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巨亏近36亿!上市27年老牌日化企业炸锅 减值损失50亿 市值仅18亿

  自去年9月“存货跑路”事件爆发,广州浪奇的“财务黑洞”不断扩大,并且恶果已经显现。

  最新业绩预告显示,因为计提大额减值损失,广州浪奇的全年净利被极大吞噬。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24.6亿元–35.6亿元,并预计2020年期末净资产约为-12.50亿元至-19.50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可能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亏损额超过市值

  广州浪奇1月31日晚间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亏损24.60亿元–35.60亿元。这家上市27年的老牌日化企业遭遇上市以来的最差业绩。公司上年实现盈利0.61亿元。

  去年9月,广州浪奇爆出债务逾期、存货不实的消息。此后,公司股价震荡下行,目前已腰斩至2.83元/股,最新市值仅约18亿元。

  公告显示,虽然此次业绩预告未经会计师事务所预审计,但公司已就业绩预告有关重大事项与年审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沟通,双方不存在重大分歧。

  广州浪奇为何会出现严重亏损?具体而言,影响公司2020年经营业绩的主要原因包括:

  1,大宗贸易业务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随着化工行业安全环保政策日趋严厉,以及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2020年上半年化工行业受到了明显的短期冲击。2020年,广州浪奇调整业务结构,主动退出原先低效益、收入占比较高的大宗贸易业务,因此该部分营收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公司除贸易业务外的其他板块营业收入较2019年大致持平。

  2,广州浪奇及子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50亿元。期内,公司部分主要贸易业务客户陆续出现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不按合同数额标准的零星支付、拖延支付、商票无法兑付,预付货款未能交货等问题;9月份以来,公司陆续发现较多贸易业务存货真实性存疑的风险,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目前已对相关内外部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开展侦查、调查工作。公司虽已采取诉讼方式对有关客户进行追偿,但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预计大量贸易业务与前述刑事犯罪案件有关,相关应收款项收回与预付货款交货的可能性较低。

  因此,基于谨慎性原则,广州浪奇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32亿元,其中,前三季度已计提金额2.62亿元。另外,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预付货款计提坏账准备约18亿元。

  3,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1.6亿元,主要由于:

  (1)公司存货账实不符的情况或与相关内外部人员涉嫌刑事犯罪有关,后续贸易业务相关存货由责任人赔偿的可能性暂无法预估,因此,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相关第三方仓库相关存货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计提减值准备8.98亿元,其中,前三季度已计提8.67亿元;

  (2)由于公司投资参股25%的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琦衡公司”)涉及多宗诉讼,主要设备被抵押,公司对琦衡公司的持有待售资产冲减预收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收购琦衡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后,计提减值准备1.39亿元。

  4、公司处置车陂地块形成收储收益约25.56亿元,同时计提处置车陂地块需要支付政府的地块平整等费用3.09亿元,合计收储净收益22.47亿元;

  5、公司与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经销合同纠纷仲裁案被执行支付0.73亿元计入营业外支出。

  或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除了业绩大幅亏损,广州浪奇预计2020年期末净资产约为负12.5亿元至负19.5亿元。

  如果公司2020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将触及深交所上市规则中的“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规定的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目前公司2020年度报告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

  去年9月,广州浪奇突发黑天鹅,并且持续发酵。

  去年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披露,公司5.7亿元存货“不翼而飞”。根据公告,广州浪奇存放在江苏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如东县黄海一路二号“瑞丽仓”的库存货值高达4.53亿元,存放在辉丰公司“辉丰仓”的库存货值为1.19亿元,但广州浪奇在盘点清货时,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上述存储的货物。

  在公司随后的自查中,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不断扩大,并且出现大量债务逾期。截至去年底,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已经达到7.09亿元,逾期均为公司贸易业务。公司的部分主要贸易业务客户,陆续出现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的现象,存在不按合同数额标准的零星支付、拖延支付、商票无法兑付等问题。

  债务纠纷之下,广州浪奇多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根据最新公告,截至1月31日晚间 ,广州浪奇名下部分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孙公司被冻结股计权注册资本金额合计6.54亿元。不过,广州浪奇表示,股权冻结事项暂未对公司日常经营和管理活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监管层近一段时间也持续对公司展开调查。去年11月,广东证监会对广州浪奇出示警示函。警示函显示,广州浪奇存在两方面的违规行为,分别是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未及时充分披露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

  今年1月8日,广州浪奇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稍早前,广州浪奇于1月27日晚公告,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1月31日晚间,伴随业绩预亏公告,广州浪奇再收立案告知书。公司员工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公安机关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广州浪奇表示,针对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的有关事项,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的调查和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以查清事实真相。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