退市

  十二年前,一部名为《红日》的战争剧火遍大江南北,尤勇演绎的沈振新在经历涟水被围、节节败退后,又一路从苏北杀到鲁南,最终带兵打败了自己的宿敌张灵甫,取得了胜利。

  剧中沈振新的反击故事至今令观众称道,但一手将这一角色搬上荧屏的编剧赵锐勇却没那么幸运,未能在绝境中东山再起。

  在借壳上市7年后,赵锐勇实际控制的长城影视即将退市,他一手打造的“长城系”也濒临崩塌。

  1月28日,在连续数个交易日跌停后,长城影视(*ST长城)的股价最终定格在0.46元。按照深交所规定,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长城影视将被终止上市。

  根据流程,*ST长城于1月29日开始停牌,自公司股票停牌之日起五个交易日内,深交所将向公司发出拟终止其股票上市的事先告知书。

  野蛮生长后爆雷

  长城影视的起点并不低。

  千禧年,为了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组建了浙江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赵锐勇成为第二大股东。

  2007年,长城影视由国有改制为民营。2008年,作为编剧,赵锐勇拿出全部身家投拍了长城影视的第一部电视剧《红日》,并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此后,长城影视进入快速发展期,相继推出了《大西南剿匪记》《武则天秘史》等影视作品。

  2012年,成长迅速的长城影视将目光瞄向了更加广阔的资本市场。然而,彼时恰逢A股IPO闸门关闭,通过初审的长城影视只能放弃直接IPO,转而谋求借壳江苏宏宝实现“曲线上市”。

  两年后,长城影视以23亿元估值、增值率381.06%,成功借壳江苏宏宝,成为影视公司A股借壳第一股,并成为首家在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一时风光无限。

  在上市最初的那几年,长城影视曾交出过不错的成绩单,2014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稳步增长,市值巅峰出现在此期间,最高约160亿元。

  不过,上市后,长城影视也加入了并购大军,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大展拳脚。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到2017年间,长城影视4年斥资28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包括6家广告公司、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其中不乏高溢价收购。

  疯狂的并购也为后续业绩埋下了雷。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长城影视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19年,亏损继续扩大,金额逼近10亿元。

  在解释业绩下滑的原因时,长城影视将其归因于商誉减值。2018年年底,公司商誉账面价值高达13.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达148%。当年,长城影视为9家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商誉减值金额达3.77亿元,包括7家旅行社。截至2019年末,长城影视商誉资产仅剩9166.35万元,又较上期大幅减少90.58%。

  除商誉爆雷,2019年初,长城影视又向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一事被曝光,涉及金额3.5亿元,长城影视陷入违规担保风波,公司相关主要责任人遭到处罚,2019年年报也因此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因2019年度财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负值,加之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为负值,自2020年6月22日起,长城影视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长城影视”变更为“*ST长城”。

  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长城影视股价大跌,连续六个“一字”跌停。此后一段时间,股价一直在1.7元上下震荡。2020年12月31日,长城影视股价进入“1元”之下,触及面退风险。截至1月28日收盘,长城影视股价报0.46元,市值仅剩2.4亿元。

  “长城系”崩塌

  长城影视的面退仅是赵锐勇“长城系”坍塌的一角。

  2014年,成功推动长城影视上市的赵锐勇并不满足,而是立刻着手谋划下一家上市公司。

  2014年8月,赵锐勇实际控制的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又成功拿下了四川圣达,将其更名为长城动漫,先后收购多家动漫公司,意图打造“东方迪士尼”。2015年,长城集团又以5亿元控股天目药业。

  至此,赵锐勇通过资产腾挪和不断收购,手握3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系”基本成型。

  公开资料显示,赵锐勇是一名颇具知名度的编剧,曾获省级以上各种文艺奖十多次。此外,他还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浙江省作家协会理事,绍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编剧,《东海》杂志社主编,《纪实》杂志总编辑等。

  然而,事实证明,好编剧赵锐勇并不善于讲资本故事。因为持续并购扩张,“长城系”逐步深陷资金深渊。

  2019年1月,一笔3.5亿元借款彻底拉开了“长城系”资金连环困局的序幕。经历了股票大量质押、借款未能偿还、募资未能顺利、上市公司多项违规担保等系列问题后,2019年年底,“长城系”所持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几乎全部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赵锐勇也曾尝试自救。

  记者查询发现,在曝出资金链危机之后,“长城系”曾多次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事宜,对象包括天目药业第二大股东、之江新实业、科诺森、桓苹医科、陕西中投、老凤皇、怀远集团、信隆租赁等,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雪上加霜的是,赵锐勇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被法院以千万元悬赏追债。

  据了解,2017年,长城影视陆续向建设银行某支行贷款1.3亿元,并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但原本上亿的债权,银行仅追回了两三百万元。2019年12月22日,杭州中院发布微信悬赏令,按照执行标的10%的悬赏比例,以1300多万元的巨额赏金征集“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的财产线索。

  目前,“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且均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多家公司或面临退市

  自2018年年底首只面退股诞生以来,面值退市逐渐走进大众视野,数量更是与日俱增。

  2018年12月28日,中弘股份被深交所摘牌,成为沪深两市首只面退股;2019年,雏鹰农牧、华信股份、印纪传媒、大连控股4只股票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被“面值退市”。

  下一年,这一阵营继续壮大,面值退市已逐渐成为A股市场最主流的退市方式。

  据证券时报统计,2020年共有16只股票退市,其中9只属于面值退市,占比超过一半,具体包括华业资本、神州长城、银鸽投资、盛运环保、神雾环保、华锐风电、美都能源、天宝食品、天广中茂等。

  进入2021年,多家公司或面临退市。

  1月16日,*ST天夏披露公告称,收到深交所的《时间告知书》,因公司股票在2020年12月16日至2021年1月13日期间,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触及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4.2.1条第(四)款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这也意味着,*ST天夏成为2021年“面退第一股”。

  除了*ST天夏和长城影视,《国际金融报》查询发现,还有多家公司也处于面值退市的危险边缘。

  1月22日,*ST成城和*ST环球双双发布公告称,因股价跌破1元,提示终止上市风险。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收盘,沪深两市共有11家上市公司股价低于1元,还有约100家股价已经跌破2元。

  2020年12月31日,沪深交易所发布修订后的退市规则(下称“退市新规”),对交易类退市进一步细化,新增“上市公司连续20个交易日在本所的每日股票收盘总市值均低于人民币3亿元”的退市情形。

  据数据统计,截至1月28日收盘,沪深两市仅有长城影视市值低于3亿元,*ST成城的市值则在3亿上下徘徊多日。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1月29日收盘,长城动漫股价下跌3.55%至1.36元,距离跌破1元面值仅一步之遥。这意味着,继长城影视之后,赵锐勇在不久的未来或又将多一家退市公司。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