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又爆雷!这家上市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最多预亏35.6亿

  原标题:周末又爆雷!这家上市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最多预亏35.6亿,股价4个月“腰斩”,3.7万股东炸锅:“市值都亏没了”

  去年9月,广州浪奇“一夜成名”,这次又要“出名”了!

  1月31日,广州浪奇(000523,SZ)发布公告称,预计2020年亏损24.6亿元–35.6亿元,公司及子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50亿元。公告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如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交易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需要提及的是,公司当日还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下达的关于公司员工邓煜、黄健彬的《立案告知书》: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公安机关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且属于管辖范围,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之规定,立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进行侦查。此前,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截至周五收盘,该股报2.83元,大跌5.03%,成交2637万元,最新市值仅17.76亿元。该股自2020年9月25日的5.95元阶段高点一路下跌,至今仅4个月便“腰斩”。

  针对上市公司员工涉嫌犯罪、巨额预亏,股吧网友们纷纷留言。有人表示,“几个跌停?”,也有人称;“市值都亏没了”。

  截至2020年9月30日,该股A股股东户数仍高达3.67万户,环比有所增加,估计这部分投资者今夜又是难眠夜。

  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广州浪奇于1月31日披露了《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20年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24.60亿元至35.60亿元,预计2020年期末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约为负12.50亿元至负19.50亿元。

  公告称,如果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将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以下简称“《股票上市规则》”)第14.3.1条“(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规定的情形,公司股票交易存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截至本公告日,2020年度报告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具体准确的财务数据以公司正式披露的经审计后的2020年度报告为准。如触及《股票上市规则》第14.3.1条规定的情形,公司将在披露2020年度报告同时,披露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公司股票将于公告后停牌一天,自复牌之日起,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度业绩预告》如有重大变动,公司将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

  同日,广州浪奇公告表示,于近日收到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下达的关于公司员工邓煜、黄健彬的《立案告知书》: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公安机关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且属于管辖范围,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之规定,立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进行侦查。

  针对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的有关事项,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的调查和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广州浪奇前高管团队陆续被查

  1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称,公司于近日获悉,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根据公告,针对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的有关事项,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的调查和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据证券日报报道,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广州浪奇前高管层第一次“出事”。去年11月4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就发布消息称,广州浪奇前董事长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不过,在市场人士看来,前高管团队陆续被查不失为一件好事。有投资者告诉记者,“找到相关责任人之后,浪奇事件可能很快会水落石出,追回部分款项也不是没有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在广州浪奇存货造假东窗事发之前,公司董监高团队刚经历完一轮“大换血”,上述三人纷纷以各种理由离任,时间上颇为巧合。

  2019年5月,广州浪奇原董事长傅勇国因“工作原因”,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并辞去一切职务;2020年4月,陈建斌因工作调动辞去总经理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同年7月30日,广州浪奇董事会换届,陈建斌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当日,王志刚也卸任董事会秘书一职。

  此外,贸易业务作为广州浪奇财务窟窿的主要来源,便是起源和发展于傅勇国和王志刚任上。

  根据广州浪奇2014年年报,2013年,公司投资成立了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奇化公司”),奇化公司下设化工现货电子交易平台奇化网,拓展大宗化工工业原料交易业务。傅勇国曾是广东奇化的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2016年8月由王志刚接任。

  就相关问题,记者致电广州浪奇,并未得到有用答复。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底,存货失踪事件刚刚发酵时,记者就曾多次联系前董秘王志刚,彼时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如今,广州浪奇的存货风险依然高悬,债务“黑洞”也越来越大。此外,鉴于广州浪奇当前面临债务逾期、诉讼等风险事项,公司部分“拆迁款”也被法院暂扣。

  对此,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告诉记者,“近两年来,股民对失信企业越来越有自己的判断力,市场会逐步淘汰一些有劣迹行为的企业。上市公司应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企业经营上,做好信息披露的公开透明,而不是弄虚作假。”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也向记者表示,“此次事件为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但单纯依靠上市公司自律来合规经营、避免财务造假很难。唯有加大信披违法成本,让违法者受到严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顽疾。”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