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破圈改变了什么?

   股价翻了5倍。

  “我真的希望有一种力量能够帮助我诚实面对自己。”

  1月30日晚,B站UP主“罗翔说刑法”在百大UP主颁奖典礼上,获得了“年度最高人气”奖。罗翔另一身份是,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截至发稿前,“罗翔说刑法”在B站上有1211.7万粉丝。

  除罗翔外,“硬核的半佛仙人”获评“年度黑马UP主”,科技区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创作的《我拍了一张600万人的合影…》获得了“年度最佳作品”。

  “入世”

  罗翔们走红另一面是,破圈中,B站正变得越来越不像原来的自己,年度百大UP主是显著风向标。B站方面称,创作力、影响力、口碑力,是百大UP主评选维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在已经举行的三届百大UP主评选中,连续蝉联百大UP主3年的有27位,连续蝉联百大UP主2年的有24位,2020年首次获得百大UP主称号的有49位。洗牌加速趋势明显。

  比UP主竞争更激烈的是内容品类,鬼畜区式微明显。据记者统计,在2018年,尚有14名鬼畜区UP主入围百大,到了2010年,就只剩5位入围。其中,有且只有“伊丽莎白鼠”蝉联三届。

  音乐区亦有此趋势。在2018年,有13名UP主入围百大,在2020年仅剩6位,这个数据甚至还比上年新增了一位。

  最大增量在新兴的知识区。在2020年,有12位入围百大,全部为新入围。“罗翔说刑法”、“硬核的半佛仙人”等多位UP主,均为该品类核心力量。

  这背后是随着破圈,B站越来越“入世”,用户走向成熟化,或者说,B站在随着原有用户一起成长。B站最新披露数据显示,相比2019年, 投资理财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464%,装修类视频同比增长272%,求职面试类视频同比增长233%, 社科人文类视频同比增长211%, 健身类视频同比增长182%,Vlog类视频同比增长 177% 。

  另据三季报,当期,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4%至1.97亿,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61%至1.84亿。日活用户5300万,实现了42%的同比增长。“差不多有50%是来自于三线以下的城市。”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财报电话会上透露。

  “模式”

  更具“商业价值”的用户,带给B站新想象。

  三季报显示,当期,B站营收为人民币32.257亿元(约合4.751亿美元),同比增长74%;净亏损为人民币11.009亿元(约合1.621亿美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4.057亿元,同比扩大;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亏损为人民币9.900亿元(约合1.45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调整后净亏损人民币3.431亿元相比有所扩大。

  B站营收跑不赢成本,原因在其营收结构上的矛盾。三季报显示,B站最大营收来源依旧是游戏业务,同比增长37%至12.8亿元;排名第二位的是增值服务业务,同比增长116%至9.8亿元,其包括大会员、直播等细分业务;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6%至5.6亿元,B站方面透露,电商、食品饮料、游戏、3C产品和汽车为前五大品类。

  问题在于,B站流量优势与其最大营收来源游戏发行业务相互分离,彼此遵循不同逻辑。这会降低效率,大量内耗。当然,B站流量确实对游戏营销有帮助,但实际链条还是过长,转换效率过低。

  B站支付给游戏开发商、发行渠道(应用商店)和支付渠道的费用,占据其营收成本大头。核心在于,B站在游戏行业与腾讯、网易等霸主差距过大,且缺乏自研能力,流量优势很难补足这一差距。更大问题是,B站流量变现效果有限,这是内容产业共同困局,长视频更深陷其中。

  更广阔的用户空间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视频是B站核心业务,这里面包括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即UP主创作视频)、OGV(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专业生产内容)跟直播。B站社区跟商业化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正循环。4月,我们完成了商业化中台团队建设,7月上线花火平台。每个UP主都是广告核心创意者,长尾效应会在视频中呈现。广告连续六个季度增长。”2020年12月15日,在B站效果营销合作伙伴大会上,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称。

  资本市场也看到了这一潜力。1月29日,B站报收113.89美元,一年前,其股价仅为21.55美元。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机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